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3个母亲和27个兄弟姐妹”

美国,文化,旅行,摩门教,宗教,家庭,传统 Image copyright Faith Bistline
Image caption 菲斯·拜斯特林(Faith Bistline)的家人。

在美国大峡谷国家公园(Grand Canyon)东北大约90英里(140公里)贫瘠的荒漠中,有一个四周被铁锈红的悬崖和巨大的峡谷环绕的肖特克里克(Short Creek)社区。这里是20世纪初从摩门教(Mormonism)分裂出来的基本教义派的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Fundamentalist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FLDS)的总部。它以传统的生活方式——没有电视,没有网络,古老服装(女性穿草原长裙)——和一夫多妻制而著称。该教派的领袖沃伦·杰夫斯(Warren Jeffs)在一系列的丑闻后被关进了监牢。但是这个社区连同其生活方式仍在赫利戴尔(Hildale)和科罗拉多(Colorado)这两个市延续,就像100年前该教派初创时一样。

在肖特克里克的一夫多妻制社区中生活是什么样的?BBC Future采访了菲斯·拜斯特林,她透露了以前在教会中的生活以及她决定逃跑当晚的紧张时刻。

跟我谈谈你的家人

"我有3个母亲和27个兄弟姐妹——我记得最年长的哥哥是42岁,最小的弟弟在我离开时是4岁,现在我猜应该是10岁左右。我13岁那年,我父亲被赶了出去,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回到我的生活里。他离开以后过了6个月曾来参加我祖父的葬礼,但奇怪的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他都不认得了。"

"科罗拉多市几乎所有成年人都处在一夫多妻的婚姻关系中。他们相信男人必须至少有3个妻子才能上天堂。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多妻子,必须受到尊敬的人才行。所以,有些人只有一两个妻子。"

那里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我们每天早上5点起床,家里有早课,父亲会给我们念一篇先知的布道文。然后,我们围成一圈,跪下来祷告。接着,有一个母亲会做早餐,父亲去上班,有的母亲有工作,所以她们也去工作,同时会有一个母亲留下来照看孩子。我白天上学,晚餐后再上一节家庭课——如此往复。每天都一样。"

你最后也会嫁人吗?

"是的,当然了。那里有一个体系。如果有人要结婚,他们的父亲会去找沃伦·杰夫斯,和他说:'我的儿子或者女儿准备好了。' 然后,他就会给他们安排结婚。如果给你指定的丈夫还没有结婚,他很有可能最后会获得另一位妻子。"

如果一些人有多个妻子,是否意味着其他人没有妻子?

"不会有问题,因为很多年轻的男孩在十几岁时都会被赶出去。一些人是因为开始看电影,此类事情是不允许的。这就导致女孩比男孩多。"

你的父亲是因为什么被赶出去的?

"事实上,没有人告诉他原因。但是在沃伦·杰夫斯被逮捕以后,警方公开了他的记录——他会把所有事情记录下来——我们发现他做过一个梦,梦到我爸爸向联邦调查局告发了他。我们觉得这就是原因。"

你的兄弟中有离开的吗?

"有,我的兄弟中有3个人走了。其中一个在出去了几年后还上了大学,他学的是生物物理工程——但他的年纪比较大。还有两个在洛杉矶。其中一个还试着忏悔,因为他想要回到教会。另外一个有一小段时间也是那样,但现在他开始逐渐适应外面的世界了。离开教会的人不允许和家人接触,所以我离开之后才知道这些事。"

你是否曾质疑过教会?

"在教会里,他们总是说,如果我们有任何问题,就把问题束之高阁。他们的意思是不用担心,因为沃伦·杰夫斯知道他在做什么。我觉得人们一般不议论教会,因为如果他们这样做,通常会被发现。"

"我曾经觉得自己曾是幸福的,因为我碰巧出生在FLDS。别人总是告诉我们外界非常邪恶——我原本以为普通人的生活很悲惨。"

"当我试图决定是否应该离开时,我打电话给6年之前出走的兄弟。我问他有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他说,'不后悔,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当时,我就愣住了……我开始质疑一切。"

Image copyright Faith Bistline
Image caption 离开FLDS之前和之后的菲斯·拜斯特林——该教派要求女性穿草原长裙。

你在何时决定离开?

"一个男孩制造出我和他约会的传闻,然后他就成了我的男朋友。起初,我只是想要他的手机号,因为我当时疯了——约会是违反规定的。当时,他已经离开了FLDS,但是他还是会回到科罗拉多市来见见朋友。不论如何,最后我们制定了见面的计划。"

"我的家四周有一圈高高的砖墙,所以他停车躲在高墙后面。我溜出去后不久,我的家人就发现找不到我了。我的5个兄弟跳上他们的卡车来追我。我的男朋友非常担心。我的兄弟打电话给我,命令我停车——我问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说要扭断他的脖子。我们开始开快车,天也快要暗了。我们拐过一个街角时差点发生事故。我害怕了,让他减速,然后我跳出车来。之后我的兄弟把我带回了家。"

"第二天,他们把我带到办公室帮忙录入数据。我成功找到了我的男朋友——当时我还只见过他几次——他给了我一部秘密手机,这样我们就能打电话了。我把手机藏在内衣里。晚上我打开手机,一条信息发来说,'我爱你'。"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几个月后,我就被赶出了教会——但我并没有脱离教派——因为这是他们惩罚人的方式。我的家人开始排斥我。我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当时我知道我不得不走了。"

"我的男朋友在半夜开车过来,把车停在砖墙的后面,把车头灯关上。那是一辆小车,车里还坐着5个人,但我还是塞了几个包进去。我带上了所有的日记,一盒子信,3条牛仔裤和3件衬衫。我没有带一夫多妻制的衣服,除了我身上当时穿的。当时我仍然是被洗脑的状态,所以我离开城镇时很惊讶为什么自己没有被雷电击中。"

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外面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非常努力让自己适应。这听起来很傻,但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怎么整理头发——以前我们总是把头发绑起来放在后面,所以我很奇怪,为什么女孩把头发弄的这么漂亮,都放在脸的周围?"

"另一个就是化妆。我一辈子都没法弄明白怎么化妆,我总是把眼皮上弄的一团糟。我花了整整一年才习惯看自己穿裤子。我觉得突然间我变的非常有吸引力——我有腿了!"

你是否赞同一夫多妻的婚姻?

"不,当然不赞同。我觉得不公平。在一夫多妻的婚姻里,我看到男性处于支配地位,女性的地位较低。我无法理解。我相信两性平等,我觉得一夫多妻的婚姻里,男女并不平等。"

请访问BBC Future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