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做好飓风防灾准备?

一名女子向着大海张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飓风伊尔玛接近时,一名女子向着大海张望(图片来源:Mark Wilson / Getty Images)

飓风伊尔玛(Hurricane Irma)肆虐加勒比海各岛屿和佛罗里达,至少造成了10人死亡之际,美国尚未从飓风哈维(Hurricane Harvey)咆哮后的一片狼藉走出来,飓风哈维令德克萨斯州遭受严重的洪水和破坏,灾情一路延伸至路易斯安那州。如果这些还不够,还有另外两个飓风——何塞(Jose)和卡蒂娅(Katia)已经开始穿过大西洋和墨西哥湾,疾驰猛进,汹涌而来。

今年的飓风季节正在造成惨烈、恐怖的危机。从它们的规模和后果来看,这样的灾难似乎是空前的,像是一次性的。政界人士和媒体记者们喜欢用"前所未有的"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这些飓风的影响。从个人的视角来看,这么说没有问题。对于像休斯敦居民一样的很多人来说,他们此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感觉到的是自然的失常。

但自然灾害并不是失常现象。它们是非常频繁的事件,而且现在正在变的更具破坏性。每次灾害发生的时候对这些灾难进行孤立思考会产生危险,甚至是致命的影响:这会阻止我们在一开始就对这些灾害做好准备。

有一些已知,并且有时非常简单的方法可以减轻这些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棘手的是,这样做需要政治家、企业和公众来改变我们对未来的看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公园职员为准备迎接飓风伊尔玛的佛罗里达州居民装填沙袋(图片来源:Mark Wilson / Getty Images)

为似乎相对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而拖延做好准备,这是人性。当这些准备工作需要花费金钱时尤其如此。想想你宁愿留出预算支付你今晚就需要的栖身之处,还是为你的家人支付可能多年内都不需要的人寿保险?但是,任何人都明白,那些冒险不购买健康保险的人,一旦生病,那么现在的未雨绸缪将能够在未来省去多得多的开支。

当然,这里有无可挽回的人身伤亡。但也有经济损失。BBC Future栏目此前曾在美国做过调查,有一项研究表明,联邦应急事务管理署(FEMA)为灾难准备所支付的每1美元,可以在之后节省4美元的费用。虽然确切节省的金额(如在某些情况下,费用可以全部节省下来)存在差异,最近一项关于世界各地减灾工作的调查发现——从在萨摩亚(Samoa)为易受洪水侵袭的家庭加高楼层到在菲律宾安装火山监测装置——减灾工作确实能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

比个人或一个家庭(无论是房屋管理机构还是联邦政府)的力量大得多的组织机构应该通过这样的宏观视野(以及基于数字的客观分析)来认识情况并采取相应的行动。他们有时也这么做了。例如,当佛罗里达州经历了1992年飓风安德鲁(Hurricane Andrew)的破坏后,人们意识到提前规划的重要性(往往是事半功倍),一系列政策变化意味着现在大多数房屋现都安装了防飓风玻璃,屋顶和混凝土支柱进行加固(尽管这些建筑规范可能需要在海平面上升的情况下进行调整)。

去年3月,当我在佛罗里达南部进行报道的时候,迈阿密戴德郡(Miami-Dade county)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妮可尔·赫夫蒂(Nichole Hefty)告诉我:"当您回想飓风安德鲁的时候,当时我们通过了一些非常强有力的抗风规范措施。开发商会有一些抗议,称'办不到,太贵了,我们做不了。'但是我们做到了,并且这很重要。现在,我们的社区比其他社区受到更多的保护,在保护力度方面,这套规范被认为是全国最强大的建筑规范之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居民戈登·福尔热(Gordon Forget)于2017年9月6日在佛罗里达州伊斯拉摩拉(Islamorada)安装防飓风窗板(图片来源:Marc Serota / Getty Images)

但由于预算受到需要优先支出的资金的挤压,如学校和警务方面的优先开支;开发商对法规的抵制;很多政治家仅仅关注他们任期内的未来,而许多政策制定者往往也是孤注一掷,或者太过于不知所措,从而未将减灾作为重中之重。

休斯敦是最近一个相当悲惨的例子。这次洪水泛滥的一部分原因是这座城市地势平坦低洼,排水条件不佳。但其他原因则是人为的,比如最近的建设热潮以及过时的防洪设计、建筑规章和排水系统。政客们受到过提醒和警告,但却没有依照建议采取行动。

这种往后拖的心态不仅仅只影响到政府的政策。个人、社区甚至公司在投入财力保护自身免受自然灾害破坏方面的不作为则是另一个例子。去年,全球由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中,只有26%被保险所覆盖。而这些损失并不是小数目。仅美国一地的灾难就造成2100亿美元(1610亿英镑)的损失,这是自2012年以来损失最为惨重的一年。连续四年,洪水成为破坏力最高的灾害。

在易受洪灾侵袭的社区中,最常见的一个承保人是FEMA所管理的的国家洪水保险计划(NFIP)。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即使该机构也还没有对美国面临危机的程度做足准备:虽然NFIP的债务负担近250亿美元(约合190亿欧元),但直到去年9月,它才是第一次为自身购买了再保险计划-为保护自身可能的潜在损失而购买的保险。2017年1月续保后,由于仅仅飓风哈维带来的损失估算已经高达100亿至200亿美元之间(76亿英镑至152亿英镑),从而触发该保单的赔付,再保险计划似乎已经是物有所值。但从某些角度来说,NFIP还是动作迟缓了。再保险所提供的缓冲,仅仅只能帮助NFIP在未来的灾难中避免积累更多的债务,而不是帮助其偿还已经存在的债务,这其中大部分可能还会落到纳税人头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佛罗里达州的一个企业主在飓风伊尔玛接近时竖起了这块标识牌(图片来源:Joe Raedle / Getty Images)

在许多方面,我们都将包括飓风在内的这类灾难作为一次性的事件来对待。然而,仅仅这一次飓风季的肆虐就表明,其实不然。并且我们现在看到的那种卷走屋顶,夺走生命的风暴也不是稀客。事实上,飓风正变得越来越强大。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报道,有研究表明,与20 - 25年前相比,飓风变得越来越强,飓风风速提高了5%,其中夹带了更多的水汽(解读为:更大的降雨)。

同一时间内,在易于受到飓风侵袭的海岸线,人口和房产价值都在攀升——这将使得代价非常高昂的自然灾害变得更加频繁。仅在美国,2016年就有150亿美元的损失;在1980年,这是数字仅仅只有3亿美元(经通货膨胀调整后数字)。

即使历史上没有遭遇飓风的地方也不能幸免。例如,乍看起来,休斯顿在洪水准备方面没有制定明确的细节是有理可循的:像哈维这样规模的飓风一年当中袭击休斯敦的概率是1/500。

然而在过去10年中,休斯顿已经见证了三次的这种概率只有1/500的风暴的袭击。

诚然,像休斯敦这样的城市,甚至是迈阿密,在未来10年、20年、甚至250年中或许不会再经历类似哈维和伊尔玛这样的飓风。他们可能耗费金钱和时间通过新的法规和分区规范。他们可能会将资金从其他优先事项中转移到新的排水系统以及更高的海堤和更牢固的堤坝。NFIP可能会花费数十亿美元来扩大再保险计划。多年后,居民们可能会抱怨这一切都浪费了。

这就是依靠历史数据和平均值做决策带来的问题。但这些都不是可以预知未来的水晶球。

然而,随着自然灾害造成的伤亡和损失不断攀升,即使在重大灾害方面具有很少历史经验的社区也可能会问, 他们是否真的希望在这上面搏一把。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