远程办公:隔离工作是怎样的感受

(图片来源:Getty)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我们的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专栏中,BBC Capital 探索了你在不远的将来可能遇到的场景。我们首先会探讨一个问题:倘若在你每周40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完全不跟其他同事面对面相处,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跟那些素未谋面的人打交道。从理论上讲,我可以一整天都不跟任何人面对面接触。

但这种自愿的隔离是否会成为未来的标准工作方式呢?

研究表明,美国远程办公的人数在2005至2017年间增长115%。2015年初,约有50万人每天使用实时聊天软件Slack。到去年9月,这一数字飙升到600多万。

盖洛普在2017年对1.5万美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4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至少有一部分时间在远程办公,较2012年增加4%。YouGov在2015年进行的研究发现,有30%的英国办公室员工认为,在办公场所之外工作的效率更高。

如果不必与其他人面对面工作,你会作何感想?我们是否会在乎这种情况?当前的形势是否已经发展到我们根本注意不到这种变化的程度?

这种独自工作的潮流可能会对我们的身心健康、企业的运作方式甚至城市的面貌产生重要影响。我们与一些专家展开对话,希望了解他们内心的想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超过40%的英国劳动者感觉远程办公效率更高,而美国的远程办公劳动者在12年间增长了115%(图片来源:Getty)

没有人的工作场所是什么样子?

在2018年,我们似乎正处于穿着睡衣、用着Slack "在家工作"的时代。但根据未来学家的设想,今后几十年可能会出现更多类似科幻小说里的东西。例如,在开始一天的工作时,可以把每天的日程和目标上传给虚拟现实化身——这是我们的代表,之后让它们代替我们去参加在线会议。

"我的数字化角色或许可以同时与全球各地的客户、员工和顾客进行互动。"全球未来机构(Institute for Global Futures)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坎顿(James Canton)说,他曾为三届白宫政府就未来办公场所的趋势提供过建议,"我可以指挥它,它也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自主决策权。"

他正在与科学家合作开发这些在线机器人:"后端会有巨大的超级计算能力和云。"但是它们会按照我们的意愿随意变换样子:"孩子们可能想要恐龙,而男人可能会选择艾玛·斯通(Emma Stone)。"坎顿说。

办公室员工已经很高兴地放弃了面对面的互动,转而支持灵活工作制或远程办公。但是,如果人类"真的是群居动物",那么整天坐在那里盯着发光的屏幕,难道不会损害我们的心理健康,甚至破坏我们的情商吗?

独自工作会对你的内心产生何种影响?

一些人认为远程办公的增多必然会导致员工倦怠,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甚至会引发抑郁。

菲斯·帕帕考恩(Faith Popcorn)是一名未来学家,还曾就未来的劳动力问题为AT&T、IBM和可口可乐公司提供过建议。他们说:"你必须到某个地方娱乐了一下。"她表示,这种变化可能会导致公司批准员工停下手中的工作去看看YouTube视频,听听音乐,甚至出门旅行。不过,帕帕考恩还是认为,一个没有人的远程工作场所将不可避免地促使一些员工进行"奇幻冒险":这可能意味着各种各样的活动,例如享受额外的假期、沉浸在虚拟现实世界里,甚至对色情内容成瘾。

"对有些人来说,(远程办公)不太合适——白天与同事之间缺乏非正式的交流,会让他们感到厌烦。" 作为美国心理学协会组织卓越中心负责人的大卫·巴拉德(David Ballard)医生说,"或者,当他们在家里或者其他地方使用自己的设备远程工作的时候,也有可能缺乏条理。这就更难保持井井有条。"

虽然让我们自己的全息形象去参加董事会议听起来很有趣,但独自一人从事整整一周的工作恐怕就没那么有趣了。这可能会使员工和他们的管理者更加难以建立任何形式的团队合作意识。

"如果你没有亲身到餐厅与大家共进午餐,想要建立同志之间的友情就会面临更多挑战——这确实会改变你的动态。" 巴拉德补充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专家们说,智能机器人将在很多领域取代人类——而只有人类才具备的同理心,却有可能随着远程工作的兴起而面临风险(图片来源:Getty)

没有什么能代替面对面的交流和联系。你在与某人见面时所能接收的信号——比如谈话中的肢体语言、语调,或者感到某人心烦意乱或某事出现问题的直觉——都是人类可以在工作中使用的优势,但科技却不具备这种优势。

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是一家专门分析职场新兴策略的公司,其总裁凯特·李斯特(Kate Lister)表示,人们的情商正在下降。"部分原因是人们沉迷于电脑,而脱离了现实。"

研究人员已经对情商(EQ)的稳定下降展开了多年的跟踪:早在2010年,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就发现,那时的大学生同理心较20年前低了40%。他们不太同意下面这样的说法:例如,"我有时试图更好地理解我的朋友,想象如何从他们的角度看问题"和"我经常心软,关心那些没有我幸运的人的感受。"

但这却在形成一种对未来工作至关重要的情商,尤其是当这些工作牵扯更少的人和更多的技术时。

在家工作也有不利因素

乍一看,允许更多员工灵活工作,似乎可以帮助企业节省数百万美元,对他们非常有利。他们可以节省大量的资金:根据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数据,每家公司每名员工每年可以因此节省1.1万美元,在物业、营业额和电费等领域节省费用。

但是,要管理一大批不在办公室的员工,却可能产生一些数额不菲且不可预见的成本。去年,IBM转变了在弹性工作制上的立场,将员工召回办公室工作。而在此之前,该公司曾在2007年宣布其40万员工中有40%不再向传统办公室汇报工作。雅虎也在2013年采取了类似的措施;据报道,一封泄露出来的雅虎员工备忘录显示,该公司的一些最佳决策和见解来自"走廊和餐厅里的讨论,与新人会面,以及在办公室里临时召开的团队会议"。

尽管目前还没有太多的数据表明,企业会因为让大多数员工远程办公而损失金钱,但长期的担忧在于,这些员工的效率和忠诚度最终可能下降。毕竟,"你不希望员工在工作时间里经营自己的创业公司。"巴拉德说。

不过,"零工经济"的兴起造就了一批熟练的自由职业者和远程工作人员。走进任何一个大城市的时尚咖啡厅,你肯定都会发现有很多有纹身的时尚专业人士边喝咖啡边用Macbook办公。然而,想要监督办公室之外的工作人员及其工作效率却并非易事。但像Humanyze(一家波士顿创业公司)这样的企业已经开发出了员工ID卡,可以追踪员工的生物识别数据,比如肢体动作、语音声调和对话时长,从而为企业提供帮助。

让管理者为过渡做好准备

如果最近的统计数据可信的话,必然会有更多在家工作的人。管理人员也必须适应新的环境。

"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我们仍然像在工业革命那样管理人们,就好像人们在流水线上工作一样——如果他们能看到你,就会认为你很有生产力。" 美国心理学协会的巴拉德说,"我们需要培训管理人员和主管,让他们知道如何更好地管理远程工作的员工。"

究竟应该怎么做?《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在2015年发表文章称,很多允许远程办公的公司都"过于关注技术,但却对流程关注不足。这就好比通过购买更好的设备来提高运动队的表现一样。"《哈佛商业评论》认为,应该重视沟通和协调等基本要素。

这意味着,即使在虚拟环境中,管理者也必须能够向员工解释复杂的想法。《哈佛商业评论》提到了一种练习,在这个练习中,A通过电话向B描述一幅图画,然后由B尝试用电子邮件向C描述这幅图画——当然,C的解释通常都靠不住。

此外,管理者还必须对所有时区的员工作出响应,以此建立信任,提高效率。

这才是真正的挑战,与独自一人工作,并与周围的各种全息图像展开对话相比,这更有可能发生(或者说,至少更加迫切)。

随着远程工作越来越流行,工作与不工作之间原本就已经模糊的界限变得更加模糊。我们或许最终可以获得想要的工作自由,但那些赋予我们流动性的技术同时也会把我们更多地束缚在自己的工作上,我们会因此而随时待命,无论身处何时何地。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