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定一个国家的真实发展水平?

(图片来源: 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过去100年来,人们一直使用两个指标评价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其中一个是国民生产总值GDP,即一个国家所创造的财富总额。另一个是失业率。然而,如果要评价一个国家对其国民提供的服务水平,这些指标就显得不完整,缺乏指导意义。

例如,在评估一个国家的社会发展情况时(例如,是否能够获得教育、食品和平价住房等),较穷的国家的得分往往要超过富国。"一般而言,富国的社会发展水平较高,因此愿意实现更高的经济增长,"社会发展指数( Social Progress Index)CEO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表示。"然而,我们的发现清楚表明,社会发展无法完全由经济变量所解释。GDP并不是一切。"

社会发展指数等等一系列指数采集全球各国的数据,并评估各国为其国民所提供服务的水平。如果对其进行审视,我们往往会发现,社会发展指数高的国家通常是丹麦或新西兰等人们梦想中的宜居国度。

然而,此类信息的用途不止于此,它还能揭示神秘的关系,从而影响政策制定。它可决定哪些国家会获得财政援助,甚至可以帮助我们预测未来。

利用指数,我们可以分析出哪些国家在蒸蒸日上,哪些步入衰落,哪些在原地踏步。

例如,有人称美国政府的效率不如以往,理由是1958年以后,美国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几乎从未达到该年的水平。然而世界银行"全球治理指数"(WGI)却表明,1996年以后的政府效率水平一直保持在大体相同的水平。(该指数分析包括公路状况、小学质量和政府流程等在内的政府产出)。

其他国家的例子也能说明问题。例如,突尼斯1996-2010年间的话语权和问责制指数(该指标分析年的选举信任度和媒体自由度水平)不断下跌。随后,该国就爆发了阿拉伯之春运动。2011年,突尼斯的得分从9个百分位跃升至36个百分位,随后就一路高涨。2016年,突尼斯的得分和匈牙利齐平,达到57个百分位。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突尼斯人纪念阿拉伯之春运动六周年;在当初爆发政治运动的阿拉伯国家中,突尼斯是唯一一个实现了议会制民主的国家(图片来源: Alamy)

然而,在一般情况下,一个指数很低的国家很难转型为高指数国家。从事WGI研究的世界银行经济学家阿特·克雷(AartKraay)指出了近期评估结果。"我们发现,一旦一个国家具备了良好治理,这种良性状态就会保持很久,"克雷说。"但是良好治理是很难达成的。"

财富不代表一切

有一个指标无法客观体现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财富。

美国就是一个实例。尽管美国人均GDP位列全球前五,但美国社会发展指数却只排在世界第18位——接近爱沙尼亚,落后于加拿大。类似的是,荷兰、沙特阿拉伯、智利、哈萨克斯坦、菲律宾和安哥拉的GDP很接近,然而荷兰、智利和菲律宾的社会发展指数却远超沙特阿拉伯、哈萨克斯坦和安哥拉。

欧盟内部也存在GDP和社会发展指数背离的情况。例如,瑞典最北地区的人均GDP和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相同,但社会发展指数却远超后者。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尽管美国是全球最富裕国家之一,但其社会发展指数却与爱沙尼亚接近,落后于加拿大(图片来源: Alamy)

有趣的是,欧盟数据表明,在社会发展指数和失业率之间不存在关联。你可能认为工作会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然而英国在达到历史最低失业率的同时,社会发展指数的增长却陷于停滞。

"在过去80年里,我们一直把失业率作为判断社会运行状况的指标,"格林说。"但是由于就业环境的变化,它并不能告诉我们公民的生活质量与20年前有何差别。"例如,零时工合同可以看作是一种"就业",但它却并不能促进社会发展。

以哥斯达黎加为例,"哥斯达黎加和拉美其他国家差别很大。它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世界正义项目(World Justice Project)行政主管胡安·博泰罗(Juan Botero)表示。"在过去40-50年间,该国建立了非常完善的制度。现在哥斯达黎加的社会产出把其邻国甩在了身后:哥斯达黎加的政局更加平稳,经济更加繁荣。"

如果单独财富无法衡量一个国家为其公民提供的服务质量,那么哪个指标可以?

博泰罗研究的是世界正义项目旗下的法律制度指数。该指数考察政府问责、人权保护和公平法律程序等等"基本法律制度"。他指出,至少存在一项关联。

"大部分论文都认为,健康产出是由财富决定,"博泰罗表示。"但我们发现,法律制度也能够左右健康产出,而法律制度与财富无关。法律制度指数越高,处于任何发展水平的国家的母婴死亡率、预期寿命、致命疾病等标准公共健康产出都会越好。"

这并不是说健康不重要。健康产出好的国家一般都是富裕国家。但并非所有健康国家都在其他领域表现良好。有专家认为,一国经济增长并非一定使其公民受惠,在制度和其他领域增大投入,更好地服务于公民将促进经济增长。

"富裕国家能够为警察提供高薪,"博泰罗指出。"另一方面,一个完善的法制体系能够遏制犯罪的发生,从而使国家更为富裕。"

全球影响

毫不意外,上述指数所提供的信息已经在很多方面得到广泛应用。欧盟采用社会发展指数指导政策制定。甚至已经有很多企业采纳了指数:例如,迪士尼公司在选择产品制造国时,就采用了世界银行推出的全球治理指数。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哥斯达黎加和其邻国在很多方面很相似,但其政局更为稳定,经济更加繁荣(图片来源: Alamy)

在决定一个国家应当获得多少援助的过程中,也应用到了上述指数。例如,美国千禧年挑战项目(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2004年创立以来,一共提供了11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它选择受援国的标准包括:该国遏制腐败的能力、法律制度及政府效率,所参考的指数包括"法律制度指数"和世界银行相应指数。

然而,对此也并非毫无争议。

阿尔伯塔大学国际法律教授琳达·里夫(Linda Reif)表示,此类指数致力于判定的"良好治理"概念都是由国际金融机构内部设计完成。美国等援助国选择此类指数作为筛选开发援助受援国的标准。

"有人批评说,这些标准的考察对象都是全球南方国家,"她说。"某些学者称,'良好治理'方法可以追溯到创造了国际法的世界殖民地体系。"

有批评人士认为,很多标准都是根据西方价值观制定的:例如,对同性恋和宗教的宽容。

另外有不同观点在于,这些指标都没能考虑到全球的半数人口——女性。例如,研究者发现,在除了最富裕国家之外的大部分国家,法律制度和妇女地位之间缺乏关联。例如,某国拥有完善的司法体系能够保证公平,但是该国妇女却无法像男性那样获得同等的工作、教育和健康资源。因此可以认为,这一评判指标存在瑕疵,或者至少欠缺完整性。

因此有专家认为,应当对此类指标持审慎态度。即便一个国家的指标得分甚高,但你在该国仍然会体验到糟糕的境遇。

预测未来

尽管存在种种批评,但是此类指标却依然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些指标最具价值之处在于,它们揭示了某些潜在趋势,人们未加重视的有些趋势将导致严重后果。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新加坡的法律制度指数在全球排名第九,但是世界经济论坛在全球性别平等指数报告中,将其列在144个国家的第55位(图片来源: Alamy)

突尼斯就是一个实例。如果你了解该国话语权和问责制指数不断下降的情况,就不会对以下事件感到诧异:一名水果摊贩在受到地方官员粗暴对待后自焚抗议,其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终导致阿拉伯之春运动的爆发。

再如委内瑞拉。尽管该国的富裕水平曾经超过很多邻国,但今天却已陷入严重经济危机。博泰罗说,包括法律制度指数在内的很多指数其实早就已经预测到了该国的现状。"委内瑞拉由好几年都排在法律制度指数名单的最末一位。现在,似乎该国已经抛弃了所有限制,局势已经彻底失控,"他说。"这些基本要素能够预测未来。"

这一逻辑反过来同样成立。博泰罗以美国为例。"共和党人同时控制了众议院和参议院,在一个法律制度指数低的国家,政府在这种情况下将能够为所欲为。然而美国的情况却有不同,"他说。"由于权力受到很大制约,执政党的很多优先议案都没能得到通过。应当说,美国的政治相当成功,至少到目前为止。"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迪士尼公司根据世界银行全球治理指数筛选产品生产国 (图片来源: Alamy)

那么,如何判定一个国家拥有健康的基本面——政局稳定、治安良好、法律公平,且能够为其公民提供良好的生活质量呢?

主要指标有两个:社会发展指数和国家整体治理质量,另外对制度的承诺水平,以及拥有制度的时间长度也很重要。

"我们会评估产出而非投入:只改变法律或者投入少量资金是不可能改变社会发展状况的。因此对社会发展的长期承诺才是一个真正的成功因素,"格林表示。

博泰罗同样指出,建立完善的政府制度并长期保持制度稳定的国家——例如美国和英国——能够为其公民提供长期保护。

你如果想知道是什么才能让一个国家真正强大,不要盯着GDP或失业率,要看国家对其公民的承诺——以及这种承诺所保持的时间。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