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国家的人刻板印象是如何而来的?

性格特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矜持的英国人、狂妄的美国人、勤劳的日本人,这些都是对各国人民的刻板印象。不过,一个国家真的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吗?

当心理学家对来自不同国家的成千上万的人进行了同样的个性测试后,他们确实发现了不同文化的平均得分往往存在差异。换句话说,一个国家的平均人格往往与另一个国家的平均人格不同。

最重要的是,国家间平均个性的差异与我们所持有的刻板印象不同。虽然我们会对包括自己在内的国家的典型个性类型达成一致看法,但研究表明,我们的假设通常都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全面的全球研究表明,一些个性特征在一些文化中更为普遍,如巴西的外向型人格(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现在有几项大型国际研究已经证明了平均人格存在的跨文化差异。罗伯特·麦克雷(Robert McCrae)和来自全球各地79位合作者在2005年发表了最广泛的研究之一,分析了51种文化中的12,000名大学生。基于这些平均人格分析,研究人员能够得出每个文化的"总体"特征分数。

外向型人格平均得分最高的是巴西人、法国的瑞士人和马耳他人,而得分最低的是尼日利亚人、摩洛哥人和印度尼西亚人。开放性得分最高的是说德语的瑞士人、丹麦人和德国人,而平均得分最低的是香港的中国人、北爱尔兰人和科威特人。这项研究还揭示了各国在神经过敏、责任心与亲和这三种主要人格特质方面的差异。

当然,要记住的一个重点是,这些都是平均值,而国家之间存在很多重叠。毫无疑问,印度尼西亚的很多人一定比巴西的一些人更加外向。关于如何解释这些结果也存在很多复杂性和争议,例如很难确保个性调查问卷的翻译让来自不同文化的所有参与者达成一致的理解,以及每种文化中的样本都真实的代表了这种文化。凯尼恩学院(Kenyon College)的凯瑟琳·科克(Katherine Corker)和她的同事们证明,美国不同大学的学生之间的平均人格分数的差异虽然很小,但却不容忽视。这说明根据单一样本推测整个国家带有一定的风险。

这一领域的批评者也指出了另一些问题,例如,不同国家的公民在做心理测试时有多大的倾向会勾选极端选项(不过麦克雷和他的合作者确实解决了其中一些问题,例如包括纳入了"默许"的衡量尺度——人们同意调查项目的倾向)。

尽管存在方法论上的挑战,然而还是有一些大型研究多次发现全球平均人格的差异,而且研究结论通常与其他理论上应该一致的其他衡量尺度吻合。例如,在外向型人格方面得分较高的国家也在自尊心方面的平均分数也很高。国际人格研究也表明,尽管文化之间的平均特征水平各不相同,但人格的基本结构似乎是普遍的,可归结成五大特征。

布拉德利大学(Bradley University)的戴维·施米特(David Schmitt)带领团队开展了另一项关于跨文化人格差异的研究,并于2007年发表了该项研究。它涉及全球56个国家的17000多人。该研究也发现不同国家的平均人格存在差异。例如,日本和阿根廷在神经过敏方面的平均得分最高,而刚果民主共和国和斯洛文尼亚在该项的得分最低。同时,亲和方面平均得分最高的国家是刚果民主共和国和约旦,而日本和立陶宛的得分最低。

这项研究还研究了跨国地区的平均人格特征,例如,在责任心方面,非洲人的得分比世界其他地区的人都高,而这一项目上东亚人得分往往较低。

虽然不同的文化和国家之间确实存在人格差异,但它们往往与广受认可的民族性格不符。你可能会你所熟悉的文化的平均个性持有一种看法。以外向型人格为例。在英国,我们大多数人可能觉得,英国人一般比美国人更加拘谨。但是,这种关于一个国家的刻板印象很少是准确的(实际上,上述关于51种文化的研究发现,在外向型人格方面,英国的平均分比美国高。关于56种文化的研究发现,美国人的得分略高,但两国间的差异很小)。

21世纪初,罗伯特·麦克雷较早的比较了国家传统印象与真正的国家人格之间的差异,并测试了跨文化心理学专家对国家人格的认识(这批人应该比大多数人的认识更加准确)。麦克雷把专家分为八人小组,并向其展示26种不同的文化,而麦克雷有关于这些文化的平均人格数据。然后,麦克雷要求专家根据各个文化在五种主要人格特征上的得分排出前七名和后七名。结果,专家的表现很糟糕。与实际的个性数据相比,专家的表现简直是在瞎猜。

其他人的表现似乎也没有比这些专家更好。 2005年,安东尼奥·塔拉奇亚诺(Antonio Terracciano)和他的同事们要求来自六大洲49个文化的近4,000名参与者——主要是大学生——估计自己文化的平均人格特征。研究再次发现,参与者对自己国家的典型人格类型的看法与该国的实际人格类型不符。 2013年发表的一项研究邀请了来自26个国家的3000多名参与者,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岛民可能不太外向和开放,因为他们携带冒险基因的祖先早已迁居海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如何解释各国平均人格的差异?部分原因可能是遗传,也许与历史上的迁移模式有关。例如,冒险和开放型人格的人更有可能迁移,所以在历史上曾经的探索前沿地区,具有这些特征的人可能会较多;相反,隔绝地带的人口可能会变得更加内向和关注内心,因为每一代人中比较大胆的人更有可能选择迁移出去。

最近对几个孤立的意大利群岛的岛民进行了一系列研究,以检验这些原则。帕多瓦大学(University of Padova)的安德莉亚·希雅妮(Andrea Ciani)和她的同事发现,岛民与距离他们10至40英里远的大陆邻居相比不那么外向、开放,但有责任心,情绪更加稳定。这可能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比较大胆、开放的个人早已选择离开这些岛屿。

另一个证据是最近从岛屿移民到大陆的样本在外向和开放人格方面的得分比留在岛上的居民高得多。希雅妮和她的团队还对岛民和大陆的样本进行了基因分型研究,发现曾经与冒险相关的基因(DRD4基因的2R等位基因,它为神经递质多巴胺的受体编码)的版本在岛民中较少见。研究人员表示,这表明"长期孤立社区的个人表现出特定人格类型"的观点有一定的遗传基础。

无疑,环境因素也起了作用:例如,有证据表明,在感染风险较大的地区,与外向和开放相关的人格特征较少,这在减少疾病传播方面具有进化意义。专家也推测,气候差异可能会影响地区人格的差异,如缺乏阳光的寒冷地区更容易带来情绪不稳定。

连人口密度也会有影响。最近的证据表明,生活在拥挤的环境中带来面向未来的心态,比如更多的投资长期关系,或许部分是为了应对与他人竞争的加剧。换句话说,这种方法与责任心的人格特征有关。

无论原因如何,一旦区域人格差异确定下来,一种可能性就是它可能会自动维持下去,因为有证据表明人们会被吸引到人格类型相近的人所居住的区域。

鉴于人格特质对个体的人生结果的重要性——从幸福到事业成功——国家的人格差异可能不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国家层面上的人格差异可能导致或至少反映出诸如财富、幸福、腐败、创新、健康等方面的国际差异。例如,神经过敏型人格与许多身体的许多负面状况密切相关,包括焦虑和抑郁等心理健康诊断,以及心脏病和痴呆等慢性生理疾病。有理由认为,在神经过敏型人格方面得分较高的国家,公民将更容易患上生理和心理疾病。

世界各地的人格差异甚至可能导致不同政治制度的出现。去年,位于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的琼·巴塞罗(Joan Barceló)将国家的平均人格特质水平与政治制度进行了比较并发现了相关性:开放度较高的国家倾向于拥有更多的民主机构,即使在排除了经济发展等相关因素的干扰后,这一关系仍然成立。虽然我们下结论——全国人口中开放型人格较多国家会带来民主(例如,这一因果关系也可能是反向的)——但巴塞罗认为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部分原因是开放的公民更容易受到自我表达的激励,而非传统价值观。她的数据似乎支持了这一点:这种动机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调和了国家平均人格与政治制度之间的关系。她说:"社会人格差异在预测一个国家的民主上所发挥的作用可能超过了我们以前的预期。"

至少,关于国际人格差异的调查结果可能让我们多了一个理由来质疑关于其他国家态度和行为的假设。正如人格心理学家理查德·罗宾斯(Richard Robins)在2005年评论的那样,这一方向的研究表明,"与人格特质相反——它反映了人们思考,感受和行为方式的实际差异——对民族性格的刻板印象似乎是服务于具体的社会目的的社会建构。"

换句话说,你对其他文化的看法可能更能说明你自己和你所在的社会,而不是世界上实际存在的个性差异的分布图。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