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建成的另一条“海底隧道”

海底隧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989年,工人们在离英国海岸8公里处的海底挖掘隧道(图片来源: Alamy)

连接英国和法国的英吉利海峡隧道长达50公里(31英里),是当今世界上最长的海底隧道。建成启用20多年以来,隧道每年通过铁路运输的运载量达1,000万人次和160万辆以上货车。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当年欧洲隧道集团(Eurotunnel)在赢得建筑海底隧道的合同时,它还必须在2000年前提出第二条海底隧道的计划。不过,虽然当年公布了这些计划,但是工程并没有动工。

当年规划的第二条"海底隧道"可不是唯一一条仍然存在可能性的水下隧道。数世纪以来,围绕不列颠群岛,人们还讨论过其它可能的隧道开凿计划,包括连接奥克尼群岛(Orkney)和英格兰大陆的隧道、连接爱尔兰共和国和威尔士的隧道、以及连接北爱尔兰和英格兰的隧道。

这些隧道计划中,有些仍然存在可能。20世纪80年代修建的英吉利海峡隧道仅仅是近200年来这些思考和讨论的巅峰之作。

当时,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自己的选择是建立一条公路隧道,而不是现在的铁路隧道。有些人认为,撒切尔夫人喜欢这样一个理念,即"汽车代表着自由和个人主义。"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尽管玛格丽特·撒切尔的愿望不是建设一条铁路隧道,但是,海底隧道最终没有建成公路隧道(图片来源: Alamy)

不过,人们当时认为撒切尔的想法并不安全,欧洲隧道集团发言人约翰·基弗(John Keefe)解释道。间隔很长一段时间才运送一列火车穿过隧道是一回事,允许成百上千辆汽车首尾相连穿越隧道就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在离海岸15英里地方发生碰撞或交通拥堵,很难想象如何在混乱中营救受困者。

"尽管格丽特·撒切尔夫人力推公路隧道这个建议,但人们认为这不是正确的选择,"基弗说。

最后,首相妥协了。"她说:'好吧,我同意安全考虑,可以接受这个建议,但是,随着技术进步,我希望能够做一个承诺计划,修建第二条隧道,一条公路隧道。'"基弗补充解释道。即便在首相提出这个要求的20年之后公布的计划,人们还是认为这过于危险。不过,这一切有可能会发生改变。

随着混合动力汽车的推广应用,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成百上千辆汽车带来的有害气体,将不再是一个大问题,基弗说。安全问题也可能不再是一个严重关切。自动驾驶技术已经可以实现试验汽车在公路上自动驾驶。理论上,这同样可以在海底隧道实现,进而降低潜在的碰撞和拥堵风险。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989年,工人们在离英国海岸8公里处的海底挖掘隧道(图片来源: Alamy)

如果技术沿着这些方向走下去,第二条隧道的计划就可能重新提起。"我想,在未来的10年或20年,这样的讨论极有可能会发生,"基弗说。

英国交通运输实验室(Transport Research Laboratory)的艾伦·史蒂文斯(Alan Stevens )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到2030年代,技术将可能达到临界点。

"只有达到特定标准而且能够协同运行的自动驾驶汽车,才能够实现在隧道内畅通运行",他解释道,"我想,这当然会是人们考虑的事情。"

隧道梦

第一个有实际意义的建设跨越英吉利海峡隧道的尝试比大多数人认为的要早很多。

早在1880年,也就是1988年现代项目开始动工的一个世纪以前,人们就开始在福克斯通(Folkestone)附近的阿博特悬崖(Abbot's Cliff)处进行试验性隧道开凿。从19世纪初开始,人们就一直在讨论建设一条横跨英吉利海峡连接英法两国的海底通道,支持者中就有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

在有些地方,人们用的是手动工具。不过,他们也有一项灵巧装置——隧道挖掘机。随着机械马达中的压缩气体推动旋转磁头运转,前方的坚硬岩石次第散落开来。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880年,东南铁路公司(South Eastern Railway Company)使用了照片中展示的这种类型的隧道挖掘机,进行开凿连通法国海底隧道的工程(图片来源: Alamy)

基弗是当今为数不多的几个参观过这个遗址的人。狭窄隧道的深处,除了在岩石上刻画的一条维多利亚时代涂鸦,隧道挖掘机挖掘出来的年久老化了的管道毫无特色。岩石上有一些涂鸦,写的是:"本隧道自1880年开始挖掘"(THIS TUNNEL WAS BEGUNUG N [sic] in 1880),署名"威廉·夏普"(WILLIAM SHARP)

"这儿看起来如同老旧的康沃尔锡矿,"基弗这样形容这个地方,"低矮的木制(横梁),几乎完好无损,也很干燥。但是,这与运营一条国际性海底隧道不可同日而语。"

这项工程在当时是极其雄心勃勃的,格雷姆·比克代克(Graeme Bickerdike)说。他是铁路工程师兼"被遗忘的历史遗迹(Forgotten Relics)"工程史网站主编。"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拦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他说,"他们梦想修建一条新型铁路,他们很清楚,通往大陆的连接线是实现该梦想的关键。"

但是,他们无法实现梦想。除了技术方面的挑战,还有政治方面的担忧。人们对修建一条直接连通一个经常与英国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心存恐惧。负责挖掘事项的爱德华·沃特金爵士(Sir Edward Watkin)曾经指出,如果发生战争,隧道的入口会被与某个地方的按钮相连的地雷炸塌。这个地方可以远在伦敦。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虽然1880年的隧道从未完工,英吉利海峡隧道在修建过程中却借鉴了这个世纪梦想(图片来源: Alamy)

隧道热还在持续。2014年,英国皇家物流运输协会(Cilt)在一份文件中提出了修建连接威尔士与爱尔兰的隧道的想法。报告称,到2035年,修建这条隧道的讨论将会被认真对待。不过,之后报告没有更进一步, 皇家物流运输协会威尔士分会主席安德鲁·波特(Andrew Potter)说。其中的一个问题是连接通道过长,长达100公里(62英里)左右,几乎是现在英吉利海峡隧道的两倍长。

再往北去,苏格兰与北爱尔兰之间的海岸距离要近的多,在10公里至25公里(6至15英里)之间。这样的距离短到足够可以修建跨海大桥,但是,成本可能会高达几十亿英镑。不过,这并没有影响近些年两国的政治家们酝酿隧道或跨海大桥计划。

与此同时,英国的隧道技术在其它地方得到了很好的应用。最明显的案例就是伦敦的横贯铁路(Crossrail),它是欧洲最大的民用建筑工程。另一个较小但是非常重要的项目将很快启动——连接艾塞克斯(Essex)和肯特(Kent)的泰晤士河下游通道,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是修建一条新的贯穿泰晤士河的隧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今天,伦敦的横贯铁路项目使用的是英国的隧道技术(图片来源: Alamy)

英国工程师还参与设计另一个重要项目——费马恩海峡隧道(Fehmarn Belt Fixed Link)。隧道连接丹麦的洛兰岛(Lolland)和德国的费马恩岛(Fehmarn),其中有18公里(11英里)位于海底,计划于2017年底开工建设。

丹麦的工程咨询公司Ramboll UK的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r)解释,隧道将在陆地上预制好,漂浮到所在地点,然后再下沉到海底的沟渠中,这就是下沉式隧道。这种设计此前有过应用,如澳大利亚的悉尼港隧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悉尼港隧道采用的是相同的下沉式隧道设计,照片中显示的是隧道入口。其它大项目也会采用这种设计(图片来源: Alamy)

"铸造在陆地上完成,无需在肮脏潮湿的洞穴中施工,"米勒说。相反,英法海底隧道和伦敦横贯铁路隧道在建造过程中使用的是圆柱形隧道挖掘机(TBM)。

管道梦

英吉利海峡隧道花费了46.5亿英镑(相当于今天的85亿英镑或11亿美元),费马恩海峡隧道的成本将可能超过70亿欧元(82亿英镑)

不过,这并不能阻止这些梦想。以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超级高铁为例,这是一种超高速运输模式,通过磁悬浮的浮力将车厢托起来,然后在隧道中高速推进。有人猜想,如果这在商业模式上可行,将来有一天,会有横跨大西洋的连接欧洲与美国的越级隧道。

"其中一些他们正在设想的真正有意思的隧道是漂浮隧道,隧道不是建在海底,而是随着水体漂浮"米勒说。

这可能会让横跨大西洋的隧道计划更加可行一些,不过,成本极其巨大,而且还存在安全问题。如果车子在两个大陆中间停了下来,如何疏散旅客?

虽然有这些问题,约翰·基弗无法抗拒这一概念。"多么了不起的想法呀!"他说。不过,他也承认,任何这样的设计都可能会面临巨大的障碍。

虽然如此,也许有理由对此充满信心。

"英法海底隧道是人们200年来梦想的成果",他说,"也许,在200年前,在拿破仑时代的工程师眼中,英法海底隧道计划挑战就好比今天的横跨大西洋计划一样艰巨。"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