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员为何在太空中不得醉酒

航空站 Image copyright NASA
Image caption 航空站

翱翔在距地球数千英里的太空中,进入广袤漆黑的未知世界,是一项艰苦卓绝的挑战。这总让人感到压力山大并惊心动魄。那么,宇航员为什么不能像在地球上那样,在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时候来杯鸡尾酒让自己放松放松呢?

遗憾的是,对于希望能来上一口的太空探险家们,那些将他们送上像国际空间站的政府机构普遍禁止他们沾染酒精饮料。

但是很快,普通人可能马上就会有机会向太空进发,以平民旅行的方式去探索并开拓火星。那么,像这种令人枯燥乏味,单程就要花上好几年时间才能完成的太空旅行中,痛饮一番应该是允许的吧?或者至少在火星上配备能够自酿美酒的设备?

Image copyright NASA
Image caption 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可能是第二个在月球上行走的人,但他是在月球上喝酒的第一人。

事实上豪饮在历史上与太空探险有一种复杂的关系。让我们来看看喝了酒的航天员究竟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们开始为进入太空的人类提供更多美酒,又会发生什么。

人们普遍认为,当一个人处在高海拔,醉酒会让你头晕得更快。因此,航天飞行时饮酒会给人体带来更加奇怪的感觉,这种想法看似符合逻辑,但可能并不正确。

事实上有证据表明,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个谜题就已解开。1985年,美国联邦航空署(US 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UFAA)进行了一项研究,以监测人在模拟的海拔高度饮酒,是否会影响执行复杂任务时的表现和呼气酒精仪的读数。

在这项研究中,17名男子被要求分别在地平面和一间模拟海拔12,500英尺处(3.7公里)的房间内都喝下一些伏特加。然后,他们被要求完成各种任务,包括心算、用操纵杆在示波器上跟踪灯光,以及各种其它测试。研究人员发现,"不论根据呼气酒精仪的读数或者完成任务的表现来看,酒精和海拔高度没有对应关系"。

所以,人乘坐飞机时醉得更快是个传说?纽约州立大学波茨坦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Potsdam)的社会学荣休教授戴夫·汉森(Dave Hanson)研究酒精及饮酒超过40年,他认为确实如此。他说:"我无法想象它(在太空中饮酒)会有什么不同。"

他认为高原反应可能类似于宿醉,但它也可能类似于喝醉。他说:"如果人们没有在适当的大气压力下,他们也会觉得像喝醉了一样。"

相反,那些声称在飞机上比平常醉得更快的人,可能只是经历了"心理醉酒"(think-drink)效应,这种效应多年来已被广泛研究。它表明,如果人们认为自己喝醉了,那他们的一举一动会像真的喝醉了一样,而实际上并不是真的喝酒了。

汉森指出:"如果人们乘坐飞机时,不管为什么,他们脑子里觉得酒精会对他们产生与平常不同的影响,那么他们就真的觉得酒精对他们产生了不同的作用。"

所以,如果酒精对人体的没有额外的身体效应,那么在国际空间站上睡前小啄一杯应该不是大问题,对吧?大错特错。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约翰逊航天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的发言人丹尼尔·G·霍特(Daniel G Huot)表示:"酒不能带上国际空间站。在国际空间站,酒精和其它挥发性化合物的使用受到控制,因为这些化合物可能对空间站的水净化系统产生影响。"

为此,国际空间站上的宇航员甚至没有被提供含有酒精的产品,例如漱口水、香水或剃须润肤露。如果在国际空间站上饮酒狂欢,溅出来的啤酒可能存在损坏设备的风险。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测试表明,有关人在飞行所处的高度喝酒更容易醉的古老传说不是真的。

然后是责任的问题。我们不允许汽车司机或飞机飞行员喝醉后驾驶,所以同样的规则适用于国际空间站上的宇航员并不奇怪,毕竟这是在造价高达1500亿美元的国际空间站在接近真空的太空中以高达1,7200英里/小时的时速飞行。

然而,回到2007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成立了一个负责调查宇航员健康状况的独立委员会,称该机构历史上至少有两名宇航员在发射准备期内大量饮酒,但仍然被允许上了飞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安全负责人在随后的审查中并没有发现支持这一指控的证据。宇航员在发射前12小时是严禁饮酒的,因为他们需要保持完全的思考能力和清醒的意识。

出台这一条例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在1985年美国联邦航空署开展的关于酒精在不同海拔高度所产生的影响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不以事小而为之。无论参与测试的人员在什么海拔高度喝酒,其酒精测量仪的读数都是一样的。他们的行为表现受到的影响也相同,但如果提供给测试人员安慰剂,则身处高空比身处海平面的行为表现要更差一些。这表明,无论是否摄入酒精,海拔高度可能对心理表现有轻微的影响。研究的结论是"摄入酒精后的表现其安全范围等诸如此类仍会受到进一步削弱"。

禁止享用啤酒等有泡沫的饮料,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在没有重力的情况下,液体和气体会在宇航员的胃里不停地翻滚,导致他们不断地打嗝。

然而,尽管有严格的条例,这并不意味着太空中的人类不会接触发酵液体。在国际空间站上进行了大量涉及酒精的实验,但没有一项引发豪饮的情况,所以还没有人真正了解太空中人体对酒精会有怎样的反应。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新闻秘书斯蒂芬妮·席尔霍尔茨(Stephanie Schierholz)表示:"我们研究了太空中宇航员身体的各种变化方式,包括微生物层面的。而且我们有一个完善的营养计划,以确保他们的身体获得保持健康所需要的营养。显然,在实施'太空实验室'(skylab)项目时,他们曾考虑将雪利酒与宇航员一起送到太空中,但宇航员在零重力飞行时饮用雪利酒的测试结果并不太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俄罗和平号空间站(Russian Mir Space Station)上的宇航员显然允许少量饮用干邑。

席尔霍尔茨补充说,在测试中使用雪利酒"引发呕吐反射,公众也反对"。

也许最令人惊讶的是,人类在月球表面上喝的第一种液体是葡萄酒。前美国宇航员巴兹·奥尔德林在采访和他撰写的书中表示,1969年,在和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走出登月舱之前的圣餐礼上,他小小地啜了一口葡萄酒。这一仪式发生在与地面的通信暂停期间,因此这一过程从未被播出。

虽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对太空中酒精的使用有严格的规定,但过去俄罗斯在这方面似乎更为宽松。在其"和平号"空间站上,宇航员允许喝点干邑和伏特加。当他们发现国际空间站将严格禁止饮酒时,显然有不少怨言。

然而,酒精饮料仍然能找到进入国际空间站的门路。2015年,日本酿酒商三得利(Suntory)的全球创新中心(Global Innovation Center)将该公司一些获奖的威士忌运到国际空间站,参与一项旨在验证"能否通过利用微重力环境增强酒精饮料醇厚度"的实验。换句话说,在微重力下酒的陈酿过程可能不同,导致它的陈酿进程更快、味道更好。对此,地球上的每家酿酒商都想了解更多。

几年前,即2011年9月至2014年9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赞助了一个试验,研究微重力环境对威士忌与辅助酿造过程的焦橡木的影响。在太空中逗留将近1000天后,用于测试的威士忌的单宁成分保持不变,但是太空中橡木颗粒产生了更高浓度的能赋予风味的木质素分解产物。

Image copyright NASA/getty
Image caption 1975年,在美国"阿波罗"(Apollo)号飞船与苏联"联盟"(Soyuz)号飞船对接时,当美国宇航员汤姆·斯塔福德(Tom Stafford)和戴克·斯雷顿(Deke Slayton)出现在飞船舱内时,发现舱内有伏特加。(图片来源:Nasa/Getty Images)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表示:"这种试验不仅是对麦芽威士忌行业,而且对整个食品和饮料行业都有启发。送上国际空间站的威士忌与对照样品之间的风味差异是如此显著,需要进一步分析以破解不同口味产生的原因。"

因此,即使宇航员自己被禁止在飞行期间饮酒,但他们正在做的工作可以提高在地面上酒的质量。

执行火星登陆任务的人将远离家乡几年,而不是几个月,因此可能会有人提出禁止饮酒的规定应当稍许放松。

然而,像汉森这样的专家认为,继续禁止饮酒并没有什么害处。除了实际的安全问题,饮酒还可能有其它挑战。汉森认为,地球人有许多社会文化方面的差异,而且人连续几年时间呆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很容易突然情绪爆发,这些因素也都使饮酒问题变得更棘手。

Image copyright david frohman/peachstate historical consulting inc
Image caption 奥尔德林的圣餐杯回到地球。

他说:"这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文化方面的问题,但不是一个科学上的问题。这将是一个潜在的冲突领域,因为人们具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他们所持的态度也不同,"如果你与穆斯林(Muslims)、摩门教徒(Mormons)或禁酒主义者分配在同一房间怎么办?

"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内呆在一个局限的空间里,那么协调不同文化观点就是一项需要"尽早解决"的问题,"汉森提出。

所以,当宇航员在航天飞行期间,还将不得不满足于通过欣赏外面的景色来振作精神,而不要指望沉溺于烈酒中。我们留在地球上的人,则可以准备好适量的香槟美酒,以迎接他们的归来。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