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严重的垃圾问题要如何解决?

(图片来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当我在香港中文大学第一次见到陈竟明教授的时候,难以想象这里正面临着一场环境灾难。我们的对话发生在一个生机勃勃的春日早晨,在香港新界绿意盎然的大学校园里。在绿树之间,我看到了摩天大楼凝视下闪烁的港口和后面层峦叠嶂的群峰。视野内连一个废弃的塑料瓶或一张废报纸都看不到。

但是表面是具有欺骗性的。香港表面上也许是干净的,但是其公共服务部门正在为抑制垃圾问题而疲于奔命。尽管已采取行动,但是香港仍然在 2015 年制造了 3,700 万吨城市垃圾,达到了近五年来的最高峰。香港已经循环利用了 13 个垃圾填埋点,现在被重新改造用作停车场、高尔夫球场,以及运动场,只有三个填埋点仍在开放中。按照目前的速率,只需短短几年这几个也将被填满。陈竟明说:"如果香港以这种方式继续下去,我们到 2020 年将达到极限",香港环境保护署支持这一估测。

陈竟明是一位环境科学家,也是香港新民党政治家之一,这样的阅历使得他对解决这一城市顽疾所面临的社会、经济和技术困难拥有独特的见解。"我们正在朝着非可持续性城市化的方向发展,"陈竟明说道。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城市生活的诱惑,它可以作为其他国家/地区的一个警示,因此全世界的环境学家都将密切关注香港的下一步发展。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香港居民可能很快就要为他们所扔的每一袋垃圾而支付一小笔费用(图片来源:Alamy)

香港这个 2,000 平方公里(772 平方英里)的小岛上生活着将近 700 万人,是目前世界上人口密度第四的城市(仅次于邻近的澳门,以及新加坡和摩纳哥)。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几乎没有空间再用来建造新的垃圾填埋点。

香港的旅游业更进一步增加了这种压力。随着这一地区的工业向中国大陆转移,香港积极吸引更多的大陆游客来促进其经济发展。香港如今每年新增大约 6,000 万游客入岛(几乎是永久居民的七倍),其中 70% 来自中国大陆。香港的美食和购物中心都是主要吸引力,这意味着这些游客每人都会制造大量的食物垃圾和包装垃圾。"我们需要吸引游客来发展经济,但是这样做同时存在弊端,"陈竟明表示。

香港的"自由经济体"形态意味着政府并不愿意施行可能影响贸易的法规,这就加剧了这些问题的发展。"香港志在成为全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因此政府官员会尽量不以任何方式对我们的生产线或顾客行为进行干预,"陈竟明指出。因此,目前香港很少有针对产品包装等方面的法律法规,也没有其他任何可以减少垃圾的措施。

绿篱行动

与许多其他国家/地区一道,香港曾经一度将部分垃圾运送到中国大陆进行循环利用。尽管大陆企业可以循环利用电子产品中的废弃金属、塑料和稀有金属,但是那些垃圾中也常常伴有污染性的无用残留物(包括食物和药品垃圾),因而为大陆城市带来了进一步的环境问题。因此,大陆政府决定禁止进口未经处理的材料,即采取所谓的"绿篱"行动,希望其他国家/地区对其材料进行清理再出售其中有价值的部分。

遗憾的是,香港自身尚未建立足够的回收厂来应对这一政策的变化。"因此,原本应该送往大陆进行处理的废弃物现在只能放进垃圾填埋场,"道格·伍德灵(Doug Woodring)说道,他是一位环保活动家,也是海洋恢复联盟的联合创始人,我在结束了与陈竟明的交谈之后拜访了他。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香港曾将废弃物出口至中国大陆,但是近期的法规意味着香港必须自行处理这些垃圾(图片来源:Alamy)

结果就是,尽管已发出多次预警,香港的城市垃圾在过去五年还是在持续增长,所以政府需要尽快采取行动,以免所有的垃圾填埋场都被塞满。

其中重要的一步是推出"垃圾收费"政策,当地居民每扔一升垃圾应缴纳 0.11 港币(约 0.01 英镑)的费用。新法规已于今年早些时候颁布,将于 2019 年起执行,《南华早报》预计每家每月将需要交费 33-54 元港币(约合 3-5 英镑)。法规的支持者指出,台湾的台北和韩国的首尔这两个城市都通过类似的计划减少了 30% 以上的垃圾处理。

香港环境保护署也在积极行动,计划在大屿山(香港最大的岛屿,位于香港东南部)投资 100 亿元港币建立焚化炉工厂。通过焚烧,垃圾的体积将缩小至约十分之一大小。尽管如此,根据陈竟明的预计,可以焚烧处理的垃圾仍然有限,仅约占 30% 的城市整体垃圾。该解决方案还远未被当地民众所接受,他们对于由此可能带来的空气污染的担忧也不无道理。

陈竟明更为支持在大屿山建立一座食物垃圾处理厂的计划,这种处理厂将能够回收机场附近商用厨房的垃圾。他指出园艺家们近来从遥远的荷兰引进了大量的花园堆肥,而实际上分解的食物残渣就是天然的肥料来源。这种处理厂还能产生沼气作为汽车燃料。"粗略估计,我们需要 20 座这样的处理厂来处理我们的食物残渣。"陈竟明说,"但是我认为这么做是值得的,因为我们需要尽量对可用的材料进行循环利用。"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如果不新建回收厂,香港将无法应对市民和游客所产生的日益增加的垃圾(图片来源:Alamy)

香港还可能从未来的电子垃圾"升级回收"工厂中受益,制造商通过这一模式将有用的原材料提取出来进行出口,有可能会为未来促进香港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但是这些计划需要政府进一步的支持,包括制定更好的制度来强制家庭和企业在垃圾收集前从源头将食物、塑料、玻璃等不同的垃圾分类。"现在还缺少这方面的行动,"陈竟明说。

要在收集之后对来自如此多人口的大量垃圾进行妥善分类非常困难。"问题就在于,现在食物、油脂、以及纸张、塑料等所有的垃圾都放在一个袋子里,这么做让所有的垃圾都失去了价值。"伍德灵说道,"即使只把干垃圾和湿垃圾分开,对于任何想要从中发现价值的人来说都会容易很多。"

伍德灵希望民众和企业都能计算"塑料足迹",类似于计算温室气体排放的"碳足迹",以便人们能够更加了解自己制造的垃圾。"因为如果你不知道你所面临的情况,你就不知道如何进行处理。"

正如陈竟明和伍德灵都指出的,环境措施并不会为香港当前的商业带来挑战:反而会带来更多的生财之道。例如,伍德灵指出太平洋咖啡(香港无处不在的美式咖啡馆)近期实施了自己制定的回收计划,顾客可以将用过的盖子退回来换取一次免费续杯,不仅帮助商家收集了可回收材料,还提升了顾客忠诚度。他说,截至目前,类似措施在香港还很少,但是至少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在我们的对话过程中,陈竟明的焦急显而易见:他说,问题已经出现了至少十多年,但是进展却非常缓慢,只有无休止的讨论,却缺乏果断的政策。"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由于垃圾持续泛滥,如今已无法坐视不理。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