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天灾人祸中幸存下来?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声音,那金属撞击发出的声响",乔治·拉尔森(George Larson)说,他是1973年金奈飞往新德里印度航空公司440航班的一位乘客。时间是22:30,外面漆黑一片。当时飞机遇上了风暴,正在低空飞行。

飞机尾翼先着地,拉尔森被甩出了座椅。此时飞机还在滑行,电缆在冒着火花,机身开始断裂成两半,同行的乘客开始尖叫。

拉尔森下面所知道的就是他醒了,躺在飞机的残骸上。他试图挪动双腿,但却被卡住了。热浪很快点燃了两侧机翼的油箱,引发了爆炸。

碎片如雨点般撒落在身体周围,拉尔森知道他必须自救。"空气是那么的灼热,我感觉我的肺快被烧焦了",凭借着最后一口呼吸,他推开残骸,滚落到地面,艰难地挣扎到了安全的地方。全机6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拉尔森是仅得幸存的17人之一。

事实上,拉尔森特别幸运。此前几分钟,他还做了一些不明智的举动。他坐在飞机的后排,与身边的乘务员交谈。虽然安全带系紧提示信号还在,他却解开了安全带。"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缘由,我就是想解开",拉尔森说。绝大多数在飞机撞击前解开安全带的乘客都没有生还的希望。

然而,撞击发生后,拉尔森很快意识到了问题,他努力在大火蔓延开来前抓住物体保持安全。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当发生飞机撞击事故,不系安全带的死亡概率要高出近4倍(图片来源: Alamy)

奇怪的是,很多人在紧急关头不能快速反应以保全性命。从轮船在湍急水域沉没时的无厘头争执到海啸来临时站在海滩上无所事事,多年来,心理学家发现人们在压力情形下常常采取自我毁灭的举动。虽然新闻报道总是乐于关注那些奇迹生还,当人们得以活着逃离,他们的举动却被忽略了,似乎生还和这些没有关系。

"生存训练要紧的不是训练人们去做什么,最要紧的是训练人们不要做某些他们通常觉得应该做的事",1987年国王十字站(King's Cross)火灾幸存者、朴茨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Portsmouth)心理学家约翰·里奇(John Leach)说。他估计,在危机时刻,80-90%人的反应不恰当。

2011年日本大地震录像记录显示,在超市里,人们冒着生命危险跑去保护酒瓶防止摔碎。而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丹佛机场飞机着火事故中,被疏散的乘客却在飞机旁逗留,观看火焰,还自拍留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中,超市中人们生命已在危在旦夕,却跑去抢救酒瓶防止摔碎(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心智在这时不起作用,紧急情况下产生的脑雾让人心慰般的不偏不倚和冷静。在2001年,剑桥大学的一名讲师在波涛汹涌的怀特岛(Isle of Wight)附近海面划小船时翻船。

虽然随身带着手机,他却无助地紧紧抓着倾覆了的小船20多分钟才想起了自己的手机。当他最终拿出手机,先给在剑桥的姐姐拨打电话,然后给在远在5,000公里之外的迪拜的父亲打电话。最终,他的理智清醒的亲人们向海岸警卫队报了警他才得救。

因此,当你的生命遭遇危险,你最应该努力避免的行为有哪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去年,一架飞机在迪拜紧急降落时,虽然飞机已经着火,乘客们却还停下来去取他们的行李(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1. 僵住

当我们想起灾难,通常联想到的是一片混乱。至少在电影中是这样,人们挥舞着胳膊,四处脱命。但现实是,面对危险,人类最自然的反应却是什么也不做。

在最近的伦敦桥恐怖袭击事件中,根据一位制服袭击者的已经下班了的警察的描述,附件的人们站在那儿"就像聚光灯下的鹿,一动不动 "。

这种反应是如此普遍,心理学家们开始谈论"对抗-逃离-僵住"反应模式。

虽然从外部看这很被动,当我们因恐惧而发呆时,大脑实际上是主动在踩刹车。当体内的肾上腺素激增,人们的肌肉变得紧张,位于脖子根部的原始"小脑"发出信号,将人固定在现场。

这种相同的反应机制也存在于动物界,从老鼠到兔子,这是制止捕食者确定我们的位置的最后一招。但是,在灾难中,避免出现这种我们在大草原上呆上几天后会产生的宿醉却是决定能否生还的关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7年国王十字地铁站的大火夺走了31条生命(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2. 思维停滞

我们的大脑会在压力下彻底崩溃的第一个线索来自于一个惊人的发现。

20世纪90年初的海湾战争中,以色列做好了准备,防范来自伊拉克的攻击。鉴于80年代伊拉克军队曾大规模使用毒气,以色列政府做了最坏的打算,向全体民众发放了防毒面具和带有神经毒气解毒剂的自动注射器,还通知以色列民众在家中选定一间密闭的"安全室"。一旦听到警报,民众应撤向安全室并戴上防毒面具。

从1月19日至21日,共发生了23起攻击,共有11,000公斤(近13吨)烈性炸药被投放于人口极其稠密的特拉维夫市。

虽然没有使用化学武器,还是有超过1,000人受伤。但不是像你可能猜想的那样,根据对入院治疗者的近距离了解发现,只有234(22%)例伤亡是由爆炸直接造成的。绝大多数,超过800例,是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发生的。他们发生于几次警报误报之中。

这其中包括11例死亡,而其中的7例又是因为戴上了防毒面具而忘记打开过滤器所致。成百上千的人并没有遭遇神经毒气却注射了解毒药。另有40例(大多是扭伤和骨折)发生在受害人向密闭的安全室奔跑过程中。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即便在最佳状态下,我们的大脑也运转慢的令人难堪,而灾难来的却很迅猛。作为检验程序之一,飞机生产商需要证明整个飞机能够在90秒钟内完成疏散。因为研究发现这一段时间之后机舱被大火吞噬的危险急速升高。可是,这个时间段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还在笨手笨脚地忙着解安全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贸中心大楼受袭击之后,高层的人们在撤离之前平均等待了5分钟(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这一切与我们做决定的方法有关。以下棋为例,一个典型的象棋大师的招数中有大约50,000步——如果马位于X格,则采用Y法——因此前几步可以在几秒内完成。但是,随着棋局推进,棋盘上各棋子的位置变化就多了。例如,在各方弈完4手后,组合方法就多达2,880亿种。

一会儿之后,棋手就不再能够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套路出招,而必须思考出他们自己的方法,对弈的速度也就慢了好多。虽然最初的几步可能只需要几秒钟,而且一棋典型的专业对弈(约40步)却需要1个半小时以上。

这是因为,积极主动地去创造出一种新的方法依赖于我们的工作记忆,它负责在我们做决定时暂时保存信息。"大脑处理新信息的能力非常有限",中央兰开夏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心理学家萨利塔·罗宾逊(Sarita Robinson)说。

在灾难中,人们思考备选方案的速度越来越慢。大脑做出的第一个反应是大量产生"感觉良好"的荷尔蒙多巴胺。这似乎有违直觉。但是,虽然这通常与回报途径相关,多巴胺在让身体做好准备面对危险方面确实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会激发更多的荷尔蒙分泌,包括肾上腺素和压力化学皮质醇。这正是造成混乱的地方。

这种激素混合物会关闭前额叶。前额叶位于前额的里面,负责工作记忆等高级功能。就在我们最需要智慧的时候,我们却会变得健忘,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正如下棋,危机时刻的决策速度受工作记忆制约(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3. 管状视野

在危机中,以为人们会以创造性思维来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确实可以给人些许宽慰。但是,你猜对了,事实恰恰相反。对灾难的典型反应却是所谓的"执拗",试图以一种单一的方式解决问题,一次又一次,不论结果如何。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设计轻型飞机上安全带上考虑到了这一点。

因为人们习惯于在自己的臀部周围寻找安全带,这是人们在紧急情况下唯一会看的地方。以前的设计都是把安全带系在上面,但是在紧急着陆的恐慌状态下,人们无法操作它。其它事故证明,在危机时刻,飞行员往往会执迷于某一种设备或反应。

有趣的是,这种管状视野在那些前额叶永久损伤的人身上也有发现,进而说明大脑的压力反应关闭了这一区域可能是危机时刻人们思维僵化的原因之一。

4. 恪守陈规

这把人们带向了下一个大绊脚石。"那些因跑回家取钱包或检查烤箱是否关闭而丧命的人数……",夏威夷大学(University of Hawaii)灾害与危机应对专家詹姆斯·高夫(James Goff)说。经过多年与大众合作,提高人们在高危地区的海啸意识,他看到了很多在危机情况下不可思议的反应。

从表面上看,为了钱包去冒生命危险似乎是疯狂或者说愚蠢的行为。但这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生存心理学家有一个专门形容这种现象的词——"因循惯例"。在动物界中,这个词指的是重复的而又明显无用的动作,比如在动物园里来回踱步。

在人类,它指的是这样一种令人不安的现象:即便家里已经着火,还在继续按惯例行事。"当你从家里往外逃生,你会去抓你的钱包。这是你甚至想都没想的机械化动作"高夫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紧急情况下,人们往往会像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样去做(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去年,当阿联酋航空521航班在迪拜国际机场紧急降落时,录像显示乘客在烟雾缭绕的飞机上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忙着从头顶上方的行李架上取行李。幸运的是,没有乘客遇难(尽管有一名消防员在救火时不幸遇难)。这可不是一个例外,同样的事情一年之前也发生过,而在2013年还发生过。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关闭这些下意识的反应呢?

事实证明,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大脑对熟知场景过度依赖。在非灾难场景中,当飞机着陆时,无意识地拿起我们的包被认为是在帮助腾出精神空间来集中精力应对我们从未遇到过的东西——比如辨认外国城市的机场。利奇说:"我们生活在当下,但却按老套路展望未来。"

当我们努力对周遭世界建立新模型时,新环境给人带来的智力挑战是巨大的。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当我们身处异乡或开始一份新工作时我们往往会感到很疲倦。在紧急情况下,适应新情况可能超出了我们大脑的承受能力,而我们却还在努力向前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5. 否认

在极端情况下,这会导致彻底忽视全部危险。"总是有超过50%的人这样做,他们潜入海底,观察海啸",高夫说。他手上有2004年节礼日人们观看印度洋海啸的照片,由一位向高地奔跑的人拍摄。

根据罗宾逊的说法,否认的产生通常有两种理由,或是因为人们没有能够认识到所处环境的危险性,亦或是仅仅因为人们不想承认。后者在山火情形下极其普遍,因为通常情况下撤离家园意味着听任其毁灭。

"人们常常是在等待,直至他们看到了烟,而这往往意味着时机太晚而不能撤离。他们因而被困于无法抵御丛林大火的屋子里,或者冒着被烧烤的危险试图撤离","危险前线(Risk Frontiers)"咨询公司紧急危险处置专家安德鲁·吉辛(Andrew Gissing)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葡萄牙最近发生的火灾中,很多人因试图在最后一刻才逃离而丧命(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数十年来,科学家已经发现绝大多数人评判危险的能力非常糟糕。当风险聚集,我们的大脑更多的是凭感觉而不是依据事实,拒绝紧张思维,试图通过把危险解释掉来安慰自己。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癌症患者平均等候4个月才去找医生诊断病情,为什么9·11袭击事件发生之后,世贸中心高层的人们平均等候5分钟才开始撤离。

有一个名叫约西·哈桑(Yossi Hasson)的人就有过这种直接否认灾难现实的经历。2004年节礼日海啸发生时他和他的女朋友正在泰国海域潜水。他们在水下,海啸到来时他们离海岸有几英里远。"突然间我感觉被什么东西推着,非常有力,我无法再控制任何东西。"他们后来回到了岛上。

尽管整个滨海区一片狼藉,船的四周漂浮着垃圾和尸体,而哈桑却还在问他们是否可以回宾馆去取他们的行李。"划船人似乎在说'伙计,你的宾馆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

Image copyright Michael Spencer
Image caption 2004年节礼日海啸发生时,海滩上竟然还有人(图片来源: Michael Spencer/ Wikimedia Commons)

灾难发生时你应该怎么做

此刻你可能会疑问,如果我们不能依赖我们的自然本能,我们又能依赖什么呢?

高夫认为,要想在自然灾难中求生需要有计划。"如果你早就知道如何做并尽早行动,你通常可以在海啸中逃生",他说:"但这可能会有点儿可怕"。

利奇有多年的训练军人从各种各样的恐怖场景组合中逃生的经验,从人质危机到坠落水中的直升机(小贴士:停留在你的座位上直至机身被水淹没并倾覆过来,然后在最后一刻溜出来,以免被仍在转动的马达叶片困住)。他知道,解决心理影响的最好办法是用能够拯救你性命的办法替代那些毫无益处的自发反应。"你必须不断的练习直至生存技巧成为主导行为",他说。

不过,有时候运气最重要

印度航空公司440航班的幸存者拉尔森最后如何?这位幸存着最后受到的最大伤害不是灾难本身而是随后所发生的事。他被当地村民发现并送往医院。大火离他太近了,他逃离时半边头发都烧焦了。他被一度和二度烧伤,骨盆碎裂,胳膊骨折,膀胱受伤。

为了确保没有其它内伤,医生为他做了探知手术。几周后,他体重下降而伤口却不能愈合。在一块隆起处,拉尔森的美国脊椎大夫切开了缝线把钳子伸进去。"他取出了一条埋藏30天之久、长达12英寸的纱布。"很幸运这被发现了,如果纱布继续呆在里面,他的前景不可能美妙。

做好准备、快速行动、摒弃陈规、避免否认,这些可能都是最坏场合下的生存之道。但也正如拉尔森的经验所示,有时候你还需要有好运气。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