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的秘密世界

baby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我坐在伦敦一个实验室里,宝贝儿子在我怀里扭来扭去,两位科学家正小心翼翼地摘掉他头上那顶看着很科幻的帽子。帽子像一个泳帽,顶上堆了一团电线,这是当今婴儿研究界最尖端的工具之一。它前所未有地展示了婴儿大脑中的意识,改变了我们对于人类早期发育的认知。

但是这一刻,我11个月大的儿子并不想被研究。

"真抱歉,宝宝,"西迪基(Maheen Siddiqui)说。她正在世界领先的婴儿研究中心——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婴儿实验室里攻读博士。

西迪基使用的先进技术叫功能性近红外光谱,简称fNIRS,旨在研究婴儿在注视面孔、图案或物体时,脑细胞里发生的变化。她特别研究线粒体中的一种酶——线粒体是人体细胞中的迷你发电厂,能产生细胞生存所需的能量。她所用的这顶科幻帽会往大脑照射近红外光,特殊的波长穿过骨头和人体组织,再被血液吸收。这套装备是考虑了婴儿的舒适度后专门设计的。

很可惜,我儿子宁愿玩这顶帽子,也不想戴着它。西迪基只好小心翼翼地摘下来。另一个研究助理菲什(Laurel Fish)在研究室里到处吹肥皂泡,让我儿子很兴奋。我开始感慨,想要研究人类生命最初的阶段,真的有不少实际挑战。

婴儿怎么感知世界呢?像许多新上任的父母一样,从我儿子出生的那一刻起,我跟我丈夫就一直怀揣这个问题。我们的宝宝像是一个小小的夜行外星人,神秘而迷人。显然他不知道衣服是什么,所以他会不会觉得我们一直在变色?而且他也没有远近透视的概念,当我们穿过房间,他会不会觉得我们在变大变小?

科学家探索婴儿的秘密世界,已有很长的历史。像达尔文就发表过一篇关于自己儿子的详细观察日记("他66天大的时候,我碰巧打了个喷嚏,他的反应很激烈");达尔文的孩子们成了他建立进化论的助力。不过,或许因为婴孩不能表达自己的所想所感,科学家的探索史里也有不少莫名其妙的误解。在19和20世纪,很多科学家甚至觉得婴儿没有痛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科学家探索婴儿的秘密世界,已有很久的历史。

但现代研究却发现婴儿十分警觉、敏感和聪明。在婴儿刚出生的几年,每秒钟都有上百万的神经连接形成,不过这种繁忙的大脑活动很难观测到。但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科技的进步已帮助科学家逐步挖掘出更多有关发现。

"这是哲学和科学的完美结合,因为实际上你在叩问这样的问题:知识如何起源,思想如何形成,学习能力如何增长,"婴儿实验室研究员、儿童成长专家珂卡姆(Natasha Kirkham)表示,"我是说,这些可都是终极问题。"

在本世纪初,有许多婴儿研究涉及追踪婴儿眼部运动,并不辞辛劳地逐帧分析结果,珂卡姆说。"不过今天,我们能做的就更惊人了。神经学技术水准突飞猛进。"她告诉我,"就算小宝宝不能说话,我们也能做很多事,了解他们的各种想法。"

当然,除了他们不愿配合。

Image copyright The BRIGHT project
Image caption 这顶很科幻的帽子能让科学家透入婴儿的大脑,探视他们如何处理与他人的接触。(Credit:光明专案,盖茨夫妇基金会赞助)

儿子拒绝了这顶帽子后,就开始盯着他面前的萤幕,看一位女士朗诵童谣,显然他更喜欢实验的这一环节。尽管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其实他的大脑估计已相当忙碌,尤其是耳朵后面那一块。那个区域叫颞上沟(STS),是我们"社会脑"的一部分,用来处理和他人的接触。

关于成年人的社会脑,研究已相当深入。但说到孩子,这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婴幼儿要是醒着,很难一直乖乖坐着接受核磁共振扫描器之类常规仪器的检查。

这就是近红外光谱技术的来源。尤其是西迪基用的这种新模式,可以深入线粒体,测量细胞层面的活动。有证据表明线粒体功能的异常可能与自闭症有关。但是到目前为止的研究都基于死后的脑组织。西迪基希望最终能在活婴身上进行论证。

资讯时代

西迪基的专案只能算是婴儿实验室庞大知识拼图中的一小块。研究人员还从熟睡婴儿的核磁共振扫描、先进的眼动仪、测量脑电活动的脑电图,甚至心率监视器等,来收集资讯。

不过这些研究的共同目标之一是,先搞清楚婴儿典型的发育过程,再研究有些宝宝发育异常的原因和方式。这包括研究他们的大脑活动和环境。像珂卡姆,就致力于研究婴幼儿如何辨别资讯是重要或不重要,尤其是在混乱的环境中如何辨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成人行为前后一致、可以预测,这些对婴幼儿的健康发育至关重要,尤其是婴儿们身边的人更要这么做。

婴儿通过观察世界来学习,他们会试着找出所处环境的行为模式,并以此来预测随即将会发生什么事。但若是周遭的环境很混乱,或者身边的人不按常理出牌,那对婴幼儿来说,学习就会困难重重。

"婴儿生命中最糟糕的事之一,就是无法预测他人的反应,这会造成无尽的伤害,"珂卡姆说,"婴儿不知道家里人回来后会发生什么,会做什么,这种疏忽照看的虐待模式将对婴儿造成极大的伤害,因为无法预测,会让他们感到恐慌。"

婴儿实验室的科学家给出明确的育儿意见时,会涉及到许多个别因素。不过他们的研究不仅仅强调了始终如一的关爱,而是让父母能做出更明智的抉择。例如,他们研究了婴幼儿使用触屏的效果,发现这会导致睡眠减少,但也有助于手指灵巧度的更早发育。

Image copyright The BRIGHT project
Image caption 婴儿实验室的目标之一是探索为什么有些宝宝发育异常。(Credit:光明专案,盖茨夫妇基金会赞助)

有一个工具,对这些调查研究是不可或缺,那就是近红外光谱。研究人员往头骨内照射近红外光,能测量出大脑中的血氧水准。富氧血液会流入大脑活跃的区域,这反过来可勾画出大脑的活动图。

婴儿实验室的研究员罗伊德福克斯(Sarah Lloyd-Fox)在十几年前开始使用这项技术时,它早已用于成人大脑研究。但要用于在婴儿研究,则需要进一步研发。她最近在给其他实验室制作高级的头饰,一条装有多条电线的黑色宽发带,以用来继续她的研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人类出生后的头几年,每一秒钟,都有上百万的新神经连接形成。

我们坐在实验室外等候,罗伊德福克斯说"我觉得,自己也算这一研究的先驱吧。"这里到处散落着玩具,气氛欢乐,像是托儿所。我儿子大概早忘记了刚才那顶滑稽帽子,正一个劲往罗伊德福克斯的腿上爬。她点了点我儿子脑袋的耳朵后面,估计儿子脑部那块区域正流动着富氧血液,他的社会脑区正在高速运作着。

罗伊德福克斯的研究已取得了一系列的突破。其中之一显示,仅出生一天后的宝宝,看到一个女人玩躲猫猫的视频画面后,其 "社会脑" 也会活跃起来。另一个研究显示,四到六个月大婴儿的脑部,有患自闭症风险的对交流提示的反应,比风险低的孩子弱很多。

更为普遍的是,这项技术有助于早期发现一系列神经系统异常,使得儿童远在外在症状出现之前就能得到正确的帮助。

罗伊德福克斯说,"除非等到孩子两三岁,否则光看行为,很难看出他们是不是有自闭症,有没有受到营养不良的影响,有没有因早产造成大脑损伤," "不过你可以在婴儿能有外在行为反应之前,观看他们大脑的反应。"

照亮儿童的光明

近红外光谱设备比核磁共振扫描器更便宜、更便捷,能彻底改变贫穷国家的婴儿研究。

2012年,冈比亚一家诊所联系到英国的婴儿实验室,询问是否可以使用他们的近红外光谱仪来研究当地的婴孩。罗伊德福克斯穿过崎岖不平的道路,把设备运到一个实验站,好在那重复自己的实验成果。

Image copyright The BRIGHT project
Image caption 婴儿实验室用红外光谱法研究冈比亚婴儿营养不良的影响(Credit:光明的专案,由盖茨基金会资助)

该专案在冈比亚,甚至整个非洲,均数首次。在此之前,那里从来没有建立过任何婴儿的大脑成像。如今,这场合作已经发展为冈比亚和英国有关人类早期发育更为广泛的研究。

由于冈比亚四分之一的儿童严重营养不良,一个重点领域是有关营养不良的影响。

"有一个重大问题是,营养不良到底怎么影响大脑呢?"罗伊德福克斯说,"即使在成年人领域,这一块也没怎么探索。所以我们是在瞎子探路。不只是婴儿,我们连到底人类大脑哪一区域会受到影响都不知道。"

在英国,婴儿实验室也在逐步扩建。两年后一个幼儿实验室将开幕,到时会建有虚拟现实洞穴,给这个关键的人类早期发育阶段提供一个全新的研究视角。

许多父母本能的行为,哄哄抱抱、给婴儿做鬼脸发怪声,都有坚实的科学依据。

结束此次实验室之行时,我儿子睡着了。对他而言,今天又是兴奋的一天,有了很多新印象。我也反思自己身为父母,从今日之行中学到了什么。得知孩子在能表达自己之前,真的早就在观察回应我们,令我好生欣慰。许多父母本能的行为,哄哄抱抱、对着宝宝做鬼脸发怪叫,其背后也有坚实的科学依据,这是为婴儿大脑发育提供了最好的环境。

至于新生儿到底有没有觉得我们当爸妈的不断在变颜色和变大小,儿童发育专家珂卡姆觉得这是个很棒的问题。她的回答是,对的,我儿子最开始可能是觉得我们在变色。不过很有可能,他根本未留意我们的衣服,而把注意力放在对他而言更重要的事上——我们的脸上。

请访问 BBC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