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人们克服偏见?

不同观点 Image copyright Julio Cesar Aguilar/AFP/Getty
Image caption 人们很容易产生偏见

人们大脑所耍的一个花招是突出那些能够证实我们业已相信事情的证据。如果我们听到关于对手的谣言,我们倾向于这么想:"我就知道他这个人不怎么样";如果听到关于我们好朋友同样的传言,我们更可能说:"这不过是谣言罢了"。如果你不相信政府,那么政策的变化就成了他们软弱的证明;如果你相信他们,同样的政策变化就成了其内在的合理性的明证。

一旦你了解了这种心理习惯——这称为确认偏见(confirmation bias)——你就到处都能找到它。

当我们想要做出更佳的决策时,这种习惯就事关重大。当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确认偏见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很多时候我们都错了,而且当我们注意到决定性证据时往往为时已晚。

我们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决策不受确认偏见的影响,这取决于我们的心理为何会产生确认偏见。大体上有两种可能的原因,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一个经典实验,让两者相互对立,在这个过程中揭示了一种克服偏见的方法。

确认偏见的第一个理论是最常见的。就是你可以在"你只是相信你想要相信"或者"他会这么说的,不是吗?"这样的话语里发现 ,或者某人受到指责是由于自己的身份、职业或者交际圈而以某种方式看待事物。让我们称其为确认偏见的动机理论。 纠正这种偏见有一个明确的药方:就是改变人们的动机,他们就会消除偏见。

Image copyright 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 caption 在2017年1月21日华盛顿举行的妇女游行(Women's March)中一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者和一位反对者在争论。

确认偏见的另一种理论更为微妙。偏见并非由于我们只相信我们想要相信而存在,而是我们无法就新的信息和我们自己的信念提出正确的问题。这是一个不那么简洁的理论,因为可能会有一百种原因导致我们进行错误的推断——从记忆的局限到内在的逻辑错误,任何情况都有可能。有一种可能性是,仅仅是我们的想象力存在盲点,让我们无法获知世界与我们最初的设想有所差异的具体方式。因为这个原因,纠正确认偏见的方法是给人调整他们思维的方法。我们假设人们都有动机去找出真相,他们只需要一个更好的方法。 让我们称之为确认偏见的认知理论。

三十年前,查尔斯.洛德(Charles Lord)和他的同事们发表了一个让这两种方法相互对立的经典实验。他们的研究使用了说服实验,之前这种实验展示了一种他们称为"偏见同化"(biased assimilation)的确认偏见。

实验招募了对死刑有着强烈的赞成或反对观点的参与者,并向这些人出示了似乎能够支持继续或废除死刑的证据。显然取决于你的已有观念,证据要么能够支持你的观念,要么是不支持。他们最初的发现表明证据的性质并不像人们的初始信念那样重要。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样,支持性证据加强了人们的观念,但是非支持性的证据也是如此。 这没错,反对死刑的人在被出示了支持死刑的证据时变得更加反死刑(反之亦然)。这是偏见式推理的一个明确例证。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仅向某人提供事实可能达到相反的效果。

在后续研究中,洛德和同事重新进行了偏见同化的实验,但是为了让人理解死刑作为威慑凶手的一种有效手段而测试了两种类型的指示。动机指示告诉参与者"尽可能客观和公正",把自己当作"被要求以公正和不偏不倚的方式权衡所有证据的法官或陪审员"。

另一方面,认知指示则对参与者思考的期望结果不做要求,而仅仅关注思考的方式:"在每一步都询问自己,如果同一项研究导出完全相反的结论,你是否还会给予同样高或低评价。因此,参与者被出示某项研究表明死刑能够降低谋杀率,则参与者被要求分析该项研究所用的方法,并且想象一下研究结果指向相反的结论会怎样。

他们称其为"考虑对立面"的策略,而结果是惊人的。

被要求公正和不偏不倚权衡证据的参与者,与第一项实验中在权衡证据时表现出一模一样的偏见。 支持死刑的参与者认为证据支持死刑。 反对死刑的参与者认为这项证据支持废除死刑。这一实验表明,仅仅希望做出无偏见的决定是不够的。

但另一方面,"考虑对立面"的实验参与者完全克服了偏见式理解效应——他们并没有因为那些与他们想法一致的研究比与他们自己看法有差距的研究要好,他们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加极端,无论他们被给与的是什么样的证据。

这个发现对人性来说是个好消息。我们并非不想发现真相,至少在实验所测试的这个小范围内而言。人们需要的是一种能够帮助克服人类天生短视,以发现其它可能性的方法。

做出更好决策的道理很清楚:仅仅希望公平和客观是不够的。需要的是实际方法以纠正我们受到局限的思维——而我们的主要问题是有限的想象力,导致我们无法看到事物其它的可能性。 如果我们是幸运的,别人会给我们指出其它可能,但如果只依靠我们自己,我们仍然可以利用诸如"考虑对立面"策略这类小帮手来克服偏见。

请访问BBC Future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