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时间旅行能力的利与弊

.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iStock)

人类有一种任何其他动物都没有的认知能力,那就是我们可以在精神上作时间旅行。我们可以随意回想过去,重新想象我们上大学的第一天或上星期吃的一顿饭。然后,我们可以同样的速度转换到对未来的设想,想象我们的下一个假期或想象一个小时后将要喝一杯茶。

这不是关于知晓某事曾发生过,或将会发生,而是在我们的头脑中体验一件事。知道当夏天来临时,天气会变暖,和想象你明年夏天坐在阳光下皮肤感到很热不是一回事。

实验心理学家恩德·托尔文(Endel Tulving)将心理时间旅行描述为自我觉知意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所保持的对自我的意识——的一部分。我们可以重新体验和预先体验事件。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我们可以进入未来的心理状态,想象我们明年假期将会有怎样的感觉。(图片来源:iStock)

如果你将要和一些朋友见面吃午饭,你的预期记忆会提醒你在见面当天到达约定的地点,但你也可以想象自己找一张桌子,看菜单,点菜。这与积极规划不同。

《差距:把人类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的科学》(The Gap: The Science Of What Separates Us From Other Animals)一书的作者、昆士兰大学的托马斯·萨登朵夫(Thomas Suddendorf)认为,这是人类独有的技能之一。

精神上的时间旅行的能力使我们能够想象不同的未来,它造成了我们今天所生活的复杂世界。通过重新组合旧的记忆,我们能够设想未来的自己,我们将从无穷无尽的组合中选择最合理的可能性。

就好比是混音,利用这些记忆可以让我们在脑海中预先设想未来的事件。这是人类适应环境的非凡能力的关键。

萨登朵夫说这是使我们人类独一无二的要素之一。 "我们可以构建多重场景,也就是说,我们有一个开放的能力来想象各种可能的情况,对此反思并将其嵌入到更大的叙事中。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技能。 我们可以想象明天或下星期我们要做什么,想象我们要去哪里度假,走什么样的职业道路,而且我们可以想象不做这些的话我们有什么其他的选择。我们可以逐一评价每个选择的可能性和可取性。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动物不具备人类的这种"想象"自己处于另一个时间和地点的能力。(图片来源:iStock)

这使我们能够根据我们自己的设计塑造未来,寻求机会并防患于未然。

其他动物无法以同样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萨登朵夫说,心理学家认为你的狗不会躺在火边回忆自己最喜欢的散步,也不会希望回到那块它曾经找到过一只死兔子的特殊的田野。

婴儿也被困在当下,无法在精神上逃向未来。直到三四岁的时候,他们才能够想象未来他们可能会有的不同的感觉,预见事情或害怕事情的发生。

在一个实验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三岁儿童可以对他们第二天可能做什么给出一个合理的回答,但在一两年内,他们对未来的感知将快速发展,其中三分之二的儿童可以作出合理的回答。

这表明幼儿有一种极端的同理心缺失,也就是当下的体验让我们无法想象未来我们可能会有不同的感觉。十一月的沉闷的一天,当我在伦敦打包行李箱去悉尼时,虽然我知道悉尼温度很高,但我仍然忍不住要带上毛线衣和保暖夹克。无法想象我不需要这些衣服的情况。

当然,这些衣服并未离开我的行李箱。

但有精神上时间旅行的能力给我们带来痛苦。悉尼黑犬研究所(Black Dog Institute)首席科学家海伦·克里斯滕森(Helen Christensen)在改变世界创想峰会(World-Changing Ideas Summit)上发言称:"想象力意味着有时人们会纠结于未来和过去,重复体验可能让人受到创伤,这可能令人极其不安,并可能影响人们快乐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幼儿无法想象未来的自己——但他们很快就能学会这一能力。(图片来源:iStock)

但她希望可以通过技术来拯救这些人。她的团队一直在试验在线认知行为疗法和相关的应用程序。十五年前,他们开发了"心情健身房",这是一种认知行为治疗的在线课程,已经在全球200多个国家使用。 他们发现匿名治疗意味着他们可以接触到不想与现实世界的治疗师谈话的人。

现在,他们开始把注意力转向社交媒体,试图找出可能从此类课程中受益的人。 通过使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他们希望获取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信号。

"我们正在做大量的实验,我们试图研究语言的内容和结构,寻找某个特定问题的线索。例如,发现躁郁症患者群体经常谈论他们正在服用的药物。因为自我伤害而在网上交流的群体经常怒气冲冲。我们还发现沮丧的人较多使用人称代词。

如果这样能识别出存在风险的人,那么问题就是如何处理这些信息以及如何干预。如果有人使用了特定的关键字或搜索项目,他们就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展示在线认知行为疗法的广告,这类似于个性化广告营销公司的手段。

"这听起来有点干涉他人,但是我们已经开发了大量的应用和在线课程,能够有效地减少自杀风险,焦虑和抑郁症。所以我们有数字化工具。问题是我们应如何进行涉及年轻人和其他人的研究,以确定为他们提供信息和帮助的最佳方式。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一些心理学家认为社交媒体上使用的词语类型有可能成为我们精神状态的线索(图片来源:iStock)

精神上进行时间旅行的能力总的来说是好的,但在未来,我们是否可能进化以避免这些心理障碍?抑郁症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吗?萨登朵夫说他差不多希望如此。

"抑郁和焦虑至少会以一种温和的形式存在于我们的精神世界中,人类就是以这样的心智应对自己所创造的世界。当我们追求的目标失败,我们会感到抑郁。这促使我们摆脱这种情况,或者告诉他人我们可能需要帮助。

"焦虑是有用的。当我们模拟未来的事件时,我们会产生情绪反应,这使我们感到焦虑。这也激励我们在当下为此做一些事情——逃跑或准备。这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应对未来的事件。所以这些温和的焦虑有它的作用。当然,我希望较为严重的临床障碍可以得到治疗。

请访问BBC Future 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