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世界10大美哭了的喷泉

Image copyright Alamy

凡尔赛宫,阿波罗喷泉(Fountain of Apollo, Versailles)

凡尔赛宫占地2000英亩(约8平方公里),是曼哈顿中央公园(Manhattan's Central Park)面积的两倍多。当时自诩为"太阳王"的路易十四有着天下唯我独尊的霸气。他将自己看作那个时代的太阳神阿波罗,而当1662年安德烈·勒诺特尔 (André Le Nôtre)翻修这座最好的王宫花园喷泉时,其灵感来自于罗马的太阳神在黎明时分乘坐金光闪耀的座驾从海面升起划过天际的景象。由查尔斯·勒布朗(Charles Le Brun)设计的喷泉,形状宏伟而引人注目,由口吐白沫的骏马、鲸鱼和吹着花环缠绕的喷水号角的特里同海神(tritons)等群像组成。喷泉矗立在长达一英里的运河源头,使这座王宫花园看似没有尽头。

Image copyright Alamy

日内瓦,大喷泉(Jet d'Eau, Geneva)

日内瓦大喷泉自1954年开放以来一直是这座瑞士城市的象征,如果在冰冷或起风的日子,你前去搜寻这座世界著名的被广为复制的喷泉源头,你所能发现的不过就是一个直径4英寸(10厘米)的喷嘴。既没有青铜海神,也没有美人鱼铜像。但如果风力下降或者温度上升,就到了它的喷水时间,它的喷嘴会以每小时120英里(每小时200公里)的时速将7吨水喷射到460英尺(140米)高的空中,映衬着阿尔卑斯的天际。充满无数气泡的水闪烁着白雪的光芒,当阳光从这根直插天空的水柱中穿透而过,带起一弯彩虹相映生辉。有时,最简单的事情真是最好的。

Image copyright Alamy

巴黎,斯特拉文斯基喷泉(Stravinsky Fountain, Paris)

座落于圣梅里教堂(church of Saint-Merri )十六世纪华丽的哥特式建筑与被爱打趣的法国雕塑家让·丁格力(Jean Tinguely)称为"卓越的怪物"的蓬皮杜中心之间,斯特拉文斯基喷泉必定会让哪怕最自得的艺术史学家露出微笑。作为根据1978年颁布的总统令委托建造的巴黎七座新喷泉之一,这座让·丁格力和尼基·德·圣法罗(Niki de Saint Phalle)设计的多彩而富于动感的喷泉唤醒了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这位出生于俄罗斯的作曲家作品的主题。对斯特拉文斯基和他的同时代人而言,马戏团是一个流行的主题,这个梦幻般的迷人喷泉恰恰很像小丑。喷泉位于皮埃尔·布莱兹(Pierre Boulez)的地下音乐研究中心上方,1983年开始喷水时,法国《图片报》(Le Monde)认为它具有"十八世纪机械音乐盒的特征"。

Image copyright Alamy

伊斯法罕,伊玛目广场(Naqsh-e-Jahan Square, Isfahan)

这个巨大柱廊公共空间,仅仅屈居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之后,乃是伊斯法罕这座位于伊朗境内的历史贸易名城的庞大核心。它根据谢赫·巴哈伊(Shaykh Bahai)在1602至1629年间的设计而为阿巴斯国王(Shah Abbas)建造,彼时国王刚刚将萨法维王朝(Safavid )的首都迁到此处。两旁是国王庄严的宫殿,两座宏伟的清真寺和通往城市大集市的大门,这是诸多行业、人民、文化甚至宗教的一个非凡的交汇点。喷泉是在伊朗最后一位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ed Reza Pahlavi)统治时期增建的,国王于1979年退位。通常在夏季当气温升到35摄氏度(95华氏度)以上时,这座喷泉就特别受到欢迎。

Image copyright Martin Wippel

纽约洛克菲勒中心,普罗米修斯喷泉(Fountain of Prometheus, Rockefeller Center, New York)

在洛克菲勒大厦的下沉广场滑冰是来曼哈顿的游客和纽约人自己必做的事项之一。自1934以来,他们一直处于普罗米修斯的冷静凝视之下,这位希腊神话中的泰坦将火从奥林匹斯山带到地球来推进人类文明。他在这里伪装成保罗·曼希普(Paul Manship)雕刻的镀金青铜装饰艺术风格的雕塑,在红色花岗岩背景映衬下伴随着喷水射流的合唱飘然飞起。喷泉矗立在RCA塔(RCA Tower,RCA,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美国无线电公司)或称洛克菲勒广场30号(30 Rock)脚下,现在是全国广播公司电视台(NBC TV)的总部,这肯定是世界上最知名的艺术品之一。

Image copyright Alamy

罗马,许愿池(Trevi Fountain, Rome)

这座十八世纪的罗马巴洛克建筑精品代表着城市的水系在海洋之神俄克阿诺斯(Oceanus)的注视下被驯服,这位海神立在凝灰石的牡蛎壳上,吸引一群群的游客。每天有价值3000欧元的硬币被慷慨地抛入喷泉池内,为罗马的穷人提供了超市信用卡的补贴。1730年受教皇克雷芒十二世(Pope Clement XII )委托而建造,这座喷泉集特里同海神、狂奔的骏马、未经雕琢的石块,男神和缪斯女神于一体,其别出心裁的设计出自建筑师尼科洛·萨尔维(Nicola Salvi)之手,而所有这一切在海神宫(Palazzo Poli)的背景下显得更富有戏剧性,这座宫殿为了能够纳入喷泉重新进行了设计。这座引人注目的建筑群还在几部电影中出镜,特别是在费德里科·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执导的《甜蜜的生活》(La Dolce Vita)中,安妮塔·艾克伯格(Anita Eckberg)曾在这里的池水中嬉戏。

Image copyright Slunia

加尔各答,欢乐喷泉(Fountain of Joy, Kolkata)

1991年对于加尔各答供电公司( Calcutta Electric Supply Company)而言是一个相当不快的时刻,它提供给城市的慷慨礼物,一座位于迈丹公园 (Maidan park)的音乐喷泉,由于批评者的诋毁和示威者的谴责,而被加尔各答维多利亚女王纪念馆(Victoria Memorial)关闭。当这座印度城市正被限电而陷入混乱,众多的贫困居民无法照明更不用说玩乐之时,供电公司怎敢如此浪费。喷泉被废弃了。但是,城市的情绪从此发生了改变,在2012年,这座舞动的喷泉重新开放。其阀门每秒钟开合12次,这个欢乐的喷泉随音乐而舞动,生成一波又一波令人难以置信的特效。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圣彼得堡彼得夏宫,参孙喷泉(Samson Fountain, Peterhof, St Petersburg)

1709年6月27日圣参孙节(St Samson's Day)当日,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 )在乌克兰的波尔塔瓦(Poltava in Ukraine)打垮了入侵的瑞典国王查理十二世(Sweden's King Charles XII )的军队。64座喷泉组成了大瀑布(Grand Cascade )的核心部分,水流喷涌而下自彼得夏宫(Peterhof)这座彼得沙皇(Tsar Peter)的宫殿沿着运河笔直流入圣彼得堡附近的波罗的海(Baltic ),这座喷泉是于1802年由弗朗切斯科·拉斯特雷利(Francesco Rastrelli)完成,并配了由米哈伊尔·科兹洛夫斯基(Mikhail Kozlovsky)所做的参孙与狮子摔跤的镀铜雕像。狮子象征着查理十二世,而参孙则是胜利的俄国沙皇。它们是彼得大帝这座华丽奢侈的赭石与白色宫殿的完美陪衬,是1730年对凡尔赛宫的一次机敏反击。20世纪40年代,德国军队摧毁了皇宫,并盗走了参孙雕像,这里由瓦西里·西米诺夫(Vasily Siminov)在1947年所做的复制品代替。对宫殿的修复在继续。穿过闪光的水雾,参孙的雕像据说代表着文明对野蛮的胜利。

Image copyright Alamy

伦敦海德公园,威尔士王妃戴安娜纪念喷泉(Diana, Princess of Wales Memorial Fountain, Hyde Park, London)

这座由凯瑟琳.古斯塔夫森(Kathryn Gustafson)设计,于2004年7月由伊丽莎白二世女王(Queen Elizabeth II)面对褒贬不一的评论亲手开启的景观喷泉,在过去的十年中已越来越受欢迎。喷泉的早期游客在电脑雕刻的康沃尔花岗岩石上滑倒并跌伤,令喷泉的开放多多少少受到负面影响。水流自大椭圆形喷泉两侧流下,一侧非常平滑,而另一侧则崎岖多石,象征着王妃的一生。泉水浸泡了周围的绿地,形成沼泽般的环境。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如今皇家公园告诉游客"请随时坐在边缘,洗净你的双脚"。

Image copyright Michio Noguchi

大阪,浮游喷泉(Floating Fountains, Osaka)

这些充满绝对现代感的喷泉似乎漂浮在一个人工湖的上方,与地面或水面没有任何连接。这座充满艺术创造力与精妙管路设计的喷泉,是加州雕塑家和景观建筑师野口勇(Isamu Noguchi)专为1970年在日本首次举办的世博会(Expo' 70)设计的作品。只有当喷泉停止工作时,野口的设计秘密才为人所知。当喷泉喷水时,水通过垂直管道被泵入雕刻好的浮动喷泉,而这个管道在喷水时无法看到。令人高兴的是,虽然充满未来感的1970世博会已经消失在民众的记忆中,野口的作品仍然长存于此。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