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巨石阵底下开挖隧道的争议

(图片来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古迹之一:一个来自被遗忘的世界的一眼便识的标志性建筑,同时又是一个让人惊叹和静默沉思的地方。

而对许多人来说,他们初次瞥见巨石阵是当他们在A303公路上遭遇交通堵塞时,他们可能只有在那时才会看见巨石阵。A303公路是伦敦和英格兰西南部之间的主要道路之一。

Image copyright National Trust
Image caption A303公路经过巨石阵,但这可能即将发生改变(图片来源:National Trust)

这可能即将发生改变。一项大胆的14亿英镑的计划提出废弃这条公路的大部分,并代之以一条新路线,其中包括开挖一条位于巨石阵以南几百米、长2.9公里(1.8英里)的隧道。

该项目还处于初期:目前的提案要经过为期四年的监管审批,才能开始施工。但与此同时,该项目背后的团队已经开始着手解决在这样一个敏感地区开通隧道的技术挑战,同时避免将世界上受到最严密保护的古迹之一变成全世界最具争议的建筑工地之一的风险。

类似方案的提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比如明挖回填式隧道等以往的提案招致了激烈的反对意见,最终石沉大海。即使这次也有反对意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也许是来自国际古迹和遗址理事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Monuments and Sites)的反对(这是一个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遗迹等领域提供顾问和咨询的机构)。不过许多相关人士认为这个项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发生的可能性。

事实上,管理巨石阵和周围地域的国家信托(National Trust)和英国文化委员会(English Heritage)已经谨慎地支持这一提议。项目方称将恢复现场的宁静——通过重新连接其南部和北部地区——重新开放5000年来无人踏足的古代行进路线。

挖掘

这项工作的领导者是英国高速公路(Highways England)结构工程师德里克·帕罗蒂(Derek Parody)。这位经验丰富的道路建筑师现在发现自己会把工程师的技术词汇和"雷线"(ley lines)、"天文学对齐"(astronomical alignments)这样的说法混杂起来。他说,这是一个非同一般的项目。他说:"我大半辈子都在从事重要的道路建设项目,但是建造一条穿过世界遗产的隧道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新的项目。"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这条隧道将把A303公路移到巨石阵南面的地下(图片来源:Alamy)

这条隧道最深可达地下40米,包含四条车道,并将通过巨石阵的南部。在隧道工程方面,这个项目相对比较简单。唯一的问题是隧道最低的部分——被称为巨石阵的底部——很容易渗水,因为那块地主要由白垩构成。

在该意义上,它和近些年英国最著名的隧道工程相去甚远。那便是伦敦横贯铁路(London's Crossrail)项目:隧道掘进机当时经过了不同的土层、土壤和地质断层。但是巨石阵隧道面临着一个不同的挑战,主要是提案中的两个出入口位于世界遗产内。

帕罗蒂认为无需安装通风井道的隧道最长不能超过2.9公里。而在这一敏感的考古遗址,安装通风井道是绝对禁止的。而同样如此是还有不能搭建建造这一长度的隧道通常所需的大量的地面基础设施。

Image copyright Highways England
Image caption 隧道出入口效果图(图片来源:Highways England)

挖掘隧道的具体方法尚未确定,不过就是在两种技术之间选择:一是传统的挖掘法,喷洒混凝土以建造隧道衬砌,二是使用隧道掘进机在地下一边推进,一边铺设衬砌。

喷洒混凝土建造衬砌的主要关注点是它要进行除水作业,使用强劲的水泵去除隧道周围区域的地下水,以避免塌陷。这一做法的优点是挖掘出的土壤是干燥的,并且比较容易处理。鉴于该项目预期要移除一百万立方米以上的白垩,这点就成为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缺点是除水需要相当多的地面基础设施——尽管这是临时的。

另一种方法是隧道掘进机技术——它使用泥水式或土压式系统来维持隧道的洞壁——不需要除水,但是会带来较难处理的废料。

不过,比这个大得多的技术挑战是要确保隧道的建造不会破坏或干扰到任何重要的考古学遗迹。帕罗蒂认为,要做到这一点,需要进行一些工作,但这同时是对这个被大量研究的遗址增进了解的良机。他说,这一区域最终将受到显微镜级的考古学研究,而很少道路项目会这样做。

伦敦横贯铁路项目在挖掘隧道的过程中出土了很多始料未及的考古发现。而巨石阵的团队希望在开工后不要遇到这样的惊喜。"工程的完美结果是避开考古学发现,而不是把它们挖出来,"就巨石阵向政府提供建议的英国历史组织(Historic England)的古迹监督员菲尔·麦克马洪(Phil McMahon)说。

该项目的考古学家目前正在使用一系列地球物理学工具——依靠测试挖掘——沿着隧道的路线探测土地。部署的主要技术是磁力计,它使用传感器来检测由埋藏区域特征引起的地球磁场的变化。另一项技术是地面穿透雷达,它将电磁信号射入地面并检测来自地下结构的反射信号。麦克马洪说,这两种技术都是该地区的理想选择。他说:"我们在巨石阵的这个地带很幸运。超过几米深的地下特征非常少,而且我们看到的主要是上层白垩。当我们要观察的是负面特征,即已经刻入岩床的东西时,这就是非常好的考古学反射镜。"

麦克马洪说,这些团队已经作出了一些重大发现并反馈给了计划方,包括发现新石器时代的两个长推车和隧道西面的路线上的一个小石阵。

切线

但是在这样一个有过大量研究的地区,这类发现非常罕见。更重要的事情是确保广大的景观得到保护。例如,该地区各种古迹和手推车之间的视线——被认为是由英国新石器时代的工程师故意设计的——必须完好无损。

Image copyright 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Image caption 地图显示了巨石阵"隐藏风景"项目所发现的古迹(图片来源: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例如,当前提案让人忧虑的关键部分以及麦克马洪等人希望能够说服英国路政局(Highways England)解决的问题是西入口的位置。麦克马洪说:"它太过靠近主要墓地遗迹之一诺曼顿(Normanton),"麦克马洪说,"出口的道路也有一部分与冬至落日保持天文学对齐。

除了正在进行的研究之外,还有大量现有的研究可供团队利用,更不用说最近完成的巨石阵"隐藏风景"计划带来的迄今为止最为详尽的考古地图。尽管以前的探索集中在巨石阵的古迹本身,但是由布拉德福德大学(University of Bradford)考古学家文斯·加夫尼(Vince Gaffney)教授领导的这个项目使用了移动的传感设备阵列从现场收集数据。这些工具直接连接到GPS系统,记录了每次测量的精确位置。

这个项目彻底改变了科学技术在考古学方面的使用,并带来了许多重要的发现,其中包括围绕杜林顿墙(Durrington Walls)的一个巨大石圈的遗迹,它距离巨石阵只有很短的距离,是一个周长1.5公里的"超级石阵"。

Image copyright 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Image caption 最近在巨石阵景区中发现的通过电脑成像重建的杜林顿墙的原貌(图片来源: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尽管加夫尼的项目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但他表示,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可以揭示巨石阵全部秘密的地步。"我们所做的工作是无价的,但景观不是你挖掘和建造的东西的总和。你如何知道有数千人在新石器时期的巨石阵呢?他们留下来的都是石头,我们看不到是因为它在草地下面。然而这可能是考古学中最重要的部分。"他说。

因为要了解的东西如此之多,所以加夫尼反对目前的提案,他担心该项目可能会永远破坏这些秘密。他说:"我们应该为此做些什么,但我对他们的回应不是完全信服。景观围绕着纪念碑而存在——你不应该扰乱天文学的一致性和影响它带给人们的体验。"

最终,克服像加夫尼这样的专家的反对意见可能是项目面临的最大挑战。但麦克马洪仍然乐观的认为,这是可以实现的。

他说:"目前的情况是——虽然多个方面还需要进行重大改善——这是一个世代难遇的机会,我们终于有机会在巨石阵完成A303公路的建设。这是一个顶级文化遗产。能够在遗迹上实现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保护好其中所有的珍贵部分,将成为全球的典范。"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