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入大脑让你无法忽略的声音

移动诊所 Image copyright Jake Harper/ETAF
Image caption 伊丽莎白·泰勒艾滋病基金会运作的一家移动诊所(图片来源:Jake Harper)

在非洲马拉维(Malawi)偏远农村地区的街道上,你会听到一种警报通知声音,它和你在世界其他地方的街道上听到的警报声完全不同。奇怪的是,它的声音不像传统的紧急服务部门的警报声,而是一种不协调的、混乱的音乐片段伴随着断断续续的白噪声。

"这就像是老式晶体管收音机播放的有点断断续续的音乐,"它的设计者、美国艺术家杰克·哈伯(Jake Harper)解释道。音频片段的开头和结尾就是这种声音,中间是口语播报的通知。

这种警报的灵感来自于神经科学关于声音对大脑情感处理中心影响的研究。

那么这种警报器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提醒马拉维的本地人参加由伊丽莎白·泰勒艾滋病基金会(Elizabeth Taylor AIDS Foundation)和国际艾滋病联盟(Global Aids Interfaith Alliance)联合运作的移动诊所开展的艾滋病检测和体检。当移动诊所车路过某地区时,车顶上的扬声器就会播放这些奇怪的警报声音。

一场抗击艾滋病的持久战正在这里进行。姆兰杰区(Mulanje)生活着大约67.3万人,是该地区艾滋病发生率最高的地方之一,大约17%的居民被这种病毒感染。

"他们非常努力的想消除接受艾滋病治疗相关的耻辱感,但是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挑战,"哈伯说。

哈伯设计了这个声音以确保人们无法不留意到诊所的存在。

Image copyright Jake Harper
Image caption 杰克·哈伯根据一支本地乐队有关艾滋病的表演设计了这个声音(图片来源:Jake Harper/ETAF)

他的灵感来自日内瓦大学卢克·阿纳尔(Luc Arnal)的神经科学研究。阿纳尔曾经研究当人类听到尖叫——这种尤其难以忽视的声音——时,哪些神经联系会被激活。

扫描结果表明,当我们听到尖叫声中特有的刺耳、让人不愉快的声音时,大脑负责处理恐惧反应的杏仁核就会被激活。"我发现这种刺耳的声音通过的神经通路与说话的声音不一样,"他说。

这意味着尖叫声不仅会引起我们的注意,还会促使我们作出某种反应。我们会被刺激去做一些事。阿纳尔在听到他的新生儿的啼哭时感到一种内在的、不可抑制的反应,正是这件事促使他进行这项研究。

阿纳尔曾提出,这一原理可以用来改善警报和鸣笛的设计,这样我们听到警报时不会吓得不敢动弹,而是会产生更有建设性的反应。

试验噪音

为了给马拉维的移动诊所设计声音,哈伯花了数月时间用一款名为"Kyma"的音频软件进行试验,试图找到一种足以区别于人类或动物在灌木丛中发出的声音,但又不是非常刺耳或让人不悦的人工制造的声音。要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即在不引起恐惧或惊吓的同时吸引大脑中情感处理部分的注意,非常困难。

在很多次不理想的尝试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继续改进的合适样本。哈伯以前来马拉维时曾碰巧录下了当地乐队的一场表演。他们的很多首歌写的都是艾滋病的影响。他们表演的一小段样本经过大量编辑后刚好可以使用。

"实际上很难辨别出来——它只是碰巧成为最合适的原材料,它综合了我正在搜寻的美学特征,"哈伯回忆道。

Image copyright Jake Harper
Image caption 姆兰杰区生活着大约67.3万人,是该地区艾滋病发生率最高的地方之一(图片来源:Jake Harper/ETAF)

下一步就是实地测试这个音频。此前,当移动诊所来到一个新的区域时,他们使用公共广播系统和扬声器来播放通知。那么,新的通知信号会带来很大的变化吗?

结果让人倍受鼓舞。哈伯说,平均每个移动诊所每天会有40人来接受测试。"在试用期间,一共有160人前来测试。"他说。

这是一个短期的小范围测试。此后要进行一个时间更长的测试才能确定鸣笛本身是一个关键因素。不过,伊丽莎白·泰勒艾滋病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非常高兴。"据我了解,它的效果超出了所有人的期待。"哈伯说。

伊丽莎白·泰勒艾滋病基金会的主任、伊丽莎白·泰勒的孙子奎因·蒂维(Quinn Tivey)表示,基金会非常高兴能够参与这项试验。"我们从未考虑过这一点——用一种特别设计的声音来吸引人参与,"他说。

他们希望这个试验能为伊丽莎白·泰勒艾滋病基金会2008年以来在姆兰杰的长期工作作出贡献。蒂维指出,在新鸣笛试验之前,移动诊所的计划已经促进接受艾滋病检测的人数大幅增加。

Image copyright Jake Harper
Image caption 此前,当移动诊所来到一个新的区域时,他们仅使用公共广播系统来播放通知,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图片来源:Jake Harper/ETAF)

阿纳尔对哈伯研究的应用印象深刻。

"我认为他做的非常好。它不像是音乐或是人声,而是一种有特定规律的声音,"他说。

"他加入了这些带来刺耳声的快速变音,然后又把声音调慢,让它的节奏变得像说话或音乐的韵律一样。"

对阿纳尔来说,它成功达到了三个关键目标:制造一种吸引人注意的声音;不让人感到不悦;确保它不同于环境中的非人为声响。

香港中文大学的安奈特·谢尔默(Annett Schirmer)认为,近年来,我们对音频如何影响人类的心理方面的认识取得了进步。例如,研究表明人的神经活动有可能在外界韵律的帮助下得到协调。工厂或农场上的劳动者随着歌曲的节奏劳动,或者音乐家一起表演时遵照的共同的节奏,都是声音产生效果的体现。

"音乐的刺激会培养某些心理过程,并让不同的人保持一致——这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谢尔默说。

她说马拉维的试验很有意思,她还赞同恰当的声音会改善行为操控的效果。不过,她警告说,使用音乐来改变行为也有不好的一面。

"商店用音乐来延长顾客在店里的时间或者增加他们购物的可能性,"她提到。

Image copyright Jake Harper/ETAF
Image caption 伊丽莎白·泰勒艾滋病基金会运作的一家移动诊所(图片来源:Jake Harper)

哈伯相信未来的建筑物和公共空间会需要通过声音来影响行为。他创办了一家名为"公共分贝"(Public Decibel)的公司,进一步开发曾启发他在马拉维工作的那些灵感。

"我想要研究声音作为一种建筑工具和建筑材料的用途——声音如何影响公共空间,让它们更平易近人或具有更强的适应性,"他解释道。

未来,这些激发大脑深度反应的声音有可能被体贴的融入建筑环境的设计中。围绕我们的音乐或信号常常消失到背景音里。但是如果我们激活正确的神经通路,那么有朝一日这种声音可能会无法被人忽略。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