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未知:绘制世界海床地图的征程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深海海床并不是一片平坦广阔的沙地,与陆地上一样,海底景观奇妙多变,有着陡峭的峡谷,也有巨大的山脊。绘制一张完整的世界海床图绝非易事。

地质学家们为陆地上的山脉、森林、沙漠、苔原等绘制地图,天文学家们则绘制我们头顶上的星空图,但对人类来说,地球上绝大部分的海洋还是有待探索的未知世界。有句大家爱说的话是:我们对地球外的月球、火星的了解还远甚于对自己地球上海床的认知。

海洋地形对于地球生态系统运转非常关键:海床的地势起伏决定着洋流运动及气候状况;海洋地形同样会影响水产业的运作,关乎着亿万人的生计;全球几十亿人靠着海底铺设的光缆才能上网;海岭为人类提供屏障,抵御沿海地区的海啸飓风等自然灾害;海床还为史前时期南半球板块运动提供了丰富的研究素材。

2017年,在非营利组织大洋水深制图委员会(General Bathymetric Chart of the Oceans, Gebco)的召集下,一支由全世界各地的专家组成的团队首次正式展开全球海床图测绘工作。

早年间,海洋学家们每次只能辛苦探索大约一海里的范围。但随着声纳技术的进步,一艘船一次出海便能完成上万平方公里范围内高解像度地图的绘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们曾以为海床是一片平坦无垠的沙地,但事实与此大相径庭。

对海底世界的探索可不仅是对地图绘制者或是海洋研究人员有意义。巨大的宝藏深藏于海底:海底有丰富的稀有金属,稀有元素,原油与钻石等资源。时至今日,这些财富连最英勇无畏的淘金者也无法企及。

一些生态学家们对绘制出这样的一幅海床图存有疑虑,担心会让采掘业公司有机可乘,大量开采以图获利但却破坏了海洋生物栖息地和沿海生态环境。全球大洋水深地图,即全球海床图的绘制势必会促进我们对于目前居住的蓝色星球的了解,但是否也会将我们置于科幻小说所描绘的境地:机器人潜艇战、海底火山、海洋珍宝、制药珊瑚王国(均是著名科幻小说《海底两万里的》所描述的)、无法度约束而任意妄为的海上拓荒者*、海底毒性沉积物旋流以及无人看管的海上空壳公司等?当这幅海底地图绘制好时,它会成为有效监管海洋活动和保护海洋可持续发展的有力工具?还是会变成海盗的藏宝图,掘金者过度开采与挖掘的指南书?

目前地球上的海洋仅测绘了15%。在谷歌地图上,若将太平洋中心区域放大,可以看到当前基于卫星与重力推算的海洋水深图像:解像度低又是二手数据,很不精确。想想我们能将太阳系和人类基因组弄得一清二楚,却未能绘出一幅完整的地球海床图,这实在叫人费解。但原因很简单,地球上的海洋广阔深邃,浩瀚无涯,波涛不测,绝大部分海域人类还无法深入海底。

几百年之前,要将这一片模糊又深邃的区域绘制出来意味著作图者要在海中乘风破浪,在船边将铅垂线(又称"重力线")抛入水中,再在纸上标识,画出轮廓制图。早在16世纪,海员们就开始探测海洋,绘制海图。但那时并没有任何国际通用的海图术语标准或是度量衡,导致当时绘出的海图仅仅是粗略的航海工具,读起来也令人困惑不解。

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个颇具划时代意义的年代,人类对于自然界的兴趣大增,一群地理学者在摩纳哥王子阿尔伯特一世(Prince Albert I)的召集与领导下,才制作了第一幅世界海洋地图("世界大洋水深图"的雏形)。阿尔伯特一世对于当时新兴科学领域"海洋学"非常感兴趣,组建了四艘艇的研究人员前往勘测地中海。一百多年后,全球大洋水深制图委员会与日本财团基金会(The Nippon Foundation)正式发布"海床2030"计划(Seabed 2030),该计划意图在2030年前利用从世界各管道搜集的数据(也包括早期的一些海洋探测图)绘制出一幅完整的全球海床图。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同在陆地上一样,海洋底一些地方的火山活动也非常活跃。

"海床2030"计划中使用的现代船只装备了多波束探测的声纳系统,通过船壳下方风扇形状的设备向海床发射声纳。每束声纳会测量声波到达海床再返回海面的时间,从而测算出海水的深度,并标记为网格上的一个坐标。

委员会海底绘制分部的主任费里尼(Vicki Ferrini)解释道,"多波束声纳大大扩展了测算的范围,测绘覆盖的区域更广了。"现绝大部分船只是依靠声纳系统避开障碍及导航。但是多束波声纳则大大增加了研究船只进行声波传播测算(指的是研究人员能够通过声纳捕捉到的海底面积或地势)的海底区域。费里尼说,"多束波声纳与一般船只使用的声纳系统的差别有点类似大型车驾式剪草机相对于小型手推式剪草机。"

但研究人员仍面临一些挑战。海洋航线如陆地上的高速公路网一样,有些公路负载,拥堵不堪,有些地方却偏僻到连公路都没有。因为海洋中行驶的船只并不是均匀分布于海洋各处,海洋本身的面积又极大,偏远海域因此罕见人类的航船。往返于热门航路夏威夷与日本之间的航船可以收集有价值的海底地势数据,但其他偏远的海域则需要派出特遣的深海测绘船。

任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NOAA)海岸研究部负责人的海军上将史密斯(Shepard Smith)本人也是参与"海床2030"计划的研究人员。他说:"现代多波束声纳的海床测绘工作并不是派一艘船航行于海洋就能够完成的。航船收集的声纳数据非常宝贵,在一些我们几乎未曾踏足的海域更是如此。像是在太平洋或是北冰洋里,单是一艘航船绘制的海底地势线就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目前测绘还不足的海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虽然人类在海底铺设光缆的历史已经长达150多年,然而大部分的海床对我们来说还是未知之境。

因此,全球大洋水深制图委员会号召更多货船、渔船和游轮等商用或民用船只加入这个计划,并将实时数据传输给委员会,以利用"众包"的形式解决当前数据不足的问题,共同将海床地图绘制出来。委员会还制定了一个"绘图指南":针对大洋水深网格坐标系给出详尽的技术指导,以期帮助发展中国家也可使用。他们还邀请全世界的海洋爱好者提交新发现的各类海底地形地貌特征,如小型土丘、小型海脊、礁石、喷火山口、 沟渠、岩床、盐丘等)的命名方案。海洋爱好者们可以给位于摩纳哥的国际海道测量组织(International Hydrographic Organisation, IHO)写信提交方案。

最终的海床地图会在英国海洋数据中心汇总拼成。"海床2030"计划全球中心负责人斯奈思(Helen Snaith)说:"数据是公开的。不论你是海洋模型专家、研究者、政府机关工作人员还是一般公众,都可以在"海洋"这款应用程序上获取现有的数据。"

现代海洋探索的征程中,最能够体现深海地图绘制的复杂性的莫过于"马航MH370"事件的调查搜索。调查员曾怀疑这架2014年3月飞往北京途中失踪的飞机在印度洋的一个偏远的海域坠毁。但那个海域乏人探勘,海图简陋,因此搜索队需要先对相关区域做基本的海图绘制,然后才能绘出准确而又足够清晰的地图来找到坠机残骸。

事实是这个搜索区域的海水相当深,依靠航船勘探绘图术行不通。在水深稍浅的海域,人工驾驶的航船可以拖上一艘装备声纳的拖船。但是以印度洋的海水深度,季风气候和强劲的洋流,拖船几乎无法在海中按既定航向行驶测量。调查人员只能在海中放置一组自动水下载具(Autonomous Underwater Vehicle, AUV)。

水下机器人尚处于发展初期,深海测绘越来越依赖潜艇作更详尽的测量。美国麻省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oods Hole Center)海洋机器人实验室主任贝灵汉(James Bellingham)说: "自动水下载具有很多优势。他们速度很快,能够提供包括危险系数评估等在内的高像数海床勘探,并能降低前期投资成本,探索的海域也更广。"一套正规的多波束声纳水深勘测系统要花费几百万美元,且需要专业的操作员来分析数据。因为航船,顾名思义,是航行于洋面,而非潜入水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界上大部分的海洋都是非航道海域,因此很少有船只经过。

相反,自动水下载具就便宜得多且更适合偏远的汪洋大海。目前研究人员正在设计新型的自动水下载具,这种载具可以从陆地发射,由电池供电。当然,这些优势背后也有隐患:电池需要充电、附近要有船来输送导航信号,坏掉的自动水下载具得送回海港修理等。

贝灵汉说:"未来,自动水面载具可以拖着自动水下载具自动勘探。"如此一来,可以省下很多的人力,海床图绘制可完全由机器完成。

***

印度洋在古梵语中被称作是"Ratnakara"(意思是宝石的宝藏)。这个名字确实有预见性:在偏远的印度洋里,水下的山脉与峡谷中藏有异常丰富的资源,如稀有金属合金、石油、热能资源,甚至钻石等等。商界早就盯上了这些海洋资源,已有一些海洋掘金者开始自行绘制海床的高解像度地图。这些数据对海洋研究来说相当有价值。费里尼向我们解释道,尽管这些信息有助于研究,但石油、矿业与地震资料这些行业在向海床2030提供数据时,为保全自身的商业利益,可能会选择漏掉一些数据或提供像数较低的图像给委员会。

以世界钻石业中家喻户晓的名字,主宰了全球四成以上的钻石开采和贸易的戴比尔斯(De Beers)为例。这家公司二十年前在钻石矿产丰富的纳米比亚,与该国政府达成了合作,获权开采纳米比亚沿海的钻石。近期,戴比尔斯新引进了一批自动水下载具,它们能够潜入水中勘探海床,开采钻石,挖起海床上含有毛胚钻石的海底沉积物,然后运送到几百米高的海面上。

浅海地区砂矿、金矿、锡矿和钻石矿的开采与挖掘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历史,但商用深海采矿还是一个新兴产业。目前它对环境可能造成的影响还未可知。科学家们预见可能会造成海洋生物栖息环境恶化、恢复缓慢或不可复原的破坏、矿床表面有毒气体溢出、海底噪音、运输中的化学物泄漏,以及海洋生物灭绝等问题。

戴比尔斯的一位发言人日前确认,"公司不会在已知的多样海洋生物栖息地进行开采。"他同时表示,开采后,公司会将沉积物送返海床,而海床会在一段时间内自然复原。

但是,开采业对经济利益的考虑往往胜于对环境因素的考虑。深海矿场中的稀有金属是许多商用材料的主要原料,广泛使用在手机、DVD、充电电池、磁铁、计算机存储卡、荧光灯具等制造领域。陆地石油资源开采殆尽,人们的贪婪目光也就自然投向了深海石油资源。贝灵汉说:"这是一场竞赛。我们需要尽快在人类将其完全破坏之前建立起对于海洋的基本认知。我们已经输掉了在北冰洋的竞赛,以往生活在北极海冰中的生物已经灭绝了。"

除了一些气候变化带来的显著影响外,地球上许多公共水域已成为 "城市化海洋"的牺牲品:海床上充斥着各式管道、路由电缆和水产养殖等等。这些现象表明,人类还没充分认识海洋,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滥用海洋资源。

不管这幅全球海床地图是否绘制出来了,国际海事法已经明确规定,深海挖掘不能超过离岸200英里——即国家没有海洋管辖权的非领海海域。联合国公约海洋法设定了各国使用和开采海洋资源相关权责的法律框架。公约的第76条一再强调"大陆边"的概念:大陆边是指沿海国陆块没入水中的延伸部分和深海海底之间的陆坡。海洋法也明文规定深海生物必须受到保护,任何挖掘开采海洋矿产收入所得都必须与国际社会分享。

***

在我们居住的地球上,深海是最大的生物栖息地,但也是人类了解得最少的生物栖息地。地球有三分之二是美丽而奇幻的海洋秘境。这些地方,水压极高、温度很低、黑暗无边,却是极之丰富多样的海洋动物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小飞象章鱼、吸血鬼鱿鱼、鬼头鲨鱼、蜘蛛蟹、珊瑚和电鳗,这些奇妙的生物在远古时代都因适应深海环境而进化出"特异功能"。但是这些深海居民自恐龙时代后已无进化,它们不能很快地适应当今的变化。它们繁殖速度缓慢,且对于外界的刺激非常敏感。

国际性的全球海床图绘制伟业需要包括政府、海洋专家、军方潜艇、水产业和海上开采业等各个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尽管他们的利益不同,甚至有时会有利益冲突,但多方的合作是必要的。一旦这个全球海床地图完成,公之于众,就必须采取各类保护性措施来维护全球海床图以及这份海图所描绘的整个海洋。

史密斯海军上将说:"一幅完整清晰的海图对人类未来几个世纪都有裨益,使我们能够更负责任地保护与利用海床。"毕竟,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一个海洋。我们必须认真自觉地管理和保护它们。陆地上的资源已被人类消耗殆尽,而在开采和挖掘海洋资源之前,我们应更审慎。海底地图的绘制也许标志人类正在做出巨大改变,以维护蓝色的海洋。

请访问 BBC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