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执政的海盗党政治家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阿道司·赫胥黎于 1931 创作的小说《美丽新世界》中,一个反乌托邦未来的政府对异议分子实行特别处罚:即被放逐到冰岛。但小说中西欧居民的统治者说,该惩罚着实是一项奖励。异议分子被放逐到厌弃正统的每个人均有其独立思想的地方。

这就是冰岛海盗党领导人比吉塔·约恩斯多蒂尔的态度。"现在到了由于种种原因,不大合群的人聚到一起的时候了。"她在 2011 年的一篇博文中写道。第二年,自称为无政府主义者"诗人政客"的约恩斯多蒂尔与少数互联网活动家共同创立一个政党。

现在那些自我意识很强的个人已成为主流。10 月,海盗党在冰岛全国大选中得票排第三,他们在该次选举中取得了 10 个议席(共 63 个),超过其议员人数的三倍。上周,冰岛总统要求约恩斯多蒂尔组建新的联合政府。如果成功,该国将由海盗党和其他四个政党共同管理 - 其中包括由当地一位摇滚明星领导的政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第一个海盗党于 2006 年在瑞典创建。类似政党很快兴起于欧洲,包括德国(如图),以及美国和澳大利亚(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世界各地数百万人正在期待民粹主义政治家解决其问题的时候,众多冰岛选民围绕在激进的技术型左翼政党周围,该政党拥护政治透明、免费保健和保护数字隐私的新措施。

有人质疑海盗党的治理能力,因其缺乏政治经验和行动主义。那么,海盗党能带领冰岛走向繁荣吗?无政府主义者转型的政治家约恩斯多蒂尔信仰什么?

我们在冰岛简朴的议会大厦中会面,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议会机构之一,现在正被塑造为最新的议会大厦之一。世界上第一个海盗党于 2006 年在瑞典创建,大部分来源于对版权法的反对。但类似政党很快兴起于欧洲以及美国和澳大利亚。各政党均有其自身的风格,但现在所有政党均致力于免费共享信息、数字隐私和政治改革 - 包括直接民主制,其中公民参与政府。

然而,只有冰岛海盗党在大选中赢得议席 - 更不用说成为政府的一部分了。"我总是想,"哦,这肯定有些蹊跷"",约恩斯多蒂尔回忆说,在选举前几个月里,她的党派遥遥领先于其他党派。这些投票可能夸大了他们的受欢迎程度,但最终结果仍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约恩斯多蒂尔认为,她的党派已迅速填补空缺,为不满的选民提供已存政党的另一种选择。"许多边缘人群、无人真正关心的人群以及由于体制不适用于其而感到被遗忘的人群实际上已开始参与并与我们合作,"她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冰岛海盗党是唯一一个在大选中赢得议席的党派 - 更不用说成为政府的一部分(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该党已建立一种机制,让公民能够引进自己的政策然后进行投票表决,只要他们至少安排一次会议来对这种政策进行讨论。还为冰岛提出一项新的宪法草案,其中包括普罗大众的想法。"要成为权力的罗宾汉,我们从权势中获权,再赋予人民,"她说。

但世界各地的海盗党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因其政策通常是对技术变革的直接回应,如大规模使用监控录像和信息透明 - 许多原先党派迟迟未能解决的问题。

例如,直至最近,约恩斯多蒂尔因其曾为维基解密组织提供帮助而更为人知。2010 年,朱利安·阿桑奇 (Julian Assange) 在冰岛组建一支团队数月,而约恩斯多蒂尔帮助制作了"联合绞杀"视频 - 被泄露出来的美国空袭致使平民伤亡的短片。但是她说她很快就与那个组织解除关系。最近,当被问及有人指控阿桑奇干涉挪威电视台上的美国大选时,她说"这太过分了"。

维基解密组织并不是她愿意回答的主题。"我真的不想再提及,"约恩斯多蒂尔说。"如果您有兴趣和我谈谈维基解密组织之外的东西,我很乐意。"

但被问及情报机构实施的大规模监视时,她敞开心扉畅谈。"这很触发我,"她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海盗党运动根源于互联网行动和抗数字版权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约恩斯多蒂尔呼吁授予美国国家安全局告密者爱德华·斯诺登 (Edward Snowden)(美国当局和俄罗斯目前都想要的人)冰岛公民身份。她认为这比为他提供庇护更好。"庇护并不足以保护,"她说。但冰岛前政府阻止这一提议。

她一般是告密者和新闻自由的拥护者。例如,她赞扬那些为巴拿马文件工作的人。比如,他们手中有冰岛总理离岸资产的信息,正是这个信息导致冰岛总理在今年早些时候辞职。

随着世界各地当局越来越多地使用数据监控 - 例如英国政府的新《调查权力法案(Investigatory Powers Act, 简称 IPA)》,允许大量收集人们的浏览历史 - 约恩斯多蒂尔担心收集的信息可能会被滥用。

"我相信他们不会阅读每封电子邮件,但其知道如何提取内容,"她说。"他们有关键字,并有关注的关键人物,然后你也可能被搅进去。"

然而,她完全意识一旦这种技术面世就无法再收回 - 而且人们似乎非常愿意放弃他们的个人数据。"我完全声明,隐私已经不存在,永远不复存在,我们永远无法要求归还,"她说。"我们必须从这个角度开始着眼于我们的现实。"

这些问题对于约恩斯多蒂尔比大多数问题更具体。冰岛正成为越来越多的世界数据的归宿,因为科技公司将数据中心迁移到那里,以利用该国的凉爽气候和可再生资源。她欢迎一些公司为保护用户隐私权的方式,例如苹果于今年年初拒绝联邦调查局帮助他们破解嫌疑人 iPhone 的要求。但她也批评另外一些公司迫不及待地销售其客户数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冰岛正成为越来越多的世界数据的归宿,因为科技公司将数据中心迁移到那里,以利用该国的凉爽气候(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她也担忧社交媒体给人们对世界看法的“过滤”影响。"我们就像工厂化养鸡场里的鸡,"她说。"我们只是不断点击、点赞和观看,但不知道别人如何引导我们。"

她能否为此作出任何一点贡献仍有待观察。海盗党在冰岛的成功是最近欧洲民粹党兴起的一部分,包括西班牙的"我们能",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和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 (Syriza)。

然而批评者可能质疑活动家是否成为最好的政治家。约恩斯多蒂尔的对手称其政党是政治上的无名之辈,认为由追逐理想的各色无政府主义者组成的党派无法解决房价上涨、学生债务和气候变化等问题。

海盗党的官方立场是,许多重大决定应该由人民做出。有人可能说他们这样做是推卸责任,约恩斯多蒂尔认为是代表多样化人口的最好方式。"得有人需要制定新标准,"她说。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