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岛欣赏难得一见的极地夜空

北极光 Image copyright Tom Stahl
Image caption 郎高酒店,北极光(图片来源:Tom Stahl)

据说,在19世纪头10年的末期,冰岛诗人兼企业家艾纳·贝内迪克松(Einar Benediktsson)曾经试图将北极光卖给一群来自瑞士的商人。

然而,由于他无法解释如何才能真正转移极光的所有权,所以这笔交易还是以失败告终。但尽管如此,这种狡猾的"出售"行为还是凸显出冰岛旅游行业的从业人员在过去10至15年面临的复杂挑战——换句话说,自从极光成为当地旅游业的重要卖点以来,这一问题便始终萦绕在他们心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太阳活动频繁且天空晴朗的情况下才能看到极光(图片来源:Barcroft/Getty)

众所周知,极光是一种难得一见的自然现象。需要等到太阳活动频繁(从而产生带电粒子,与氧气和氮气等气体发生碰撞)且天空晴朗的情况下才能看到。虽然冰岛的确是全世界最适合观赏这种艳丽美景的地方,但有时候仍然要等待数日甚至数周才能一睹它的真容。

对冰岛东南部郎高酒店(Hotel Ranga)的老板弗里泽里克·帕尔森(Friðrik Pálsson)来说,这起初的确是个问题。"卖北极光很容易,但交付却很困难。"他对自己那位诡计多端的同胞调侃道。

"我感觉很糟糕,因为我们的顾客似乎并没有享受到他们应该享受的美妙天空。"他提到那些没有极光的夜晚时说,"我希望为他们提供另外一种欣赏黑暗的方式。"

Image copyright Karl Ólafsson
Image caption 因为地处偏远,郎高酒店更容易在晴朗的夜晚看到极光和满天繁星(图片来源:Karl Ólafsson)

在海鲜行业工作了30年后,帕尔森买下了这间酒店,但他当时对冰岛的夜空知之甚少。所以,他找来了一位行家:当地的天文学家赛瓦·赫尔基·布拉格森(Saevar Helgi Bragason)。他们都认为,由于郎高酒店地处偏远,远离雷克雅维克的光污染,所以成为了观赏极光的理想之地(只要极光能够出现)。除此之外,在晴朗的夜空中,这里还能直接用肉眼看到由2,500颗星星组成的壮美银河。虽然酒店的客人并没有对这些星星视而不见,但他们的确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变幻莫测的北极光身上。

一切的变化都始于2013年,帕尔森当时聘请布拉格森帮助他在酒店的空地上修建一座天文台,那里如今已经拥有冰岛最强大的两台天文望远镜:一台11英寸的Celestron Schmidt-Cassegrain和一台固定在Astro-Physics 900上的TEC 160ED APO折射望远镜。从酒店到天文台约有150米,整个小路都用红灯装饰,所以帕尔森将那里戏称为酒店的"红灯区"。那里的每个元素都经过了精挑细选,包括颇具独创性的卷帘屋顶,可以让客人们饱览夜空美景。只要按一下按钮便可启动系统,马达声与锁链声交织在一起。大约45秒后,铺满星光的夜空就呈现在我们头顶。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猎户座一等星爆炸!"布拉格森说,他对宇宙始终怀有浓厚的兴趣。他向聚集在天文台的门外汉们解释道,"猎户座一等星"是一颗位于猎户星座右肩上的星星,他现在随时有可能爆炸——但天文学家所说的"随时"既有可能是现在,也有可能在10万年后。

Image copyright Hotel Ranga
Image caption 酒店的天文台拥有冰岛最强大的两台天文望远镜(图片来源:Hotel Ranga)

"等到爆炸时,天空将会闪耀橙色的光芒。"他说,"我每次都会祈祷,期待着能从望远镜中看到这番景象。"

每到夜空晴朗时,布拉格森都会在晚上9点为酒店的所有客人提供免费的公开讲座,将天文学和神话故事有趣地结合起来。他略带激情地解释了轻浮的宙斯如何迷恋凡人阿尔克墨涅,并与之生下了一个名叫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永生,宙斯悄悄地把他放到自己熟睡的妻子赫拉的怀中。但在赫拉克勒斯喝奶的过程中,赫拉却中途惊醒。在发现这个孩子并非己出后,她把他推到一边,而她的乳汁则喷向天空,成为了一条由繁星组成的光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银河。由于光污染越来越严重,冰岛成为欧洲仅有的几个能够轻易看到银河的国家之一。

布拉格森手拿着激光笔讲述着我们头顶的星座,天后座、仙王座仙女座——这又是脱胎于古希腊神话的一家三口,他们也因为玩忽职守陷入困境。这个故事中还牵扯波塞冬,而珀尔修斯(英仙座)最终斩首了美杜莎。

Image copyright Halldor Kolbeins
Image caption 冰岛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仍然可以轻易看到北极光的国家之一(图片来源:HalldorKolbeins/Stringer)

根据天气环境和特定星球的轨道不同,还可以在故事中穿插夜空的美景,例如月球及其上面的火山口,以及土星光环上最大的裂口——卡西尼裂口。

"我们有时甚至能在木星上看到云。"布拉格森说,"能看到另一颗行星上的天气状况令人激动不已。"

狂热的天文摄影爱好者渴望的所有设备在这里都一应俱全,但多数客人只喜欢用智能手机对着夜空拍照。

到了夏天,冰岛进入极昼,几乎全天24小时都是白天。此时,望远镜可以用来观测太阳,这是布拉格森的最爱,尤其是在日食期间。

"作为一个冰岛人,我曾经目睹过好几次壮观的火山喷发,但我敢说,日食更加美丽。"他说。

Image copyright Tom Stahl
Image caption 郎高酒店的天文台对酒店客人、学生团体和塞尔蒂亚纳内斯业余天文协会开放(图片来源:Tom Stahl)

尽管主要供酒店自己使用——那里有用地热水加热的户外按摩浴缸,方便客人一边沐浴,一边眺望星辰——郎高天文台也对学生团体和塞尔蒂亚纳内斯业余天文协会开放,布拉格森担任该协会的主席。

"关键是让大家都了解一些天文学知识。凝望夜空,观赏2.5亿光年之外的星球,的确可以改变你看待生活琐事的视角。"他说。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