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宝可梦攻击人的灵异事件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去年夏天,莫斯科一名女性在智能手机上玩《Pokemon Go》,之后睡着。那天晚上,她在一股强大的压力下惊醒过来。她睁开眼睛,称看到自己被一个真实的宝可梦角色袭击。那不是一个假扮宝可梦的人,而是一个真实的宝可梦。她非常惊慌,但是说不话出来。当她与这个生物搏斗之时,她的男朋友在她身边一无所知的呼呼大睡。最终,她终于起身了,而宝可梦也消失了。她快速的检查了自己的家,然后向警方报案。

女子报案的消息很快登上了各种国际小报。它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论,最后出现在我的推特订阅消息里。但是,作为一个特别关注异常感官体验的实验心理学家,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虽然我无法明确地解释这个女人的经历,但我仍然相信这个宝可梦的深夜袭击完全符合我们目前对于睡眠的理解。事实上,鉴于我们现在对这种神秘的神经心理状态的了解——以及它可能会带来的奇怪感觉——我们可能会将她的经验描述成"正常"。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遭遇恶魔袭击的历史记录与现代人对睡眠瘫痪症(sleep paralysis)的认知有很多共同之处。(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个简短但看似矛盾的解释是她当时既是醒着,也是在做梦。先把宝可梦放到一边,我们首先来考虑她报告的醒来无法移动和有东西压在身上的体验。适用于这种情况的术语是"睡眠瘫痪症"。它是异睡症(parasomnia)或睡眠障碍的一种。除了身体无法移动之外,醒着瘫痪的同时通常还伴随着生动的多感官幻觉。实际上,你梦中的意象有可能侵入你的醒后的现实中。

幻觉的内容通常与瘫痪的感觉相关——表现为看到入侵者压住睡眠者的身体。可归于睡眠瘫痪的记录在历史和文化中随处可见,最早至少可追溯到公元前400年。第一次提到睡眠瘫痪的文献是中国古代一本关于睡眠和梦的书籍《周礼.春官》。该书中把梦分成不同类型。研究人员认为其中的"噩梦"与睡眠瘫痪有很多相关的许多特征。根据时间和文化背景,这些噩梦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解释。

睡眠瘫痪研究人员布莱恩·夏普莱斯(Brian Sharpless)和卡尔·道格拉姆吉(Karl Dograhmji)已经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描述类似睡眠瘫痪体验的118个不同术语:德国人的术语是hexendrücken(女巫按压)和alpdrücken(精灵按压)。在挪威民间故事中有svartalfar,它是一种邪恶的精灵,在瘫痪弓箭射人,然后蹲坐在人的胸口。日本人有一个术语kanashibari,它是指被有魔力的隐形金属绑起来。在瑞士的一些地方,人们会说tchutch-muton,她是一个邪恶的噩梦仙女,把自己伪装成一只黑羊。库尔德人(Kurds)的术语是mottaka,一种在夜里让人窒息的邪恶幽灵。伊朗人用bakhtak来指坐在睡眠者胸口的一种精灵。科学家们认为,在现代,一些人把睡眠瘫痪体验说成是外星人绑架事件。所以我觉得宝可梦袭击在逻辑上成立。

如果它像鸭子一样重……

为了进行比较,请看一下乔恩·劳德纳(Jon Loudner)的以下陈述。他在1692年的臭名昭著的塞勒姆审巫案(Salem Witch Trials)期间提供了"证据":

"我正常睡觉,到半夜时感到胸口压着很重的东西,然后我醒过来,借着明亮的月光,清楚的看到布里奇特主教(Bridget Bishop),或者长得像她的人坐在我的肚子上。当把我的手臂从被子里拿出来,试图摆脱这种巨大的压迫时,她立刻抓住我的喉咙,几乎把我掐死。我的手没有力量抵抗,没法救自己。她就这么按住我,直到黎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布里奇特主教成为塞勒姆审巫案的第一名受害者。今天,我们可以猜测她的"诅咒"实际上是一个被误解的睡眠瘫痪的案例(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和2016年的俄罗斯女子一样,乔恩也经历了一个人坐在自己身上的体验,期间伴随着受挤压和身体瘫痪的感觉。在这一案例中,他可以想出的最好的解释是这是来自本地女巫的攻击。你会发现这与宝可梦的案例具有明显的共同点,它们都是睡眠瘫痪案例典型的标志。他在夜里醒来,身体动弹不得,感到自己身上有一个人在扰乱自己的呼吸。那是一段相当黑暗的历史,在乔恩作证之后,布里奇特就被吊死了,她成为塞勒姆女巫审判的首例。乔恩的证据并不构成她被顶罪的全部证据。另一个辅助性物证是布里奇特可能多长了一个不正常的乳头(曾被看到过一次,但在后来的一次检查中消失了)。

巫术的解释对现代人来说不太受欢迎,但即使在今天,导致睡眠瘫痪的具体生理机制仍未完全被理解。众所周知的是,在通常情况下,当我们做梦时,我们的行为仅仅停留在想象的范围内。我们都有一个内置的安全机制,你可以将其视为断路器。它能有效阻止大脑计划运动的信号变成实施动作的信号。这种机制能阻止我们将梦中的行动付诸实践。因此,当你在梦中被怪物追赶时,你并不会真的起床,撞到卧室的墙壁上,或者从进化的角度来说,从树上滚下来。然而,我们的大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因此容易发生小差错。

有这样一个相当出名的差错:当你睡着时,睡眠瘫痪过早松懈,这时就会出现梦游的情况。另一方面,有时候睡眠瘫痪会持续到你醒后。这通常发生在半梦半醒时——将要醒来时或将要睡着时。你保持清醒的意识,眼睛睁开,但完全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这同样也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但是这种体验一定会让人震惊。

这些问题可能是更常见的睡眠中断的结果。研究人员认为,睡眠瘫痪体验可以在实验室中通过反复唤醒深度睡眠者激发出来。在实验室之外,人们在夜间生活中经历睡眠瘫痪也并不是特别罕见。如果你从来没有这种经历,你可能会认识经历过睡眠瘫痪的人。专家估计,高达50%的人口将在一生中至少遇到一次睡眠瘫痪;有些人报告说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现睡眠瘫痪。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麦克白夫人(Lady Macbeth)的梦游对她内疚的反映——但我们现在明白了这种奇怪的意识状态在神经方面的原因(图片来源:Alamy)

由于报告幻觉会被视为耻辱以及担心这是精神疾病或吸毒的标志,目前的调查结果可能大大低于实际的普遍程度。事实上,身体健康者即使不存在精神病症或药物使用引起的复杂情况,也可能会经历睡眠瘫痪和幻觉。了解这种体验是相对正常的有助于缓解伴随的焦虑。就个人而言,我数次遇到没有面孔的影子的深夜来访,不过他们从未对我动手。

砖块落下的景象

但是让我们回到莫斯科的奇怪案例。为什么幻觉会以宝可梦的形象出现?鉴于梦境极高的主观性,从科学的角度很难进行研究。你如何能够衡量人们在无意识时发生的、在醒来后就会忘记的幻觉?话虽如此,不需要专家也可以确定她玩Pokemon Go游戏和随后的清醒梦之间的潜在联系。事实上,视频游戏和梦之间的联系是关于做梦者主观经验研究中记录较充足的领域之一。

2000年,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罗伯特·斯蒂克戈尔德(Robert Stickgold)领导的科学家团队报告称,参与者在玩了视频游戏俄罗斯方块后,一致报告称看到与游戏相关的"催眠图像"——他们在入睡之前看到了标志性砖块掉落的幻想。使用其他类型的视频游戏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例如滑雪街机游戏,虚拟迷宫,甚至包括《毁灭战士》(Doom)。这构成了支持睡眠的证据:睡眠可能有助于"巩固"我们醒着时候的记忆——这里的"巩固"是指加强新形成的记忆的过程。各种实验表明,如果在学习后有机会睡眠,那么人的记忆表现将会提高。或许在我们从事一项学习任务之后,我们的头脑可能会把睡眠当作一种排练空间来练习。

老鼠的梦境

更多的证据来自于对老鼠在睡眠时大脑活动的研究。与人类参与者相比,动物实验存在一系列的利弊。一方面,将电极直接插入老鼠的脑中所需的文书工作要少得多。另一方面,向老鼠询问它们做梦的内容是不切实际的,所以科学家们只能推断脑电活动与现象学经验之间的关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老鼠在睡觉时似乎重演了通过迷宫的旅程(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团队在一个实验中将电极直接插入老鼠大脑的海马区。对老鼠和人类来说,海马区是大脑的一部分,其功能与我们形成对物理空间的记忆有重要关系。电极可以让研究人员观察海马区中特定细胞的实时神经活动——每当一个细胞被激活时,就会记录下一个尖峰。当老鼠连上电线时,它们学会了在真实的迷宫中寻找出口,以换取食物奖励。由于海马区与空间学习有关,所以海马区脑电活动的模式可能与老鼠在迷宫特定区域的位置有关。

但是,这个实验方法与宝可梦/俄罗斯方块的梦境讨论有关:在老鼠了解迷宫之后,科学家们用电极记录老鼠睡着以后的活动。老鼠睡着后,海马区内的细胞会开始活动并亮起来。而这不是一般的活动,它对应的是与迷宫的正确走法相关的模式。我们没法询问老鼠实际经历了什么,但结果表明,老鼠可能在梦中穿行在迷宫里,有效练习它们在睡觉前学到的最佳走法。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些研究无法证明梦境与回忆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联系:梦想本身可能不会导致记忆加强,梦可能只是巩固记忆过程的一种副作用。

换句话说,莫斯科妇女的恐怖幻觉不仅是一个相对"正常"的现象,甚至可能为睡眠的本质和人为什么要做梦提供一个有趣的切入点。如果你在半梦半醒时体验到梦幻般的景象,那就值得考虑一番。记住:不要惊慌(而且无需指责多长了一个乳头的人)。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