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秘鲁高山湖区的神秘巫医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神圣的土地

在秘鲁万卡班巴(Huancabamba)省的山区,有一片由14个神秘潟湖组成的潟湖区,这个名叫瓦林加斯(The Huaringas)的地方,最为人所知的是其能够进行神秘治疗的巫师及萨满巫术的古老传统。

据说,这里的巫医传统早于西班牙的殖民统治就已经存在,如今在秘鲁其他地区,以及拥有古代文明历史的其它国家都仍有保留。不过,瓦林加斯与其他地方的萨满巫师的不同之处在于,其自然环境在治疗仪式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2016年12月摄影师塞巴斯蒂安·卡斯塔尼达(Sebastian Castañeda)在旅行期间,记录下了自己的经历。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天赋异禀的家族

在雨季,进入山区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大多数人会选择将旅程计划在5月至11月的旱季期间。在这段时间里,该区的96名萨满巫师每天会接待来自秘鲁及毗邻国家的100至300人左右的游客。

照片中,60岁的巫医乔昆·查斯切洛·祖里塔(Joaquin Chasquero Zurita)与其学徒费利西亚诺·瓦曼(Feliciano Huaman)站在一起。乔昆的家族里还有其他巫医,包括了乔昆30岁的侄子路易斯,路易斯从10岁起开始在梦里看到预兆,自此他便发现了自己在巫术治疗方面的天赋。乔昆家的人相信,这样的能力是从其祖父和曾祖父那几辈人那里传下来的。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神奇的疗效?

寻求萨满巫师帮助的通常是那些身患痛疾,无法治疗的人,萨满巫师会为他们做名叫"梅萨达"(mesada)的治疗仪式。来瓦林加斯之前,65岁的莱昂纳多·奇洛克·查韦斯(Leonardo Chiroque Chavez)的不适已经持续八个月了。他身体疼痛,脚痛到走路都困难,医生虽然给他开了药,但不久后那些药就失去了药效。当能做的尝试都做了之后,家人决定,将查韦斯送到萨满巫师那里。

查韦斯见到了路易斯·祖里塔(Luis Zurita),祖里塔将查韦斯的身体状况归咎为心怀不轨的巫师所为。于是,祖里塔为查韦斯进行巫术治疗仪式,同时查韦斯也不断地服用草药,四个月后,查韦斯称感觉自己精力变得充沛、强壮,走路也变得轻松了。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两个世界之间的桥梁

仪式于晚间十点开始,持续至次日清晨六点。病人们被带至祭坛前,祭坛上铺着耶稣基督、圣母玛丽的画片,用于抵御邪恶灵魂的铁质和木质刀剑,以及之前的病患其家族中已经逝去的家庭成员的照片。祭坛周围还洒着用以吸收负面能量的鲜花、十字架、头骨和神圣的石头。萨满巫师用祭坛向善良的灵魂、圣人和逝去的祖先乞求祝福。

接着,巫师会让病人喝下引起幻觉的圣佩德罗仙人掌果汁。仪式中的这一步骤被称为"施与"(allowance),意为在意识和潜意识之间搭起一座桥,将病人与神灵和自然相连。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净化

下一步是"金嘉达"(zingada),巫师会将烟草和热水混合的液体灌入病人的左鼻孔,为病人的体内带入积极的力量。这一举动会造成病人呕吐,不过这一情况是大家愿意看到的,因为人们相信这样病人体内的污秽能够完全得到清理。

"金嘉达"之后,就是"净化",巫师在病人的头顶挥动一把剑,驱赶邪恶的灵魂,接着为病患喷洒廉价香水,保护其未来不受恶毒力量的侵袭。在萨满巫师的指引下,得到净化的病人需要祷告数小时,接着休息一会儿,以迎接下半场的仪式。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古石

路易斯·祖里塔带领着73岁的里卡多·多翁贝托·贝纳莱斯(Ricardo Umberto Bernales)进行治疗。用一块据称是印加巫师雕刻的石头,贝纳莱斯将自己体内的负面能量吸了出来。贝纳莱斯来的时候,双腿颤抖,行走困难,路易斯认为贝纳莱斯患有鲜见的疾病。经过治疗,贝纳莱斯称自己走路不怎么困难了。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一次艰难的旅程

在仪式的下半程一开始,病人会被带去山顶上14个神圣的潟湖进行沐浴治疗。人们最常去的是白色潟湖西姆贝(Shimbe),巫师们称西姆贝可为病人带来积极能量,第二受欢迎的是黑色潟湖尼格拉(Negra),可为病人驱散负面能量。

尼格拉被看作是极其神圣的一处,因其抵御邪恶能量的能力而成为巫师们的一大热衷之地,然而想要进入尼格拉却很困难,需要从万卡班巴乘车两小时,再骑马一小时才能抵达。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冰湖朝圣

栖于海拔近四千米的山顶,尼格拉潟湖冰冷的湖水通常在五至七摄氏度,人们很难在这样冰冷的水温里完全浸透全身,可是病人们为了吸收其神圣的能量,会在水里待上几分钟。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花洒

由巫师们就应该向病人的头上泼洒几桶水做出决定,而病人们则跳进冰湖同样的次数。这一步被称为"花洒"(flowering),因为通常病人的数量比巫师多,所以需要一位学徒协助萨满巫师完成这一步骤。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抵御恶灵

病人在尼格拉潟湖中沐浴时,乔昆·查斯切洛·祖里塔则开始向祖先的灵魂乞求。经过神圣的沐浴,巫师们会在病人的身体周围晃动一把匕首,或者一把剑,以清除病人身上和周围漂浮的恶灵。

病人们经常会将诸如衣服和首饰等私人物品留在潟湖岸边,作为接受祝福之后的报答。当地人则认为这些东西沾有那些在这里得到净化和清洗之人的坏运气,所以从不靠近。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善良对抗邪恶

仪式结束后,万卡班巴地区最具声望的萨满巫师之一的马里诺·阿朋特(Marino Aponte)向尼格拉潟湖表达了敬谢,感激潟湖将其力量赐予人们。引导病人们经历这一漫长并使人筋疲力尽的仪式的巫师们相信,他们从事的是乐施的工作,他们的责任即驱赶邪恶力量。巫师们认为,创造出这些邪恶力量的人同为法师,拥有与自身相似的力量,却往往心怀邪恶念头。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