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剩余食物变废为宝的丹麦

(图片来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哥本哈根市中心,一个凉风习习的夏日晚上,一群人围聚在达勒瓦勒餐厅(Dalle Valle)大门入口处。此时是22点30分,晚间自助餐供应就要结束,厨房里正忙着收拾打烊。围聚在餐厅门口的这群人年龄大多数在20多岁和30多岁,他们是为了餐厅里食客们不要的食物而来的。

达勒瓦勒餐厅是一个叫作"驻步美味"(Too Good To Go)的手机应用上成百上千家允许人们以低廉的价格订购外带食品的餐厅和咖啡馆之一,如果没有人吃这些食物,它们可就要进垃圾桶了。这是最近几年里以解决食物浪费问题建立的社会倡议活动当中的一个。而在丹麦,此类倡议活动引领着全世界的步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全欧洲,每年有一亿吨食物最终被倾倒在垃圾填埋场里。在分解腐烂过程中,这些食物会释放大量温室气体(Credit: Getty Images)

跟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丹麦也面临食物浪费问题。丹麦2014年的一项政府调查显示,该国平均每户家庭每年丢掉的食物达105千克,价值约3000丹麦克朗(350英镑),这笔钱超过了多数家庭每个月在食品上的开销。商店也会丢弃一些表面稍有残损的食物。例如,烘焙店里的工作人员就会将新鲜出炉的面包中大小和形状不和谐的面包卷和面包块扔掉。

在全欧洲,每年有一亿吨食物最终被倾倒在垃圾填埋场里。在食物分解腐烂的过程中,这些食物会释放大约227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温室气体——基本上等于整个西班牙化石燃料的排放量。

食物浪费不仅仅是富裕国家的问题。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估计,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工业国家在食物浪费量上不相上下:分别是6.3亿吨和6.7亿吨。加起来,每年为人类消费生产的食物中,竟有三分之一——价值一万亿美元——最终在垃圾桶里结束自己的命运。

如今,丹麦正在向其他国家展示,在食物浪费问题上,我们可以怎么做。根据丹麦农业与粮食协会(Danish Agriculture and Food Council)的一项调查,丹麦在过去的五年里,削减的食物浪费量高达25%。丹麦在解决食物浪费问题上成功的原因在于,它直接改变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去年,WeFood超级市场在哥本哈根新开了两家超市,这两家超市仅售卖超过最迟销售日期(sell-by date)的食品。

英国在削减食物浪费问题的排名上位居第二。2008年至2013年间,英国削减了21%的食物浪费量。"垃圾食品真面目"项目(Real Junk Food Project)于九月份在利兹(Leeds)开了英国第一家专卖剩余食品的商店(surplus-food store)。

而且,丹麦现在是全球范围内开展削减食物浪费项目最多的国家。解决食物浪费问题的倡议风潮可以追溯至俄罗斯人赛琳娜·玉尔(Selina Juul)。玉尔以前从事平面设计工作,如今已转行,成为了一名食物活动家,她于八年前发起了一项运动,名为"Stop Spild Af Mad"(停止食物浪费)。

20世纪90年代,玉尔到丹麦学习,那时,她惊叹于丹麦食物的丰盛。"我来自莫斯科,当时,共产主义政权刚垮台,超市货架上基本上空空如也,"玉尔说道。"那时,食物是供不应求的必需品。"然而,在超市烘焙部做兼职的时候,玉尔也发现,因为卖相不够好,许多面包会被丢弃,这令玉尔感到震惊。

2008年,玉尔在脸书(Facebook)上注册账号,号召丹麦人停止浪费食物的行为。该脸书页面大受欢迎,不到两周后,玉尔已经开始在国家电视台的节目上探讨食物浪费话题了。之后,丹麦的大型折扣超市连锁 REMA 1000 联系了玉尔,该超市连锁想请玉尔为各个店面规划一个杜绝食物浪费的方法。

REMA 1000的市场部经理约翰·罗森罗威(John Rosenlowe)说,每年在丹麦,有大约29,000吨面包和蛋糕会被丢弃,其原因主要是生产量超过了人们的需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该连锁削减了其自有品牌面包生产量的40%至50%,同时降低了面包价格。这也降低了消费者在家里浪费的食物量,罗森罗威说,该举措也降低了各个店面和供应商对食物的浪费,因为个头太小而被扔掉的食物量减少了。

更多公司加入了进来。零售商Lidl以及大型超市集团Coop Danmark加入了REMA 1000的削减食物浪费计划。Lidl停止了那些会促使消费者购买过量的折扣优惠。联合利华为全丹麦的餐厅免费供应打包袋,鼓励食客们将剩饭剩菜打包带走。许多餐厅也开始在"驻步美味"这样的手机应用上售卖剩余食品。采取减少食物浪费措施的公司则会得到ReFood这一机构的认证。

非营利性组织也加入了进来。例如,位于科灵(Kolding)的慈善机构Danske Handicaporganisationer主席依达·摩乐索·乔根森(Ida Merethe Jorgensen)就与志愿者们一道收集未售食品,然后将这些食品分发给低收入家庭。

在大多数国家,包括丹麦,并没有法律限制销售和分发过期食物。然而,最迟销售日期和最迟食用时期(use-by date)这两个概念限制了消费者,他们以为一旦过了这两个日期,食物就不可食用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我发现,买接近保质期的食物更划算,"奥胡斯大学(Aarhus University)研究员阿斯兰·胡斯努(Aslan Husnu)说道,胡斯努正在追踪并研究超市里的特价食品。"只要我们少量多次购买食物,且不要只挑卖相完美的食物,就能够减少浪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餐厅和超市外的垃圾桶里进行食物搜索,捡拾被丢弃食物的人正在增多(Credit: Getty Images)

其他国家也走在了学习丹麦的路上。例如法国和意大利最近就颁布了法令,为公司——包括农民——向慈善机构捐献过剩食物铺平道路。一些国家也出现了不少方便饥贫人群获得剩余食物的手机应用。"在欧洲,越来越多致力于社会服务的公司和机构正在涌现,""驻步美味"的塔尼亚·布恩哈姆(Tania Burnham)说道。"手机用户平均每六秒就看一次手机,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能够如此便利地与目标市场互动。"

但是,在其他地方,丹麦的成功经验不易模仿。"丹麦国土面积小,基本上由单一族群构成,是一个社会民主国家,习惯于接受基于在全社会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做的决定,限制一定的个人选择权利,"纽约大学食物社会学家克利世南度·瑞(Krishnendu Ray)如此说道。在美国,此类政策的效果就不会那么好了,他说。

玛德琳·霍尔茨曼(Madeline Holtzman)认为,减少食物浪费的必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甲烷排放的最大罪魁祸首之一就是食物残渣,从环境学的角度看,食物浪费是目前最容易解决的问题,毫无疑问也是政治上争议最少的环境公害问题,"霍尔茨曼说道。

霍尔茨曼在纽约大学读研究生,她认为,提高民众在该问题上的意识很重要,因为这样他们就能自主选择了。目前,霍尔茨曼正协助在美国发布一款名为"吐司啤酒"(Toast Ale)的产品——这是一种用剩余面包制作加工的英国精酿啤酒。今年春天,霍尔茨曼还计划花一个月的时间与吐司啤酒的同事一起进行垃圾搜索——仅依靠商店和餐厅门外垃圾桶里的剩余食物生活。霍尔茨曼将记录下这段经历。

玉尔认为目前丹麦人的公共意识空前高涨——丹麦人的环保意识如此之高,以至于目前剩余食物竟然出现了缺口。玉尔说,WeFood目前正在为如何把货架填满绞尽脑汁,因为为该超市提供未售食品的商家发现,他们目前竟没有多少食品贡献出来。诸如"驻步美味"这样的手机应用实在是太受欢迎,已经到了餐厅没有足够食物,只能拒绝顾客的地步。

所以,下次如果你看到餐厅外排着一个长队,他们很可能不是为餐厅的主菜单而去的——因为他们更愿意吃那些马上要被丢进垃圾桶的食物!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