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世界十大最美地板

Image copyright Alamy

芝加哥威利斯大厦透明玻璃平台(The Ledge, Willis Tower, Chicago)

玻璃地板总是令人兴奋。它能承受你的重量吗?会不会让人眩晕?芝加哥威利斯大厦103层处伸出的一组可伸缩玻璃平台 The Ledge,可以让你来体验一把。这可是西半球第二高楼,摩天大楼原创建筑大师斯基德莫尔·奥因斯·美林(Skidmore Owings Merrill)1973年杰作。平台是个长方体,四壁为三层粘合在一起的半英寸厚玻璃。安全不是问题,但是,游客得有足够的需要勇气才敢迈步进入这个高耸于芝加哥河之上的如空气般稀薄之物。从平台向四周展望,再向下观看城市街道,会让你觉得这么斗胆一试真是什么都值了。

Image copyright Alamy

莫斯科马雅可夫斯基车站(Mayakovskaya Metro station, Moscow)

我们看到的是苏联工人从未享受过的天堂吗?也许是。建成于20世纪30年代的莫斯科地铁站都经过精雕细琢,这是其中最令人难忘的一个。马雅可夫斯基车站在二战期间曾被用作空袭的避难所,同时又是高射炮指挥所和斯大林的演讲大厅。站在这人流涌动的现代通勤车站,想像着俄罗斯独裁者曾走在这杜希金地板之上,感觉是那么的怪异。这个完美的几何学建筑位于地下33米处,四壁为花岗岩和大理石,顶部是描述苏联如何征服太空的装饰板画。

Image copyright Alamy

纽约洛克菲勒广场30 号(30 Rockefeller Plaza, New York)

洛克菲勒中心体量极其庞大,人们看过一眼便无法忘却。洛克菲勒大厦的大堂光彩耀眼、明亮光洁,仅大堂本身就是装饰艺术的典范之作,而雷蒙德·胡德(Raymond Hood)所设计的 850 英尺(260米)高摩天大楼余下部分也一样令人难忘。建于1933年,它一开始是美国广播公司(RCA)总部,现在则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所在地。"洛克菲勒 30 号"(30 Rock)有部分向公众开放,人们可以踏上这电影画面般的地板。黑色和米色几何结构在精妙的灯光映衬下展现出的是黑檀色和金色。这只是曼哈顿诸多摩天大楼和人行步道之中的一个,正是它们在上世纪那个大萧条年代托起了人们的信念,在今天,它们还在扮演着同样的角色。

Image copyright Alamy

锡耶纳大教堂(Siena Cathedral)

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是个热衷于威尼斯哥特式建筑的有影响力的维多利亚时代批评家,在他的眼里,锡耶纳13世纪黑白相间的大教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荒唐,就像一个有着太多雕刻太多条纹充满浮华气息的昂贵的糖果店。尽管教堂最好的部份——地板——在大部分时间中可能都被隐藏于公众视线之外,但是教堂的设计肯定事关品味。这一伟大内嵌式大理石地毯是14世纪至16世纪间由数代艺术家和工匠创造而成,与其说它是供人穿越毋宁说是供人俯视欣赏的画廊。从整体角度看,透过风格多样的复杂几何图形和艺术变异,它讲述的是奉献与救赎。令人惊叹!

Image copyright Alamy

都灵维纳里亚宫殿格兰德画廊(La Galleria Grande, Palazzo Venaria, Turin)

这是完美的18世纪棋盘格地板,外表却可能有欺骗性。拿破仑·波拿巴1800年长驱直入都灵后过了一段时间,这些辉煌的地板就于1837年就被皇家军队撬起并搬运到都灵市博蒙特画廊(Galleria Beaumont)。人们今天看到的是1995年依照萨伏依王室建筑师米开朗基罗·加罗夫(Michelangelo Garove)为维纳里亚宫殿——一个位于都灵市郊的由菲利波·尤瓦拉(Filippo Juvarra)设计的宫殿般围场——设计的原始地板的仿制品。画廊高15米长80米,一度连接国王与王储的寝殿。宫殿1978年前被用作兵营,现在是个博物馆。其画廊般的棋盘式地板是广告与宣传者的最爱。

Image copyright Alamy

里斯本,圣·洛克教堂,圣·约翰施洗礼拜堂(Chapel of St John the Baptist, Igreja de São Roque, Lisbon)

这一由罗马建筑师尼可拉·萨尔维(Nicola Salvi)和路易古·万维特里( Luigi Vanvitelli)18世纪中叶设计的洛可可式辉煌建筑是用巴西运往里斯本的黄金建造而成。16世纪教堂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葡萄牙首个耶稣会士中心,1759年耶稣会士被驱逐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没有信仰濒临世俗化的建筑意义上的珠宝盒。然而,奢华元素——如恩里格·恩诺(Enrigo Enuo)领衔团队雕刻的教堂镶嵌地板、德国画师伊纳吉欧·施特恩(Ignazio Stern)的设计、葡萄牙大发现时代国家象征浑天仪描绘——在让人们眼花缭乱的同时也继续给人们带来愉悦。

Image copyright Alamy

巴库,盖达尔·阿利耶夫中心(Heydar Aliyev Centre, Baku)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建筑师建造的性感艳丽的盖达尔·阿利耶夫中心2012年向社会开放,它的内饰中那儿是地板哪儿是墙壁和天花板让人难以回答。这是一座持续的流线运动设计建筑。从起始处广场开始,它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出自建筑雕刻家如哈迪德之手,而是书法家在混凝土和玻璃上的书画。关于清真寺,哈迪德如是说:"连续不断的书法与装饰图案从地毯流向墙壁,从墙壁流向天花板,从天花板到穹顶,建立了一条无缝连接,模糊了建筑元素与他们居住的地面之间的界线。"她描绘盖达尔·阿利耶夫中心也是这样的思维。

Image copyright Alamy

阿勒颇,大清真寺庭院(Courtyard, Great Mosque of Aleppo)

作为叙利亚内战的牺牲品,2013年4月,这座庄严的11世纪清真寺尖塔被毁。2016年12月,进一步的攻击将这座始建于公元715年的清真寺的更多部分变成了瓦砾。尽管伤痕累累,清真寺拱廊的华丽地板却幸存下来。过去的世纪中,这上面走过多少脚步?插有日晷(现在是一个布满枪眼的喷泉)的几何形图案石板铺向错综复杂的内庭,其间有供奉施洗者约翰的父亲撒迦利亚的神龛。这些有着历史意义的地板之下埋藏着希腊城市广场的记忆和供奉圣赫勒拿的拜占庭教堂花园。

Image copyright Alamy

沙特尔教堂,迷宫地板(Labyrinth, Chartres Cathedral)

这面令人着迷的迷宫地板在夏季的周五和夏至日才会被揭开。它位于沙特尔教堂十字架之下,由各种色彩斑斓的石头堆砌而成,哥特式尖顶和薄片将其围成了一个圆环。在过去的近800年中,它吸引困惑着来来往往的游客和朝拜者。迷宫直径42.3英尺(12.9米),蜿蜒曲折的小径全长860英尺(262米)共有270块石头。正中间有一块铜版,在这神秘的希腊迷宫的黑暗心脏处刻画着提修斯(Theseus)和弥诺陶洛斯(Minotaur)。1792年法国大革命时铜版被移走了。对中世纪牧师这些迷意味着什么,恐怕已无人知晓,但是,当被夏至的太阳或烛光点亮,它是那样的神奇、迷人而美丽。

Image copyright Alamy

庞贝,农牧神之家(House of the Faun, Pompeii)

像很多古罗马房子一样,农牧神之家非常普通,从大街上看几乎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是它的内部却很富丽堂皇。自公元前2世纪起,它占据了整个街区。当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爆发的时候,墙壁与地板上的镶嵌画被火山灰所覆盖,进而被隐藏和保护起来。这描述章鱼爪中狗鲨、海鲤、光线与龙虾魔幻景象的精美海洋生物镶嵌画1830年被发掘出来。通向厨房的路向人们诉说着那不勒斯的海产丰富。今天,这些都已经太珍贵,人们不能行走其上,但是,人们可以去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去欣赏。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