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在反象牙盗猎战争前线的日本女性

非洲象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非洲象(图片来源:Paulette Sinclair/Alamy)

当滝田明日香(Asuka Takita)还是个日本小女孩时,父亲送给她一个雕花象牙烟斗,这是从祖父那里传下来的宝贝。

那时,象牙只是一种材料,她对猎杀大象获取象牙的行为一无所知。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日本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象牙消费国,导致非洲的大象盗猎活动空前猖獗。与此同时,明日香却逐渐迷上了野生动物,尤其是大型哺乳动物。

她最初目不转睛地盯着书上大象的照片,后来,当家人从日本搬到新加坡后,她开始每周去动物园看大象。去美国留学后,她主修生物学专业,然后攻读动物学学位,并了解到象牙来源的真相。

但直到20岁出头参加学校的交换项目时,她才终于来到非洲,第一次亲眼目睹野生大象。

“我深深地爱上了马赛马拉(Maasai Mara)。我热爱这里的整个生态系统,也包括这里的人。”如今41岁的明日香说。

Image copyright Asuka Takita
Image caption 滝田明日香与一只象牙追踪犬(图片来源:Asuka Takita)

毕业后,明日香坐着飞机来到了非洲,还发誓要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她在肯尼亚内罗毕大学读了5年的兽医学学位,随后在马赛马拉当起了志愿者。

2008年,她成为了马拉保护区(Mara Conservancy)的一名兽医,该机构负责管理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的西北部,也就是马拉三角洲。

过去8年,她带领一支反盗猎巡逻队保护当地的野生动物免受杀戮,并与那些以“丛林肉”或象牙为目标的盗猎分子展开斗争。

这支巡逻队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由人类和狗共同组成的。

安娜(Ana)是一只寻血猎犬(bloodhound),也是马拉三角洲的4只追踪犬之一。当队员们找到盗猎线索时(可能是武器和陷阱,也可能是动物尸体),安娜就能沿着盗猎者的足迹追踪到最远30公里外的地方,带领巡逻队找到盗猎者。

这是一项危险的工作。盗猎者可能全副武装,如果发现自己被跟踪,他们可能开枪射击。

Image copyright Anna Dubuis
Image caption 滝田明日香(图片来源:Anna Dubuis)

自从马拉三角洲引入追踪犬后,它们至少帮助巡逻队逮捕了150名盗猎者。但明日香表示,当这些追踪犬刚刚在美国完成训练来到这里时,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

“我们必须聘请一批新人,还要培训他们,我当时怀孕了,不能跟狗待在一起。”她说,“一个月过去了,大家没有看到任何效果。巡逻队员没有追踪盗猎者,也没有使用这些狗。他们之所以不用,是因为担心狗会抢走他们的工作。”

然而,一起悲剧的发生却改变了这种状况。一名肯尼亚白人农民在一个私人营地遭到劫匪枪击身亡。袭击发生后不到半个小时,明日香的一条追踪犬就来到现场,开始追踪劫匪。12小时后,追踪犬就带着巡逻队员找到了其中一名劫匪。

自那之后,巡逻队员都很信任追踪犬。如今,他们以极高的效率保卫着这片土地和生活在那里的动物。

但到2013年,当肯尼亚和整个非洲大陆的象牙盗猎活动大幅增加时,明日香感觉应该采取更多行动。她咨询了美国的训犬师,希望知道能否让狗学会嗅探象牙。这个想法取得了成功。

加维(Garvey)和盖奇(Gage)两只追踪犬在同一年抵达肯尼亚,并被安排到马拉三角洲的两个大门工作。即便是包在塑料袋里或者藏在汽车或草丛里的很小的象牙,也逃不过它们的鼻子。

它们还能闻出试图走私进保护区的军火,或者盗猎者用过的子弹。

Image copyright Anna Dubuis
Image caption 训犬师安东尼·康格泽(Anthony Kangethe)与追踪犬加维(图片来源:Anna Dubuis)

如今,马拉三角洲的盗猎事件已经大幅减少,追踪犬功不可没。

“我1996年来到这里,因为盗猎活动猖獗,有些地方我根本不能去。”明日香说,“但现在完全不同了,这是个成功的故事。”

她表示,丛林肉盗猎(指的是盗猎者捕捉斑马和角马等野生动物用于食用的行为)以及对大型哺乳动物的意外伤害和杀害,仍然非常严重。

但象牙盗猎在这一地区已经很少见,因为盗猎者知道,他们很难悄无声息地离开马拉三角洲。

与此同时,追踪犬对保护区的安全意义重大。在马赛马拉2010年发生谋杀案,以及内罗毕西门购物中心2013年遭遇恐怖袭击后,肯尼亚的旅游业遭受重创。

但追踪犬加维和盖奇却可以阻止军火进入马拉三角洲。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大象面临多重威胁(图片来源:Ben McRae/Alamy)

“之前没有威慑,任何人都可以买票进入,而且不会检查汽车。”明日香说,“我们认为这很可怕,尤其是当我们的收入高度依赖旅游业时。”

她在马赛马拉的工作已经起到了效果,但明日香还是意识到,虽然肯尼亚迫切希望阻止象牙盗猎,但她的祖国却仍对这种特殊材料情有独钟。

虽然日本的象牙使用量已经不及30年前,但依然是全球象牙消费大国。日本人认为象牙可以带来好运。这种材料被用来制作印鉴判子(hanko),这种传统印章是日本银行接受的唯一一种签字方式。

日本的每个成年人都需要一个判子,上面刻有自己的名字。虽然偶尔也会使用钛金属、塑料、水晶和大理石制作的判子,但最受青睐的材料还是象牙。

在雅虎拍卖和乐天(这是一家与亚马逊类似的日本大型电子零售商)上可以看到很多象牙印章和其他象牙制品。

日本签署了一份1989年的公约,禁止开展象牙国际贸易。按照规定,在禁令发布前进口的象牙仍然可以在日本境内交易。

但该国法律并不要求出示任何证据证明象牙的合法来源,而动物保护人士也表示,日本并没有采取充分的措施控制非法象牙贸易。

Image copyright Anna Dubuis
Image caption 追踪犬安娜与一个巡逻队(图片来源:Anna Dubuis)

位于美国的环境调查局(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在2015年12月展开的秘密调查发现犯罪活动猖獗,过去4年共有5,500多根象牙注册了“合法”身份。消费者也无法分辨出合法象牙和非法象牙。

“想要注册为合法象牙,只要写封信说你看到自己的祖父用过这个象牙就可以了。”明日香说,“没有DNA监测,没有来源追踪。去年有2,000多根象牙注册成‘古董’,可是他们究竟来自哪里?”

虽然明日香目前在肯尼亚保护大象,但她也希望采取一些行动来降低日本对象牙的需求。

然而,当她在日本跟人谈及此事时,却发现彼此之间存在巨大的认知差异。

“在日本,象牙只是一种材料。”她说,“人们根本没有考虑大象的问题。象牙被称作'zouge'。人们听到这个词的第一反应就是一种材料。多数人其实根本不了解它。他们以为这是从死象身上取下来的。他们认为合法贸易与象牙盗猎没有关系,甚至认为从非洲国家购买象牙是在帮助他们应对贫困。”

日本人之所以对象牙缺乏认知,原因在于很多关于动物保护的宣传资料都使用英文。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大象吸引了很多支持者(图片来源:Rachel Megawhat/Alamy)

与此同时,明日香还发现日本媒体很少提及盗猎活动,即使偶尔涉及这一问题,也都把焦点放在中国。

“反对象牙贸易的内容很多,但却没有一份以中文或日文形式呈现。这些文章都认为中国和日本很坏,但却没有传达给日本公众。所以我想我能否在其中架起桥梁。”她说。

她和在南非长大的日本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山肋爱里(Airi Yamawaki)共同创办了“非洲象的眼泪”(Tears of the African Elephant),这是一家专门面向日本民众的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非政府组织)。

他们把新闻从英文翻译成日文,然后发布到网上,还在日本举行各种宣传活动,甚至出版了一部关于大象的儿童读物。

2016年,他们在东京举行了第一次大象和犀牛全球游行。

但他们发现,在日本,反对使用象牙是一个敏感话题。首先,日本人有自己的做事方式。

“日本人非常敏感,不喜欢硬道理。”她说,“我们给他们罗列事实,但日本人有个说法:如果不喜欢,那就干脆别看。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如果不喜欢,他们就不会再看我们在Facebook上发的帖子。我们必须缓和态度。”

其次,他们还要跟政府作斗争。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大量的象牙从大象身上摘除(图片来源:Reuters/Alamy)

“日本政府、环保省、财务省和外务省都完全支持使用象牙。他们希望开放贸易。”明日香说。

她表示,由于他们的NGO工作与政府政策相抵触,所以企业不愿与之合作,他们也无法申请公共补助。

明日香表示,海洋保护组织海洋守护者(Sea Shepherd)等野生动物激进分子被日本视作恐怖分子,政府还将他们列入黑名单。“我们希望与公众接触,而不是让公众憎恨我们。”她说。

但他们的宣传活动有助于改变现状。

明日香相信,如果消费者知道动物的遭遇,就不会购买这些东西。所以,他们仍在满怀热情地传播信息。

2016年,她和爱里在南非《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大会(CITES)召开前接受了许多媒体采访,非洲象的盗猎活动成为了那次大会的主要议题。

大会收集了大量的日本媒体报道,而明日香认为这是史无前例的事件,并且在日本国内针对象牙贸易引发了广泛讨论,还有3家公司因此停售象牙制判子。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日本印章"判子"(图片来源:Akihito Yokoyama/Alamy)

“他们意识到合法贸易也促进了非洲的非法贸易。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大事。”明日香说。

她的“最大愿望”肯定是能在一夜之间禁止日本国内的象牙贸易,从而压制需求,但她也很务实。“政府很难采取行动,需要等待好几年的时间,而大象正面临短期内灭绝的威胁。”她说。

相反,她希望劝阻消费者购买象牙,让他们知道这么做可以拯救这个物种。

她的NGO还在与印章行业沟通,鼓励企业使用对大象友好的材料,例如钛金属。“我们希望与印章业内的伙伴展开合作,这样一来,不用象牙就成了一件好事,避免公开谴责这些公司。”她说,“这种方式在日本的效果好得多。”

有迹象显示,政治气候可能发生变化。2016年,日本第一夫人安倍昭惠参观内罗毕的大卫·谢尔德里克大象孤儿院。明日香和爱里希望她的这次参观可以提高日本人对象牙盗猎的认识,促使日本结束所有的象牙贸易。

明日香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她怀着敬意养大的这些大象能够一直活到她7岁的儿子长大成人的时候。

“我希望为我的儿子和下一代人做点事情。”她说,“我儿子在马拉长大,你总能在这里看到大象。想到他长大时,这些动物有可能消失,实在是令人痛心。”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