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吴哥窟的惊世发现

(图片来源: 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葡萄牙圣方济会(Portuguese Capuchin)的修道士安东尼奥·达马德莱纳(António da Madelena)是第一位到访吴哥窟(Angkor Wat)的西方游历者之一。吴哥窟位于今天柬埔寨北部,是一座宏伟的有着护城河环绕十二世纪印度佛教寺庙建筑。 "它是如此非凡的建筑",他在1589年告诉历史学家迪奥戈·库托(Diogo do Couto):"你无法用笔描绘它,尤其因为它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建筑。它拥有林立的塔、装饰以及汇集人类天才所能构思的全部精致。"

在马德莱纳访问之时,那个建造了吴哥,以及敬献给毗湿奴神(Vishnu)的寺庙的曾经强极一时的高棉帝国(Khmer Empire)已然衰落。直至今天,这里甚至还被游客误认为是一座壁垒森然高塔林立的城市。三个世纪后,欧洲人依然对他们在吴哥发现的东西感到困惑。年轻的法国博物学者和探险家亨利·穆古特(Henri Mouhout)于1861年死在这里,他身故后发表的著作激励了考古学家前赴后继地涌向柬埔寨,去追寻那个失落的古老文明,但却难觅其踪。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吴哥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体,占地500英亩(2平方公里),它最初是为崇拜毗湿奴神而建成的印度教寺庙(图片来源: Alamy)

"其中一座寺庙可以与所罗门(Solomon)时期,以及那些古代的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们建造的庙宇相媲美,并在我们最精美的建筑中占据一席之地," 亨利写道,"它比任何希腊或罗马留给我们的东西都要气势恢宏,与现在柬埔寨所陷入的野蛮状态形成心酸的对比。"

穆古特似乎难以相信是"野蛮"的高棉人建造了吴哥窟,更别提其它那些散落在约周边500英亩(2平方公里)的寺庙和宫殿。 但是,高棉族确实在其帝国的鼎盛时期建造了吴哥窟。该帝国诞生于公元802年,并于公元1431年惨遭其北方对手大城王国(Ayutthaya)(今天的泰王国)劫掠而衰落。残余的高棉王国的首都移居到今天柬埔寨首都金边(Phnom Penh)的所在地。

丛林中的残迹

虽然吴哥窟及其附近的城市、寺庙、水库、露台、水池和宫殿对于21世纪的游客富有极大的吸引力,当我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来到这里时,每年游客大约只有7,500人。但到去年,人数已高达250万,其中很多游客来自中国。

2007年以来,达米安·埃文斯(Damian Evans)和让-巴蒂斯·齐方斯(Jean-Baptiste Chevance)使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20世纪60年代开发的地面传感雷达进行的航空三维测绘发现,吴哥窟是至少与柏林一样庞大的城市的中心部分。 在阇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VII)(1181年-1218年)统治时期的巅峰时代,它是当时最大帝国的权力核心。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吴哥窟有一条巨大的护城河围绕中央寺庙群,从空中看,整个遗址因其方正严整而令人瞩目(图片来源: Alamy)

2012年,悉尼大学考古系教授,大吴哥项目(Greater Angkor Project)创始成员和副主任埃文斯,以及法国远东大学校(成立于1900年)(É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Orient)考古学家齐方斯,发现了荔枝山(Phnom Kulen)高原的"失落之城"玛汉德拉帕瓦塔城( Mahendraparvata)。该城位于吴哥北面25英里处,这座规划严整的城市,其宽阔的大道已经为茂密的植被遮蔽了几个世纪。由战士兼僧侣君王阇耶跋摩二世(Jayavarman II)于公元802年建立的该城是吴哥及其宏伟寺庙的"样板"。自2012年以来,玛汉德拉帕瓦塔城已被证明甚至比埃文斯和齐方斯最初想到的还要巨大。

Image copyright Wikipedia
Image caption 这幅寺庙的建筑正面由法国探险家亨利·穆古特所绘,他在十九世纪中叶访问了这个地方,而他无法相信他所见是真的(图片来源: Wikipedia)

这个城市的发现可能归功于激光定位器(Lidar),这是一种安装在直升机上的航空激光扫描装置,该装置可以穿透地表找到下面的街道和建筑物,而人眼只能看到覆盖在表面的田野和森林。直到最近,考古学家已能应用这种技术,并且在不久的将来,由无人机而非直升机搭载的设备可能带来进一步的惊人发现,特别是传说中的"失落的城市群"。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被广泛视作最强大的领导者的阇耶跋摩七世是1181年至1218年的高棉帝国的统治者,他监督了寺庙的建造(图片来源: Alamy)

这些发现本来可能更早的发生,但直到1998年,荔枝山都是波尔布特(Pol Pot)及狂热的共党组织红色高棉(Khmer Rouge)的最后领地,在1975年至1979年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期间,有两百万人被处决或饿死,占该国总人口的五分之一。现在该地区仍然埋有地雷。

如果发现玛汉德拉帕瓦塔城的规模和宏伟蓝图是一个了不起的事件,那么揭开庞大的吴哥的面纱就更是出人意料的发现。 碑文记载,从有护城河环绕的建有莲花塔的寺庙,到庭院和楼台,雕有战士、国王、恶魔,战斗场景和三千个天上仙女浮雕石板,所有这些都是由30万工人和6000头大象,用数百万块从荔枝山顺流而下的砂岩板在三十七年左右时间完成的,整个吴哥就在山下数英里方圆范围内。

城市规划

这也许是第一个低密度城市,一个通常与铁路时代,汽车和郊区扩张时代产生的现象。 这是一个延伸广阔的城市群,它的每一部分都由道路和运河网络,以及森林里建造的水库和水坝网络野心勃勃地相连接。

此外,高棉城市相互连接,所以吴哥地建成区域似乎比现有任何的一个都要大。16世纪的那些葡萄牙赤脚修士们几乎没有能力描绘出来。埃文斯和齐方斯绘制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灌溉系统,这个系统为吴哥提供粮食 ,主要是稻米。 然而,这个日益增长的工程规模和定居区域似乎是其毁灭的原因。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由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应对柬埔寨近乎四分之一人口的死亡负责,直到1999年他们仍在吴哥窟附近出没(图片来源: Alamy)

简单地说,吴哥经历了过度的自我膨胀 ,就像当今世界上许多现代化城市一样。 这不仅仅是由于泰国的军事入侵加速了高棉帝国的衰落,而是因为专横的野心勃勃的统治者和城市本身造成的。 已经证实,人口过剩造成了不可持续的森林衰退,土壤的退化及对灌溉系统的滥用,这个系统需要庞大劳动力方能处于长期良好运行状态。

对于每隔15公里(9英里)抬高路面建立的休息所,以及由阇耶跋摩七世建造的医院,他以雄心勃勃的建筑和宏伟的计划来保持和平以及表达高棉帝国的信心和文化,其结果是丛林收回了这些庞大的工程。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由于90年代红色高棉在附近的存在,当时每年只有几千人参观吴哥窟,而现在每年有数百万人来游览(图片来源: Alamy)

今天吴哥还有像阇耶跋摩七世的塔普伦寺(Ta Prohm)这样浪漫的寺庙,那里有大量的棉丝绸树林和他们神奇传说的根源,似乎把这个建筑置于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并且由于电影《劳拉·克劳馥:古墓丽影》(Lara Croft:Tomb Raider, 2001)而在观众中名声大噪。如今其受到的威胁正发生变化,不再是军队入侵,而是大众的旅游。拥有游泳池,热水浴缸和水疗中心的新型带空调的"豪华"旅游集团酒店,已主宰了曾经的法国殖民地小镇暹粒(Siem Reap),人们不再需要步行,而是有往返吴哥窟的空调巴士。

而且每年数以百万计的游客用水使本地沙土土壤地区的水位受到威胁。水位下降破坏了十二世纪建成寺庙的石材。同时,游客在这里为自己拍摄照片并大声通话。

随着激光制图技术变得越来越成熟,也许考古学家可能有助于将数以百万计到吴哥窟旅游的人分散到柬埔寨和东南亚的其他地方。即使如此,吴哥依然拥有的是不断吸引人群的世界上最大的庙宇——并且始终宏伟而神秘。。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