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平泉:代表佛教净土的世界遗产

平泉,净土园林(图片来源:Beth Reiber) Image copyright Beth Reiber

武士时代,封建制度下的日本仿佛在上演现实版《权力的游戏》,有无数故事关乎家族背叛与复仇、政治阴谋与权术以及帝国之兴衰。

这正是藤原清衡尤为受人敬仰的原因。1056年至1128年,他住在日本东北地区。尽管因为背叛,藤原失去了父亲、妻子和一个孩子,但他决心打破流血杀戮的循环,用自己的巨额财富停止战争,换取和平。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藤原建造了和平的乐园来打破流血杀戮的循环(图片来源:Alamy)

他选择在平泉来建造这片极乐净土,倾尽人生最后几十年时间,建成世界上的一个佛教圣地。在这里,无论人类还是动物,无论是敌是友,所有的灵魂都可以寻求慰藉,和谐共处。藤原清衡的儿子和孙子在其愿景中建造了更多园林、寺庙和宝塔,将平泉的名声传遍了整个日本,甚至远扬到中国。

不幸的是,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1189年,在历经藤原家族仅仅100年的三代和平统治后,好战的源赖朝为了成为幕府大将军并在镰仓(距离今天的东京很近的一个城镇)建立军事独裁,成功地征服并毁掉了这片佛教净土。

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由于疏于修缮,再加上火灾的发生,平泉宏伟壮观的木制建筑遭到了破坏。但是,藤原家族的成就极大地影响了日本的历史,在人们的想象之中从未式微。镀有金箔的金色堂,是自12世纪以来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建筑,被认为是日本最重要的建筑之一,与你可在京都见到的所有建筑不相上下。事实上,平泉可能是你未曾耳闻过的日本村庄中最重要的一个。

Image copyright Beth Reiber
Image caption 平泉厚重的历史使其成为日本一个重要的村庄(图片来源:Beth Reiber)

2011年,我第一次来到平泉,是在那场地震和海啸发生之后的6个月后。地震和海啸席卷了这个地区的沿海村庄,并带走了超过19000人的生命。从仙台机场一路走来,路边尽是大堆大堆的残骸碎片,但是平泉的氛围没有受到什么破坏,还是充满希望。日本东北地区的旅游业可能已经一落千丈,但是这座村庄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这座有着8000名居民的小村庄很是低调,又颇为整洁,只有很少的旅店,几乎看不到那种把日本其他有名的旅行地搞得俗气的纪念品商店。这里小得很,你可以步行,可以骑车,也可以跳上环形观光巴士到达大多数景点。但是,如果你匆匆走完所有地方,就体会不到藤原清衡对这里所寄予的平和与纯净,因为那些珍贵的细节保留着900年前平泉全盛时期的一些模样,因此欣赏你所目睹的一切,唯一的方式就是想象它曾经的盛况,并让这里的精神气质发挥它的魔力。

我的第一站是平泉文化遗产中心,在那里我了解了平泉巨大的文化和历史意义,也了解了那位设想出如此一片佛教极乐净土的人物。藤原清衡的一生跌宕起伏,七岁那年父亲被杀害,母亲被迫嫁给杀死自己丈夫的人。他与一群死敌一起长大。若干年后,为了给自己被杀害的妻子和孩子报仇,清衡杀死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弟。之后,他不再效忠于地方势力,转而效忠于皇室,势力迅速崛起,成为奥州的最高统治者。奥州地处偏远,盛产黄金,就是现在的东北地区。但是,无论什么都无法抚平清衡的痛苦,他决定在尘世开辟一片佛教的净土,以慰亡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尊寺的建筑里有超过3000件国宝(图片来源:JTB Photo/Getty)

看到中尊寺,藤原清衡数不尽的宏伟成就也就立即出现在眼前了。这里曾有超过40个大殿、宝塔和僧舍,可容纳300位僧侣。现在,游览者们可以参观主殿,体验宗教仪式;可以参观珍宝博物馆,这里陈列着超过3000件国宝和重要的文化遗产,包括佛像和藤原家族的明器;还可以观看在露天茅草顶下的舞台上进行的传统能剧表演,这样的表演并不是随时可以看到,只有在每年春秋的节日之际才会由中尊寺的僧侣和法师来表演。

但是至今唯一保存完好,和清衡在世时一样的建筑是令人叹为观止的金色堂(Konjikido),建成于1124年。一开始,我惊讶地发现这座金色堂完全被包裹在一座混凝土建筑中,气派和光芒都被剥夺殆尽。然而旋即我意识到,金色堂一直受人敬畏,自1288年起就一直被保护起来,避免受到自然力量的破坏。正是那一年,镰仓幕府推翻了藤原家族的统治,建造起了金色堂的第一道保护网。

金色堂用紫檀木建成,周身几乎都以金叶覆盖,供奉着极乐世界的主佛阿弥陀佛,侧面是侍者的塑像,还有象征着极乐世界的孔雀浮雕和花朵。圣坛和四根柱子被银饰、象牙、金属、螺钿以及掺了金粉的日本漆所覆盖,细节极为精细,使得金色堂成为当时兼具艺术之美和建筑之美的一大奇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色堂是平泉唯一一座仍然保持原样的建筑(图片来源:The Asahi Shimbun/Getty)

我的下一站是毛越寺,这座寺庙由清衡的儿子着手开始建造,由其孙建成,曾比中尊寺还要宏伟,有着能够容纳500位僧侣的僧舍,历史的记载也曾宣告它在极乐净土中占有独一无二的位置。唉,可惜如今只有石基尚存,不过有一幅巨大的插画地图描述了它曾经可能的模样。

这里,净土庭园,也是我在平泉最喜欢的地方。这座庭园出乎意料地保存完好,被认为是12世纪以来最佳庭园的示例之一。中间有一大片池塘,旨在代表海洋,还有简单的景观美化的手法,如崎岖的石壁、坐落的小山、蜿蜒的河滩、水中的岛屿,增添了视觉上的意趣。与日本其他传统的精心设计的园林相比,这座院子显然朴素自然、没有矫饰,这正是我想象中一个抚慰人心的净土乐园应该有的样子。

就像面对日本大多数历史遗迹时的心情一样,我希望自己能够得见平泉在其全盛时期的模样。在平泉没落了500年后,俳句诗人松尾芭蕉曾前来拜访,想必他在写下如下诗句时一定与我有相同的感受:

夏天草凄凉

功名昨日古战场

一枕梦黄粱

Image copyright Beth Reiber
Image caption 净土庭园被认为是自12世纪以来最佳园林的示例之一(图片来源:Beth Reiber)

但是,这是一个好梦。而且令人惊奇的是,在金色堂的地基之中,安息着藤原清衡和他的儿子、孙子的干尸,还有他的曾孙被砍下的头颅,曾被源赖朝的支持者送去了镰仓,作为藤原家族终结的证据。

所以,他们的遗骸连同他们的传奇,被保存在这片佛教极乐净土经过了几个世纪后仅存的一座建筑里。如果这都不是因缘,那我不知道什么才是因缘。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