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的一座小岛是如何起死回生的?

位于苏格兰奥克尼群岛(Orkney archipelago)北端的巴巴韦斯特雷岛面积10.3平方公里(4平方英里)。在小岛上,随便走走你就能发现各个历史阶段的痕迹。

从北欧地区最为古老的房屋-有着5600年历史的霍沃尔小山(Knap of Howar)出发,沿海岸线行走可以抵达圣博尼费斯教堂(St Boniface Kirk)- 苏格兰北部地区最古老的基督教堂之一。教堂墓地遍布长满苔藓的墓碑,上面刻着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和遇难水手的名字。小岛的最北端由于常年刮强劲的海风而倍显荒凉,大西洋和北海在这里交界,海边高高矗立着千万年海水冲刷形成的陡峭悬崖。路旁有一个石堆,这里正是1813年英国最后一只大海雀-也称"北极企鹅",目前已经灭绝-被捕杀的地点。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像这样的房屋已经有5600年历史

然而,巴比岛(当地岛民对巴巴韦斯特雷岛的昵称)并未躺在尘封的历史上睡大觉。在具有前瞻意识的岛民的努力下,这座小岛正在走上繁荣新盛之路。

巴比岛曾经拥有392位居民,而这个数字却在1990年代末减少到54人。在《国家地理》杂志于1998年刊登的有关奥克尼群岛的一篇文章中,作者比尔•布瑞森(Bill Bryson)写道:"很多地方都存在人口缩减问题,但是没有其他任何地方能像巴巴韦斯特雷岛一样给人以如此强烈的感觉。"

在其他岛屿还在为人口减少头疼时,巴比岛已经开始反弹了。2011年的人口调查表明该岛人口已经回升至90人,比1990年代末增加了40%,学校和消防队的规模也随之扩大。

该岛人口于1999年跌到谷底后,这里成立了巴比岛发展信托基金会,以图留住由于希望寻找更多机会而迁离的现有岛民,同时吸引新岛民来此定居。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990年代末,该岛居民人数降至区区54人后,岛民们采取了很多旨在留住老岛民,吸引新岛民的措施。

基金会理事长朱利安•布兰斯康姆(Julian Branscome)表示,巴比岛人口增长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原有岛民开始愿意把他们的空房卖给新岛民。在其他也存在人口减少问题的岛屿,很多房屋已经空置了二三十年之久。这些房屋的业主由于担心他们的家庭成员有朝一日会回岛居住而不愿意把房子卖掉。

巴比岛信托基金会则能够帮助新岛民买到房子。与此同时,为了解决租赁房源缺乏的问题,基金会买下了岛上医生的房屋将其改造成新居民的临时落脚点,你可以在这里住上6-18个月。2015年末,基金会买下了每年夏季皇家鸟类保护协会鸟类调查员都会居住的另一所住宅,在冬季按月出租。基金会的努力取得了成效:在去年一整年,这两间房屋的空置期几乎都没有超过1周。

这样,该岛四分之三的居民都是新来的住户。尽管人们会对巴比岛可能失去文化特色产生担忧,但是在岛上出生并从未搬走的安妮•赫斯顿(Anne Hourston)却说:"与其费尽心机劝那些想搬走的老住户留下,还不如让新来的人愿意留在这里。"事实上,已经有新住户想要挖掘巴比岛的历史,揭开它古老传统的秘密了。

Image copyright Douglas Hourston
Image caption 类似2016年11月在巴比岛码头举行的篝火晚会的社交活动是岛上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1年,艺术家陈慈文(Tsz Man Chan音译)和伊万诺夫(Ivanov)受到曾经延续1000年、直到1914年才中断的巴比岛庆祝2月份首个月圆之夜传统的启发,创立了每年一度的巴比月圆之夜艺术节。艺术节期间,游客不仅能体验到传统的火把和篝火表演,还可以在遍布全岛的废弃建筑中欣赏当代艺术展览和实验电影。

今年,艺术节将暂时离开巴比岛,在挪威卑尔根举办。这背后的原因之一是由于巴比岛的重新繁荣造成了某些人们没有想到的问题:随着新居民人数的增加,很多此前无人居住的房屋都住上了人,于是用来办展览的废弃房屋数量就不够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上下班交通是巴比岛的新居民再也不用担心的事情。

这个偏远的小岛吸引了很多喜欢这里秀丽而静谧的自然环境的退休人士。但是与此同时,由于岛上工作机会不多,所以很少有年轻人会来。"岛上实际上没有全职工作,"岛民休斯顿说。她自己就身兼数职:有时在岛上的小型机场照看一架8座小飞机,有时当邮递员送信,有时则维修学校校舍。"你要是想全职工作,就必须学会同时应付好几份工作。"这里提供互联网连接,在家工作的自由职业人士可以上网工作,但是网速较慢。"要是我们能够提供宽带上网服务,"休斯顿的丈夫,土著岛民,同时也是基金会总裁的阿里斯泰尔说,"事情就好办多了。"

长期以来,这里一直能吸引到新居民来此定居。在8世纪-15世纪的挪威时代,岛上肥沃的土壤曾经吸引大量北欧海盗在岛上盘踞。最近考古学家发掘到了两个北欧海盗墓穴,《奥克尼萨迦》(Orkneyinga Saga)一书也写到了这座小岛。中世纪时期,朝圣者们来到岛上的圣特雷德韦尔教堂(St Tredwell's Chapel)寻找治愈眼疾的良方。现在很多人到岛上搭乘从威斯特雷起飞,不到两分钟后就落地的世界最短航班。每年5月,观鸟者蜂拥而至,观赏迁徙回岛的北极燕鸥。

乔纳森•福特(Jonathan Ford)初次上岛是为了看看最后一只大海雀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很快爱上了这里,岛民还邀请他共进晚餐。从2015年开始的两个夏天,他一直在巴比岛的游客服务处工作,带领游客环岛游览,同时作为岛上仅有的三名最近才完成培训的游艇驾驶员之一,驾船把游客带到"巴比小岛"-巴比岛旁一座面积极小,上面有5000年历史的石冢的无人岛礁-上游览,这艘船是基金会于2016年购入的。过去,只有搭当地渔民的船才能登上巴比小岛。

Image copyright Douglas Hourston
Image caption 岛上居民参加结婚纪念仪式;岛上所有人都收到了邀请。

2016年,福特和艺术家西尔沙•希金斯(Saoirse Higgins)共同发起了另一个当代艺术节-Øy磁力岛艺术节。艺术节的场地以前曾经是海带商店,后来被基金会翻新。艺术节与巴比岛传统的丰收晚宴在同一个周末举办,晚宴供应由"巴比小岛"的海藻养育的羊羔肉,同时还有传统音乐助兴。"我们希望艺术节能够和巴比岛上的本地特色紧密结合在一起,"福特说。所有参与当代艺术节的人都能同时加入传统歌舞的狂欢。

恢复活力的巴比岛也为本岛居民打开了新的窗口。翻新后的废弃房屋不仅吸引了新人的到来,促进岛屿经济的多样化发展,还为岛上的建筑工人-阿里斯泰尔提供了工作机会,前往"巴比小岛"的游艇路线开辟后,为刚刚完成培训的驾驶员提供了获得更多收入的机会,同时也让他们更愿意留在岛上生活。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尽管巴比岛目前人口比起1990年代末已经有所回升,但是它的未来却依然不容乐观。

学校是新老岛民相互依赖的另一个例子。巴比岛学校共有8名学生,最大的12岁。(12-16岁的学生每天乘船往返面积更大、人口更多的韦斯特雷岛上学)。岛上因为有学校,吸引了有孩子的家庭。这些家庭的成员则反过来保证了学校的正常开放。学校还为岛民提供了工作机会。

阿里斯泰尔说,临近的北罗纳德赛岛(North Ronaldsay)遭遇的问题,巴比岛迟早也会遇到。北罗纳德赛岛上最后一名学生即将离岛,岛上的学校将会关闭。"好多工作也都没了,"阿里斯泰尔说,"厨师、门卫、秘书…"

阿里斯泰尔说,巴比岛的前途也一样不容乐观。"巴比岛的人口还在增长,我们是幸运的。但是你永远别高兴得太早,"他说。"只要有一个家庭离开这里,就可能会逆转当前的人口趋势。"

巴比岛居民下定决心不让这里沦为荒岛。基金会发展经理、巴比岛上唯一一家宾馆Beltane House的老板詹妮弗•弗雷(Jennifer Foley)在巴比岛已经生活了将近20年。当巴比岛的人口下降到警戒线时,她和她的家庭正在岛外工作和居住。她说,当学校面临关闭的危机时,她的家庭决定提前终止工作合同,在必要时回到岛上。

巴巴韦斯特雷岛的人口增长趋势不一定会持续下去。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岛上居民将会使出浑身解术让巴比岛保持繁荣。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