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创伤后个性可能从坏变好吗?

(图片来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经典的80年代浪漫喜剧《落水姻缘》(Overboard,又名《小迷糊表错情》)中,在一次游艇事故中因为大脑受到损伤,戈尔迪·霍恩(Goldie Hawn)被宠坏的自私个性受到打击。除了造成记忆丧失,这次事故还以积极的方式改变了她的个性——她变得有爱心、体贴,不再那么信奉物质主义了。

脑损伤导致的这种个性改变听起来有些牵强,但想想现实生活中的"3534号患者",她是一个在70岁时摘除了脑肿瘤的女人,她的大脑两侧都留下了损伤。据认识她长达58年的丈夫说,在手术前,她"苛刻、脾气暴躁、易怒"。他表示,在接受脑部手术后,她"比以前更快乐、更外向、更健谈"。

"3534号患者"并不是唯一发生这种变化的人。目前有证据表明,至少对少数患者而言,有益的人格改变是实际存在的,这一发现必然会引发对脑损伤对人格影响的新认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一根铁棒穿过菲尼亚斯·盖奇的大脑(图片来源:Alamy)

尽管人们早就知道脑损伤会改变人的个性,但现有文献几乎只关注人的个性缺陷。以著名的菲尼亚斯·盖奇(Phineas Gage)为例,这位19世纪的铁路工人被朋友描述为"不再是盖奇",因为在一场可怕的事故中,一根铁棒穿过他的大脑。据说,此后,这个曾经聪明机灵的人变得好斗和冲动(尽管根据现代的记录,他后来克服了这些问题,开始了作为马车司机的新生活)。

与盖奇的经历相似,还有许多关于现代病人的报告,在大脑受损后,他们的大脑中出现了被抑制的行为(不当社会行为),甚至还表现出精神病态的行为。

但是,根据《神经心理学杂志》(Neuropsychologia)的最近一项研究,这种消极的画面"可能仅仅捕捉到故事的一个部分"。由爱荷华大学心理学家玛西·金(Marcie King)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在97名之前健康的患者中,在其大脑某个特定区域遭受永久性损伤后,其中22人表现出了积极的个性变化。剩下的人当中,有54人的个性发生负面变化,而其余的人则没有任何变化。这些观察结论是基于在患者受伤前后分别请患者的一位亲戚或密友在26个方面给患者所做出的打分。

以往的研究显示,对大脑特定区域的损害有时会产生积极的影响。例如,2007年一项针对越战老兵的研究发现,被认为对"创伤后应激障碍"有影响的部分(涉及情感和决策的区域)受损的人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能性更小。类似的研究发现,那些对情绪有重要影响的区域受损的患者,患抑郁症的几率较低。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很久以来,人们就知道脑损伤会改变人的个性(图片来源:Alamy)

然而,这项新的研究是首度在大量患者记录上进行的广泛的有益人格变化的研究。

另一个例子是"2410号患者",这是一个30岁的男人,他患上了脑动脉瘤,需要做手术。他和配偶都描述到,在手术前,他脾气暴躁,容易发怒,而且通常是"闷闷不乐"。相比之下,手术后,他会大笑和开玩笑,而且"更顺从更随和"。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脑损伤怎么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效果呢?患者表现出个性改善的可能性似乎与性别、年龄、教育背景或智力无关。相反,相关的似乎是过去有难相处的个性,如脾气暴躁和其他负面特征,外加一种特定的脑损伤模式。

为了对此获得深入认识,玛西·金和她的同事们扫描了所有患者的大脑。他们发现,那些表现出个性改善的人比其他人更可能受到大脑额叶区域的损伤,而这个区域对接受他人的观点和制定决策非常重要。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脑损伤可能导致个性变好(图片来源:Alamy)

不过,这些方法还是高度探索性的,因此研究人员敦促人们保持谨慎。他们的研究方法让他们仅仅揭示大脑损伤与个性结果之间的广泛联系模式,而未来的研究将有助于准确识别哪些区域与特定的个性变化有关。

另外,虽然一些患者的个性变化被认为是积极的,但也不应忽视脑损伤的严重性。从严重脑损伤中完全恢复极为罕见,即使患者表面上看起来不错,他们也可能会经历一些长期的潜在挑战,如难以学习新知。脑损伤还会使人更容易患上痴呆等疾病。

因此,大脑损伤会导致有益的个性改变似乎不可思议。然而,考虑到脑外科手术有时会被用作治疗心理问题(如强迫症)的最后手段时,它看起来就不那么奇怪了。这让我们想起了"精神外科学"众所周知的黑暗历史,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20世纪中期,像沃尔特·弗里曼(Walter Freeman)等外科医生过度狂热地粗暴使用额叶切除手术。然而,玛西·金和她的同事也注意到,现代技术更为谨慎和精确,手术的目的往往是调低大脑回路,后者被认为在患有某些精神疾病时活跃(例如,有证据表明,抑郁症与大脑额叶区域间和其他参与认知和情感神经网络的过度连接有关)。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有益的个性变化对某些人是实际存在的(图片来源:Alamy)

大脑可以被通过这种方式有意地调整,这就提供了一个线索:大脑的损伤有时会导致有益的改变。事实上,现代精神外科针对的一些神经回路与那些在玛西·金的最新研究中显示个性改善的患者大脑部分受损部分是一样的。

这些新发现还补充了对人格神经学基础的研究,例如,研究发现,外向的人对神经刺激的敏感度较低,或者说,很随和的人在控制消极情绪的区域表现出更多的大脑活动。这个发现是合乎逻辑的,通过改变这些神经模式,大脑损伤有时反而可能产生有益的结果。

值得重申的是,我们应该非常认真的对待大脑损伤(包括"轻度"脑震荡)。即使在罕见的一些有明显有益副作用的案例中,临床表现中几乎都会存在困难。

虽然积极的个性变化可能看起来很受欢迎,但请记住,我们的个性反映了我们的本质——这可能会让患者及其亲朋在适应患者个性转变时感到不安,即使是积极的转变也不例外。这就是说,积极的个性改变是有可能的,这表明,在人们在遭受脑损伤之后发生的事情比我们许多人想象的更加复杂,更令人惊讶。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