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得到一座热带岛屿 你会怎么办?

弗托克岛(图片来源:Rob Roberts)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在我们等待本·牛顿(Ben Newton)的船的时候,鸟儿在低潮露出的泥沙中觅食。热带阳光强烈地照射下来,只有扫过碧绿泻湖的信风能够缓和一下它的盛情。终于出现了一道银色的光亮,一艘船疾驰而过,尾部为醒目的公鸡形状。本在漂浮的木码头上关掉了引擎,向我丈夫罗布甩过来一根绳子,然后跳了下来。

"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俩了,"本笑容满面地说,话语间带着加利福尼亚口音。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在乘船去岛上的时候,本向我们介绍旁边飞驰而过的景点(图片来源:Rob Roberts)

第一次向我们提起本和丽莎的是塔希提岛上的(Tahiti)一位年轻水手。"你们到汤加的时候,记得去拜访他们。"她说道。"他们岛上的舞会气势浩大。"

她告诉我们,本和丽莎(Lisa Newton)正在瓦瓦乌群岛(Vava'u,汤加王国的四个州之一)上建设一座生态度假村,可能需要季节工。我和罗布一直在太平洋上搭乘帆船航行。在海上航行了 11,000 公里之后,我们俩一致决定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跳舞是我最喜欢的业余活动,而且还可以在那里探索偏远的太平洋岛屿。我用谷歌搜索到了"曼陀罗度假村"(Mandala Resort),然后通过本和丽莎的网站向他们发送了一条消息:"我们希望通过工作换取一个地方来搭建帐篷"。

三个月后,我和罗布乘船前往瓦瓦乌群岛首府内亚富(Neiafu)。我们沿着狭窄的主干道漫步,穿过一个户外集市,很多折叠台上摆满了椰子和凤梨。有一间咖啡馆可以提供冰块、洗衣服务和按小时付费的计算机。街角的自动取款机可以提取汤加货币潘加,每一美元可以兑换两潘加。当我们到达一座小山顶峰,向和本约好的见面地点港湾前行的时候,一座白色的教堂里响起了钟声。

在十分钟的乘船途中,本向我们介绍刚刚疾驰而过的重要景点。果蝠足足有我一只手臂那么长,像我的身体那么宽,悬挂在马法纳岛(Mafana Island)稠密的树枝上。远处布满礁石,一阵阵海浪撞到上面。奥夫村(Ofu)传出奶牛的哞哞声,旁边的沙滩上还有渔网。

一艘帆船映入眼帘,白色的船身映衬着周边的青山碧水。"那是我们的宝贝,"本指着船说。"叫醒梦(Waking Dream)。她载着我们穿越太平洋,我们在船上一共生活了九年。"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度假村与岛上的自然环境相得益彰(图片来源:Rob Roberts)

帆船前面大约 200 米处,一座树木掩映的小山从水中轻轻探出身来,像一个小句点点缀在两座逗号形状的岛屿之间碧绿的泻湖上。当我们走近时,发现银白色的沙滩上两颗椰子树之间悬挂着一张吊床。我猜测,绕整个湖游一圈可能最多需要 20 分钟。

丽莎一边朝我们走来一边招手,齐腰的黑发不时飘散在她那晒成棕褐色的手臂上,两只黑狗在她脚边跑来跑去。除了他们的猫,本、丽莎和这些狗就是这座小岛上唯一的居民。

"欢迎来到天堂,"本说着关掉了引擎。"它的名字叫做弗托克(Fetoko)。"

***

2004年本和丽莎在瓦瓦乌群岛上靠岸时,他俩对于汤加王国几乎一无所知,他们是两年半前从加利福尼亚北部出发的。他们俩卖掉了在美国的家业,计划乘坐醒梦号,巡游十年。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丽莎告诉我:"我们相信机缘巧合,遵从内心的选择,不从众,风雨无阻。就像现在,我们相信缘分,相信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给我们的生命带来一些特别的东西。"

Image copyright Amy Parsons
Image caption 本和丽莎从未想过他们会拥有一座岛屿(图片来源:Amy Parsons)

本和丽莎到达汤加之后,他们决定待到夏季气旋过去之后,也就是从十二月到三月,而不是像大多数水手一样继续前往新西兰或澳大利亚。

他们就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图伊(Tui)。图伊是一名当地艺术家,在内亚富有一个摊位,出售精致的鲸骨、贝壳和木头雕刻作品。就像很多好朋友一样,他们的友谊是围绕咖啡产生的。本和图伊经常坐在临水的桌边,探讨人生、世界和宇宙规律,直到把杯中咖啡喝完依旧兴致盎然。

"当你在国外遇到某个人,你们之间通常会出现文化隔阂。但是我和图伊经常能非常容易地相互理解对方。我们之间这种神奇的联系弥合了我们之间的文化差异。可能是因为我们用相似的方式看待世界。"本说道。

图伊生于瓦瓦乌群岛,并且在这里长大,他在新西兰生活了将近十年,然后回到故乡娶妻生子。本和丽莎也非常喜欢他的五个孩子,与他们一起共同用餐、玩游戏。

几个月之后,丽莎和本了解到图伊一家入不敷出,需要救济,于是借钱给他们,让图伊可以保住自己的房子。

Image copyright Magenta Hyde
Image caption 弗托克是在岛上的浅水区钓完鱼之后野餐的好地点(图片来源:Magenta Hyde)

虽然本和丽莎相信他们的新朋友最终肯定会把钱还给他们,但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图伊对他们的慷慨表示感谢,并给了他们一座小岛作为偿还,而不是还钱给他们。巧合的是,也可能是上天注定,本和丽莎乘坐醒梦号探索了瓦瓦乌群岛上充满生机的水域及其三十几个岛屿之后,他们开始讨论在岛上建设一个生态度假村。

在汤加王国,土地是代代相传的,每代都是传给第一个男丁。但是由于内亚富岛东面三公里这个一公顷的弗托克岛上都是红色的粘土,岩石多,土地贫瘠,因此图伊和他的祖先都无意开发这片土地或在上面种植庄稼。当地人都认为,弗托克岛上是在岛屿周边的浅水区钓完鱼之后,前往野餐的好地点。

图伊为本和丽莎夫妇提供了弗托克岛五十年的租期;由于只有汤加本地人可以拥有王国内土地财产的所有权,所以外国人必须经政府批准,购买租借权。经过反复讨论,确保这笔交易对于图伊和他的孩子都很公平之后,本和丽莎接受了这份礼物,开始了申请租借的手续。

外国人的租借申请可能要等待十几年甚至更久才能获得批准。但是通过谨慎遵循波利尼西亚习俗,本和丽莎只经过四年就获得了政府批准的租借权。他们凭借耐心,通过与当地人闲聊、开玩笑和赠送几条鱼这样的方式,终于与当地人建立了紧密的关系。

在等待期间,本和丽莎住在船上,利用自己的生意头脑,经营着一家水上餐厅并且用卡丁车(go-karts,一种微型单座汽车)提供丛林旅行服务。

在整个过程中,本和图伊始终保持着亲切的关系。他们会一起到弗托克岛上野营,在篝火上烧烤垂钓的新鲜鱼肉,畅谈梦想,为在这座仍处于荒芜状态的弹丸小岛可能发生的变化制定计划。

2010 年,本和丽莎搬到了弗托克岛上,将内亚富岛上的生意转了手,以便为建设曼陀罗度假村提供资金。他们住在帐篷或船上,首先搭建基本的构造,然后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慢慢扩建。

我和罗布在 2013 年 9 月抵达的时候,度假村刚刚营业,设有一个露天餐厅和一间迷人的树屋。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在本和丽莎的度假村里,从海边树屋可以观看美丽的风景(图片来源:Rob Roberts)

"我们建设度假村时,一切都要亲力亲为,"本说道。"我们用了五万袋沙子、岩石和混凝土,从镇上用船运送了几百趟。"他告诉我们,他使用的材料百分之八十都是从瓦瓦乌群岛当地采购的,而且他和丽莎从头设计了所有结构和设施。

本带我们绕弗托克岛转了一圈,向我们介绍他对于完全建成度假村的设想,那会再加上六间海边树屋、一个练习瑜伽的甲板和一个巨大的泳池。在岛的东面,古老的珊瑚海滨线距离海洋只有七米远,本说他计划在那里挂一架秋千。

"我们希望顺应自然,而不是驯服自然。我希望我们的建筑物模仿自然环境种的曲线和螺旋形态,"本表示,一边指向我们脚下手工制作的砂岩石板,旁边还交织嵌入了很多贝壳。他们将自己的度假村命名为"曼陀罗",源自佛教中代表宇宙的循环符号。他们的餐厅中也充满了曲线:全部都是圆形的用餐区、耸立的圆柱,视野内就连一个尖角都看不到。

除了沙滩前面和中间的豆袋游戏板,所有东西都是圆的。本向汤加人介绍过这款简单的草坪游戏,很快就在当地人中间流行起来。我们巡游完这座岛之后,分成了两人小组:罗布和本一组,我和丽莎一组,一边呷着加了奎宁水的杜松子酒,一边向游戏板中间的孔投掷豆袋。

这是我第一次和他们进行豆袋比赛,之后我们四个人经常玩这个游戏。我和罗布在弗托克岛上,与本和丽莎一起生活了五个月。作为食宿的交换,我帮助丽莎为入住树屋的房客烹饪食物,罗布帮助本进行维护工作。我很快意识到,在一个发展中国家的一座偏远小岛上经营度假村是一项很艰苦的工作。这需要付出不断的创造,还要有很大的耐心去维修弗托克岛上的太阳能板、雨水集蓄设施、船只和建筑物。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在高峰期岛上的六间树屋会被预订一空(图片来源:Rob Roberts)

在我和罗布离开小岛前往新西兰的那一天(那时候我已经怀孕),本和丽莎送给我们一条乌龟形状的项链作为临别礼物,这条项链是图伊雕刻的。我向他们保证,我们还会再来。

***

在今年刚刚过去的秋天,我订了三张机票,到弗托克岛上去度过二月。我不仅想念我的朋友们,而且也希望我儿子能够看到瓦瓦乌群岛上生动鲜明的色调、散养的小猪,以及亲切友好、笑声爽朗的当地居民。我知道曼陀罗度假村的事业正蒸蒸日上,迫不及待要去见识本和丽莎的设想变成现实。度假村现在从附近小岛上的村庄雇用了一群汤加人,在高峰时期,那六间树屋会被预订一空。

在我们抵达之前几个星期的一天,我在 Skype 上与本和丽莎通话了,丽莎告诉我,图伊 14 岁的女儿和他们一起过了圣诞节,住了两个星期,刚刚离开。虽然图伊两年前去世了,但是本和丽莎仍然和他的家人保持亲密的关系。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笔者和家人在岛上与本和丽莎一起度过二月(图片来源:Rob Roberts)

"能有孩子来到这个岛上真是太好了,"丽莎说。"我希望你儿子也喜欢这里。"

我望着我蹒跚学步的儿子,他一手拿着一只毛绒海豚玩具,另一只手抓着图伊亲手雕刻的乌龟项链。

"谁会不喜欢天堂呢?"我笑着回答。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