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感叹号隐含着什么深意?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谈到感叹号,其实只有一个原则:千万别用。这么说虽然有些夸张,但的确应该少用:《芝加哥格式手册》(Chicago Manual of Style)认为,感叹号"应该少用才能发挥作用。"

第45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用起感叹号来似乎毫不吝啬。在椭圆形办公室里,感叹号的使用频率比行政令签发还高。查阅特朗普的Twitter资料可以发现,@realDonaldTrump仅在2016年就发表了2,251条使用感叹号的推文。这个"另类事实"就摆在那里,随时都可以查看:在我不那么随机挑选的100条推文中,只有32条没有使用感叹号。换句话说,特朗普在68%的推文中用一声"尖叫"作结尾!

Image copyright Twitter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约有70%的推文用一声"尖叫"作结尾!(图片来源:Twitter)

究竟发生了什么?感叹号究竟从何而来,又去向何方?美国总统的感叹号是否给这种生机勃勃的符号赋予了新的潜力?感叹号是否变得政治化?此时此刻是标志着新的开始,还是仅仅在滥用语法?

正如美国的另一个名人——比尔·布莱森(BIll Bryson)——所写,感叹号的作用是"表达强烈情感"("出去!")或紧急情况("救命!")。如果说标点符号的作用一部分是改变音色——另一部分就是带你出坑。标点符号可以救命:"Duck" 和 "Duck!"之间有着明显的差异。布莱森的两个例子都有紧急的含义,需要获得安全保障,而且营造了一种恐惧氛围。这也难怪各大报纸以往都认为感叹号表达了"震惊"、"喘息"、"尖叫"的情绪;也难怪各大报纸一直都是他们最贪婪的拥护者。]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8世纪的词典编撰人约翰逊博士(Dr Johnson)创造了"感叹"这个词,用来表达激动情绪(图片来源:Alamy)

感叹号让人感觉像在大声吼叫,但它起源却显得安静许多。14世纪末,它被称作"钦佩的意思";到了17世纪又成了"惊奇"。欢迎、钦佩、感谢和欣赏:这些都是感叹号最初的用法,这或许能引发我们对后现代晚期那段憔悴时光的兴趣。此外,这似乎还与性别存在联系:最近的研究表明,女性更愿意使用感叹号,并不是因为女性更"情绪化",而是因为她们往往更愿意表达自己的尊敬之情。有趣的是,一位评论者指出,特朗普凭借更加"歇斯底里"、"女性化"的特征取得成功。而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则因为不够"女性化"而遭到猛烈批评:实际上,她使用的感叹号很少。

从尊敬转为感叹是一种真切地表达:尊敬表达的是外部情绪("看我的成就!");感叹表达的则是自己内心的想法(赞成我!):感叹号是一种语法的双重自拍。事实上,这个符号表里不一的双重性早有体现。在兰德尔·考特格雷夫(Randle Cotgrave)1611年出版的法/英词典中,这位作者将其描述成"尊敬(和厌恶)的意思"。(作为一名标点符号的尊崇者,我很喜欢这些神秘的括号。)藏书家约翰逊博士后来为"可怜"的句子创造了"感叹"这个词——那些激动的情绪——在美国用"惊叹号(exclamation point)表达",在英国用"感叹号(exclamation mark)表达"。 (更多关于这段有趣的历史,向大家推荐一本书,英国语言学家大卫·克里斯托(David Crystal)的《提出一点》(Making a Point)。

"互联网的标志"

总的来说,标点符号、尤其是感叹号,一直被频繁使用至19世纪末。维多利亚时代对感叹号有着真正的偏好。安东·契诃夫(Anton Chekhov)甚至为他们写了一个简短的故事就叫"感叹号"(The Exclamation Mark)—— 讲得是一个偏执的公务员,非常不像特朗普,他意识到自己40年来没有使用过一次感叹号。进入20世纪,从1906年开始,负责词典编纂的福勒兄弟(Fowler brothers)在他们的标准英语( King's English)中呼吁使用"更轻"、更小的标点符号来安静地表达感叹,这些标点符号至今仍在沿用——这与他们的祖父母语法过度表达形成鲜明对比。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9世纪的作家喜欢感叹号——安东·契诃夫甚至写了一个故事(图片来源:Alamy)

对于感叹号福勒兄弟的看法很明确:"只有表达真正的感叹才可以用这个符号,这是唯一的例外情况。"他们所说的"真正的感叹"大致是指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插话、咒骂、命令、惊喜);他们提到的例外情况是相当明确的:"当作者想对他人的观点、尤其对从他人那引用的话表达怀疑或其他情绪"时,他们可以继续用感叹号来表达一个整洁和简约的讥讽。

福勒兄弟说的例外是我们的原则。如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 )所说,使用感叹号作为嘲笑、讽刺、或笑话自己的标记,是从这个世纪开始的。感叹号对"历史的终结"意义重大!它无疑是互联网的标志:电子邮件、聊天论坛、社交媒体和评论滋生了感叹号多重使用和滥用的文化。这真的很有趣!!!放你使用它们的次数越多,就越需要使用它们!!!!!!你越需要使用它们,你的表达就越来越没有意义!!!!!!!!!(然而:在所有这些感叹中,有没有一个要表达的深刻道理?在"兴奋"和"真正兴奋"两种表达体现出的感觉上有没有一半的差距,另一半差距,另一个……?对于感叹号的长度和实际想表达的意思之间有没有一个奇怪的逻辑?)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在Twitter上过度使用感叹号表示了惊喜,但也表现出了恐惧和嘲笑(图片来源:AFP / Getty)

感叹号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停顿:它不像冒号那样复杂,"优先列出一些计划中要交代的词汇"(这也是福勒兄弟说过的)。也不像分号如"下垂的胡子""并排列出多种词汇"(德国哲学家阿多诺这样说)。感叹号不像逗号那样一点一滴、严格地为我们分类生活,逗号没有短跑冲刺的速度 —— 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如此巧妙地说。感叹号也不像省略号那样变化微妙 ——具有一些隐藏的"话锋" ——特有的口吻...

任何人都会猜测为什么自由世界的高音就是如此自由地使用感叹号。我想这是一种钦佩、肯定、和惊奇。但也有恐惧,这一点不能否认:恐惧和嘲笑。过度使用任何标点符号会体现出说话人自身的一些特点,表现为同样过度操作任何事情。你如何划分你的句子可能关系到你如何规划你的生活。现在什么是钦佩和憎恶的标记?看看特朗普团队:敬请期待!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