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连最好的反馈也会激发我们最阴暗的一面

人脸 Image copyright iStock

2017年3月9日

是人都有好奇心。所有人都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实现目标——我们想跑得更快、更有创造力、获得更多奖项、治愈更多疾病、赚更多钱。但有一件事情需要注意:如果你想通过评价我们的表现和指出我们应该改进的方向来帮助我们挖掘个人潜力,如果你想传授至理名言、建设性批评或者"360度反馈",那最好三思。多数人根本听不进去。

这一定程度上源自我们脆弱的自尊。我们都希望达到自己对自己的预期,所以别人的批评——哪怕仅仅是有可能被别人批评——都会对我们的自尊和积极的自我认同构成巨大威胁。然而,数十年来的心理学理论和研究已经证明,人们有无数的方法可以使之在面对批评时保持积极心态。

正因如此,我们非但没有积极欢迎反馈(feedback),反而会下意识地采取防御措施。这些条件反射为的是让我们自我感觉良好,但矛盾的是,这同时也凸显出我们的不安全感、性格缺陷和不友善的态度。

无知是福

要掌握回避反馈的艺术,就需要熟练掌握选择性注意和自欺欺人的技能。例如,很多人都会谨慎地寻求他人的恭维,例如只向支持自己的朋友寻求反馈,或者只针对自己表现较好的问题寻求反馈。但最简单的回避技术或许就是完全不听取反馈。我们在教育系统内发现了这种"堵耳朵"反应,也就是说,学生们有时会对老师针对他们的作业提出的建议视而不见。而在公共健康领域,我们发现人们会尽可能不看家庭医生,不会冒险听到医生给出的减肥或戒烟建议,或者其他逆耳忠言。

心理学研究更好地揭示出人们对无知的不健康追求。在研究中,学生们看过一部关于"TAA缺陷"这种严重疾病的教育片。事实上,TAA缺陷完全是杜撰的,但学生们当时并不知情。相反,研究人员还会询问他们是否希望通过面部棉签检查来评估自己是否存在患病风险。研究人员告诉其中的半数学生,如果患上TAA缺陷,需要服药两周:在这部分学生中,有52%同意接受检查。另外一半学生则被告知需要终生服药:在这部分学生中,只有21%同意接受检查。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人类脆弱的自尊是导致其无法接受建设性反馈的原因吗?

这些发现证明了其他研究中揭示出的一种常见现象:当人们认为自己可能要因此从事困难或不快的事情时,他们就不愿接受反馈。

不是我,而是你……

虽然无知是福,但却无法始终忽视或避开所有的批评性反馈。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反而会寻找其他方式来让自己的自尊免受伤害。在我们的自欺欺人工具箱里还有另外一个方便的工具,那就是误导:把重点从我们的缺陷上转移开来。

例如,当我们听到自己的表现比别人糟糕时,常见的反应就是指出别人的缺点,不再关注自己的缺点。"她或许比我成绩好,"——你可能会如此辩解——"但我的朋友比她多,性格也比她好。"夸大自己的优点和别人的缺点并不罕见,但研究表明,当我们发现对手比自己表现好时,就会更多地采取这种做法。尽管这听起来有些恶毒的意味,但却非常有助于我们在面对失败时保持和确认自尊心。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当面临负面反馈时,把重点从自己的缺陷上转移开来是一种自然反应

在面临不利反馈时最容易提出质疑的人,或许恰恰也会使提供这种反馈的人。哈佛大学学者道格拉斯•斯通(Douglas Stone)和谢拉•赫恩(Sheila Heen)在他们的《感谢反馈》(Thanks for the Feedback)一书中敏锐地观察到,"当我们提供反馈时,便会注意到受馈者不愿意接受这些反馈。当我们接受反馈时,则会发现反馈者不擅长提供反馈。"正因如此,当持有批评态度的评论者最近表示,我们的一篇研究论文"最好多加努力"(这句话的英文原文有拼写错误)时,我们很容易首先注意到批评者的错别字,并认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谁会相信一个连字都写不对的人给出的评价?当然,这种方式无法帮助我们改进论文,但这么做显然更加容易,而且有助于麻痹疼痛。

有时候,质疑提出反馈的人还不够,我们甚至还会抨击他们的错误。事实上,我们抨击反馈者的方式有时候恰恰暴露了自己身上最令人厌恶的偏见。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一项研究中,学生报告了他们在许多课程中的得分,然后对相应教师的教学质量进行打分。结果显示,得分差的学生往往会归咎于老师,以此让自己少丢脸:得分越低,就越认为老师教得不好。但关键在于,与表现好的学生不同,表现差的学生对女老师尤其苛刻。在试图找到对他们不信任老师进行挑刺时,这些学生显然认为用性别歧视这个工具很得力。

"情绪盔甲"

就连最有用的反馈似乎也会把我们人性中最糟糕的一面暴露出来。但这些针对反馈的防御性反应究竟是否能够避免?按理说,如果能够做到,我们往往就更容易达到目标。毕竟,反馈是对我们的发展影响最大的因素之一,但只有当我们能听进去某些建议时,才能真正从中受益。

问题在于,我们所面临的选择似乎没有一项真正有吸引力:达不成目标会让我们感觉糟糕,但如果听取那些可以帮助我们实现目标的批评,同样让人感觉不舒服。如果我们那么担心自尊心受到伤害,解决方法或许是反思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感觉那么良好。事实上,研究表明,如果人们首先想象自己最看重自己身上的那些积极特质,并回忆之前验证这些积极特质时的经历,就更容易接受诊断性的医疗反馈——例如接受虚构的TAA缺陷检查。这项发现也符合更加广泛甚至可以预料的情况,也就是说,已经有过强烈的自尊体验的人,往往比那些不太确定自身价值的人,更愿意寻求他人的反馈。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抗拒反馈可能导致我们听不进医疗建议,例如需要长期服药

所以,如果你想让自己更容易接受负面评论,最好能够提前穿上一身"情绪盔甲",确保你积极的自尊心不会因为反馈的好坏而受到影响。事实上,问题的另一方面或许在于,我们允许自己从一开始就以抗拒的态度来看待反馈。针对说服力的经典心理学研究表明,只要认为是自己的选择,人们便可轻易欺骗自己,认为自己喜欢某件并不快乐的任务。能否将类似的措施用到反馈上?能否通过自欺欺人的做法,让我们相信是自己有意为之,以此来说服我们真正接受这些建议?

美国的一项研究支持了这一想法,在该研究中,参与者需要估算历史事件发生的年份。答案越精准,赢的钱越多。每位参与者之后还要针对同样的问题再回答一次,但他们在此之前可以先获得一些反馈,看看其他人的答案。这些反馈有的时候是免费的,有的时候则需要花一些钱——如果他们接受,就需要从自己赢的钱里拿出一部分支付费用。意料之中的是,人们更愿意接受免费建议,而不愿付费。但当他们付费后,就更有可能接受反馈——将自己的答案修改成他人的答案。换句话说,这项研究表明,当人们感觉自己投入资源接受了某项建议时,就会认为更有义务遵照建议行事。

如果我们主动寻求建议,并通过付出来获得诚恳的建议,如果我们加强自己的正面认同,并提前预料到反馈可能给我们带来的糟糕感受,便有可能做好倾听的准备,接受最需要的建议。或许还有一些方式可以训练我们及时认识到自己的本能反应,这样就能避免一味否定别人,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正确的。

但无论采用哪种心理防范措施,要真正从逆耳忠言中获益绝非易事。科学或许可以提供一些建议,让你更好地应对这种情况,但归根结底,是否接受这些建议还是取决于你自己。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