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出走环游世界的西班牙旅行达人

圣雅各之路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乔治·桑切斯(Jorge sanchez),圣雅各之路(camino de santiago)(图片来源:Fabrizio Troiani/Alamy)

虽然乔治·桑切斯(Jorge Sanchez)在旅行次数排行榜(The Best Traveled)网站上排名世界第二,但是这位62岁的巴塞罗那本地人坚持认为他和排行榜上的其他旅行者不一样。他家境贫寒,13岁时就缀学离家出走了,从那时起就一直四海为家,曾在澳大利亚的农场、纽约的餐馆、秘鲁的金矿和其他几十个类似的地方打零工为生。尽管如此,他还是走遍了联合国承认的所有193个国家,而且到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每一个地区。

他之所以能完成这些旅行一方面是利用了他的魅力和聪明才智,另一方面也依靠了陌生人的好心相助。他曾在印度的桥底下,在中国的电话亭里,在巴西的树上,在列支敦士登的停尸房,还有在哥伦比亚、巴拉圭、格鲁吉亚和阿富汗的监狱里睡过觉,在阿富汗他还曾被误认为是间谍。他还以朝圣者的身份在世界各大宗教的教堂里睡过觉。

Image copyright Jorge Sanchez
Image caption 乔治·桑切斯在旅行次数排行榜网站上排名第二。(图片来源:Jorge Sanchez)

桑切斯的理念很简单。他将旅行视为朝圣,一次知识和学习的征程。他说,如果想要了解世界,就必须看到它。 但他也认为,每一个旅行家也必须知道什么时候该回家。

问:你在13岁时离家出走,给你父母留下一张纸条,说你要去西撒哈拉?

是的,我13岁时离开家,坐船从巴塞罗那到马略卡岛(Mallorca)。 当我到达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时,我已经14岁了。我的父亲在煤气和电力公司工作。我们家没有车。我的父母很穷。晚上我看到了爸爸的地图集,意识到我想要探索这个世界。于是我从家里逃出去。我知道我的父母会很生气。我在桌子上给他们留了一个纸条,告诉他们我要走了,将来会回来。

在那个时代,西班牙军团(Spanish Legion)接受未成年人做西撒哈拉的志愿者。那是在1968年,当时西撒哈拉仍然是西班牙殖民地。我加入了军团,但是只呆了几天就走了,因为不喜欢军团。而且反正我打算要去的是毛里塔尼亚。

我之所以加入军团就是为了旅行。但是当我因为没有护照在毛里塔尼亚被拒绝入境时,我立刻离开了军团。我答应我的父母,不会再做那样的事。

当18岁时拿到了护照,我就立刻搭便车前往欧洲的11个国家旅行,在巴黎、伦敦、怀特岛(Isle of Wight)、日内瓦等地随便找一份工作,赚钱养活自己。我的目标是学习各国语言和旅行的艺术。在欧洲流浪了两年之后,我不得不回到西班牙参军,服兵役在佛朗哥(Franco)时代是强制的。

Image copyright Jorge Sanchez
Image caption 桑切斯用过的21本护照(图片来源:Jorge Sanchez)

问:你做过洗碗工、木匠和许多其他奇怪的工作。你现在工作吗?

我把工作当作一种赚钱的方式,这让我可以一直旅行。我曾在巴黎的牙科实验室工作,在意大利市场兜售奶酪,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下棋赚钱,在秘鲁马德雷德迪奥斯大区(Madre de Dios)的丛林里与一群金矿工合作。我在纽约市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的波多黎各餐馆里打杂,我还做过其他许多工作。

我做过任何想象的到的工作,但我没有真正的职业。我做的是最普通的低薪工作。目前,我在西班牙赫罗纳(Girona)省的酒店工作,每周一次在巴塞罗那机场接送乘客。

问:你提到你在每个国家度过至少一个晚上,除了列支敦士登和塔吉克斯坦。你回到列支敦士登,但酒店太贵了,所以你就睡大街了。你能告诉我们一些更不寻常的过夜地方吗?

事实上,我在列支敦士登过夜的地方是一个停尸房,但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去那里睡觉的。早上5点,来了一辆灵车。灵车的司机和一个帮手打开门时,我正躺在不远的地上睡觉。他们进来就把我弄醒了。几分钟后,他们把一口黑色棺材搬回了灵车。我看到后,就没法再睡觉了。于是我在雨中的街道上徘徊,直到天亮。

我曾经在巴西圣卡塔琳娜(Santa Catarina)州的弗洛里亚诺波利斯(Florianopolis)的一棵树上过夜,因为我没有钱去住青年旅舍,但我又害怕匪徒。我还在桥下睡过几次,主要是在印度。我还在中国成都的一个电话亭里睡过觉。

Image copyright Jorge Sanchez
Image caption 桑切斯经常依赖陌生人的招待(图片来源:Jorge Sanchez)

1986年,我向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之间边境城市伊皮亚莱斯(Ipiales)的一个监狱求助,因为有许多歹徒跟着我,对我图谋不轨。门卫允许我在一个牢房里和几个罪犯一起过夜,但他们是无害的,没有抢劫或攻击我。

我还在许多宗教场所免费过夜:印度的印度教寺庙,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的锡克教谒师所,乌兹别克斯坦的穆斯林清真寺,刚果(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刚果共和国)的天主教教堂,日本和孟加拉国的佛教宝塔,以色列和巴西的希伯来犹太教堂。

我认为一个真正的旅行者必须在联合国193个国家的每一个都呆至少24小时。 我已经在其中的192个国家过夜,只剩下塔吉克斯坦。所以我将来会再去一次塔吉克斯坦旅行。

问:你环游了世界,却花了很少的钱。你是否希望人们阅读你的故事后受到启发去旅行?即使他们是穷人?

我希望如此。事实上,当你计算旅行的花费时,必须扣除留在家里也要花的钱。 对于一些人来说,在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玻利维亚、秘鲁、摩洛哥或莫桑比克等低消费国家旅行和生活几个月甚至比住在家里更便宜。

我从来不去昂贵的酒店。我住青年旅舍、宿舍、民宿。我总是去当地市场吃饭。我会搭便车或在夜间乘公共汽车或火车旅行,以节省酒店的费用,还省下了时间。你可以在许多国家工作,教人语言或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农场工作。

问:你告诉过我,年轻时旅行比等退休后再旅行更好。你是建议存钱退休,还是先尽情旅行,以后再考虑钱的事情?

我想每个人都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式。最糟糕的事情是把人生浪费在你没有激情的事情上。有些人喜欢工作一辈子,一直存钱直到退休,每年假期时像游客一样旅行一两次。然后到60岁时,他们开始密集旅行,甚至是疯狂的旅行,好像试图找回失去的时间。

我在旅途上总共花了30年,现在我62岁了,我的钱花完了,也没有办法赚钱。 这就像是蚱蜢的寓言,蚱蜢一个冬天都在唱歌,而蚂蚁辛勤劳动为冬天储存食物。我是蚱蜢。我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我对我选择的生活感到高兴,所以现在我必须面对后果。

问:有些旅行者试图到达地球上的每一个地方,但你说你只会去有东西可以学习的地方。那么,你的待办事项列表上还有哪些地方?

是的,没错。 旅行是一所大学,而我还在这所大学里学习。我想去的一个地方是毛里求斯的阿加莱加岛(Agalega)。 它和特里斯坦达库尼亚(Tristan da Cunha),皮特凯恩(Pitcairn)和托克劳(Tokelau)一样,是世界上最难到达的(有人居住的)岛屿,因为这些地方都没有机场,渡轮的班次也不多。我曾两次试图去那里。有一班船每六个月从毛里求斯岛出发。但两次船都完全被当地人预订满了,他们有优先权。另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特罗布里恩群岛(Trobriand Islands),因为我想研究那里的母系社会制度。

Image copyright Jorge Sanchez
Image caption 2007年,乔治·桑切斯到访了偏远的特里斯坦达库尼亚岛(Tristan da Cunha)(图片来源:Jorge Sanchez)

问:几年前,你的第一任妻子给你下了最后通牒,要你安定下来,但你无法做到。如果一个人生来就像游牧者一样,你认为他能否设法安定下来并得到幸福?

当我的第一任妻子给我最后通牒时,我还不够成熟。我还没有感到人生完整了。当时,我需要更多的知识来充实自己,我觉得只能通过旅行来达到目标。今天,我明白人生中除了旅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现在我意识到,家庭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但是要理解这一点,首先我必须完成七次环游世界的旅行。

旅行是学习的工具,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但生活中还有更高的目标。一个人必须知道什么时候该说:“旅行对我的帮助很大,但我不再需要它。”

问:一些人想要看世界但是觉得没有足够钱,你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建议吗?

如果你有强烈的旅行愿望,那你就必须去旅行,不然,你会觉得自己活的像个死人。最重要的不是要不要旅行,而是找到自己的方式。如果你确定旅行是你的命运,你就必须遵循它。没有钱没有关系,你可以工作——路上会有事情发生,为你提供帮助。事情总是这样。

搭便车是最便宜的旅行方式。 仍然有很多国家的司机接受别人搭便车。 我在南美洲时,在巴西的阿马帕州(Amapá),玻利维亚的死亡之路和巴拉圭的查科地区(Chaco)都搭过顺风车。我搭便车不一定是为了省钱,而是因为当地公共巴士的服务非常有限。

我不去餐馆,不喝酒。我更喜欢果汁。在淡季飞行时,你可以选择包机航班。我住的宿舍每晚价格约5美元。而且我经常睡在室外,尤其是在物价很高的国家。医院的候诊室、火车站都可以睡觉。有时我会去救世军(Salvation Army.),在那里结交朋友。他们会让我住下来。

我在巴塞罗那像僧侣一样生活,就是为了省钱旅行。我每天靠10欧元就可以生活。如果我需要洗澡,我会去火车站或公共汽车站。如果有5000欧元,我就能完成一段为期六个月左右的环球之旅。

问:你最重要的几次旅行是什么?

我在欧洲流浪的两年告诉我,我的命运是要认识整个世界。 而且,作为不上大学的补偿,我把每个大陆当作一个学科,把每个国家当作一节课。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从法国到西班牙的圣雅各之路徒步是乔治·桑切斯认为他最重要的旅行之一(图片来源:Fabrizio Troiani/Alamy)

此外,我的第一次环球旅行是从1982年到1984年。我在1001天里到访了46个国家。 2003年,我从法国的圣让班德港(Saint Jean Pied de Port)踏上了圣雅各之路,一直走到西班牙。同一年我到访了我最后一个联合国承认的国家索马里,这也是一次重要的内心之旅。我也完成了其他朝圣之旅,包括法国之路、最初的朝圣路(the Original Way)、莫扎拉布之路(Mozarabe)、葡萄牙之路和北方之路。

今年早些时候我完成了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环球之旅。我想要像水手辛巴达(Sinbad the Sailor)一样完成七次旅行,因为我在小时候读过这本书。

问:你在路上遇到过很多困难吗?

我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遭遇过抢劫,但我还是喜欢南非。 1989年,我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从巴基斯坦越过边境进入阿富汗,当时俄罗斯人已经离开。我被怀疑是间谍,在喀布尔(Kabul)被监禁了四个月。这有点像是一种免费的生活。2007年,我从阿布哈兹(Abkhazia)(一个分裂地区)过境,然后在格鲁吉亚被监禁了三天。 我不得不支付罚款2000欧元。

问:你2017年的旅行计划是什么?

我想去塔吉克斯坦,看一看戈尔诺 - 巴达赫尚(Gorno-Badakhshan)自治区,将来它有可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塔吉克斯坦是我唯一一个我去过却没有过夜的联合国承认的国家,所以我想回去再多看一下。

我可能会在俄罗斯乘船沿着叶尼塞河(Yenisei River)逆流而上,观察鄂温克族(Evenki)的生活方式。 我的儿子拉扎罗(Lázaro)现在一岁,当他到五六岁时,我想带上我的妻儿一起旅行,让拉扎罗学到知识,了解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生命和人,并培育他的灵魂。

Image copyright Jorge Sanchez
Image caption 桑切斯计划与他的妻儿在几年后一起旅行。(图片来源:Jorge Sanchez)

问:你认为有必要去所有这些地方旅行才能了解它们,只需要阅读关于这些地方的书籍也可以做到这些?

你无法通过阅读一本书来学习游泳,你需要跳进大海或游泳池。如果你想练习瑜伽,也是同样道理。阅读关于瑜伽的书是没用的,那样无法达到真正的瑜伽体验。而如果你想了解世界,你就必须去旅行。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