驶向伊斯兰荣耀的地下小船

(图片来源:PhotoStock-Israel/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拱门之池使得游览者得以重新体验这座城市辉煌的过去(图片来源:PhotoStock-Israel/Alamy)

公元10世纪,当地理学家穆罕默德·伊本·阿哈默德·沙姆斯·艾尔丁·穆卡达西(Muhammad Ibn Ahmad Shams al-Din al-Muqaddasi)从开罗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造访了拉姆拉城,他描述了一处可与他的家乡耶路撒冷媲美的人间天堂。

穆卡达西在他著名的游记中写道:"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建筑辉煌;水美而充足;盛产水果。这里商业繁荣,市集绝佳。"

在这片地区信奉伊斯兰教不久后,公元715年,这座城市被定为巴勒斯坦的新省会,拥有众多大清真寺、行政建筑以及带有花园、马赛克和喷泉的宅邸。但是大多数早期的伊斯兰建筑都在11世纪多次发生的地震中被摧毁,这座城市尽管进行了部分重建,也永远无法重获往日辉煌。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拉姆拉城尽管在多次地震后得到部分重建,却永远回不到曾经的壮观景象(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以前的模样了。"以色列文物局考古部门的负责人吉德翁·阿夫尼这样说道。

现在,拉姆拉只是以色列的一座居住着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小城市,位于特拉维夫市东南方向25公里处,临近以色列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拉姆拉一直努力摆脱因犯罪和贩毒而招致的坏名声。

但是从隐蔽在地下的绚丽水世界可以窥探这座城市曾经迷人的历史。

通往地下世界的主要入口就位于拉姆拉市区的主干道上。在地下世界,考古学家们发现了四个精美的地下水宫,并找到了进一步的证据证明渡槽是如何为这些水宫注水的。

在被公寓大楼和一座公园围绕的一栋小建筑内部有一条石阶,向下通向一个巨大的注满水的水宫。它的顶部由许多尖拱支撑,因此得名"拱门之池"。顶部的开口以及现代的红色和绿色的电灯,刺破黑暗,照亮被青苔覆盖的墙壁和墙壁上刻印的阿拉伯文,文字写着公元789年这一水宫由来自巴格达的哈里发·哈伦·拉希德建造,他是当时这里的统治者。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游客们可以划着小船游览古代的地下水宫(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有一个小码头提供小船,可以游览这有着1228年历史的地下水宫。当我父亲绕着水宫划着船,躲避着那些支撑着顶部的拱柱的底部,我抬头望向顶部,大概9米高,看起来似乎更像是一座教堂或者宫殿的顶,而不像储水的地方应该有的顶。唯一的声音是船桨穿过水流的声音和拍照时我的相机的声音。潮湿的空气闻起来有股霉味,更增添了穿越时空之感。

考古学家认为这座地下水宫是目前已知的阿拉伯世界第一次使用尖拱,这最终成为伊斯兰建筑一个典型的特色,在诸如西班牙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宫的闻名于世的古迹中也能看到这样的尖拱。

这些拱"没有使建筑师们拘泥于此,他们不仅增高了拱的结构,还使它们宽敞开阔而且通风良好,"来自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考古与中东研究的高级讲师卡蒂娅·西特兰-西尔弗曼说道。

除了赋予水宫宏伟壮观之感,尖拱也代表着一种文化融合,整体定义了拉姆拉和早期的伊斯兰帝国。尖拱的灵感正是源于古波斯帝国,而地下水宫的概念源自希腊建造的位于君士坦丁堡地下的有曲拱的水宫。阿夫尼解释道。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墙上的刻印写着这座水宫建成于公元789年(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这里是东西方的交汇点之一。"他说。事实上,这座水宫是拉姆拉作为文化和商业最鼎盛之时的重要十字路口的标志。

当罗马和拜占庭帝国统治着古时的巴勒斯坦,它的行政中心位于凯撒利亚,是大希律王在地中海海岸建起的一座港口城市。但是公元8世纪早期,这一地区被不断扩张的穆斯林帝国倭马亚王朝统治着,一个新的行政中心被设在拉姆拉,它是一片距离海岸13公里遍布沙土的不毛之地。之所以选择此处是因为它恰好沿着通往大马士革的主要道路,而大马士革是倭马亚王朝的所在地;也可能是为了刁难附近的基督教城市卢德,因为它拒绝让出土地给新穆斯林帝国。西特兰-西尔弗曼说道。

"不管这样做是出于报复还是有客观的动机,这座新省会确实占据了一个曾被卢德占领过的战略位置。"西特兰-西尔弗曼解释说。

这些年来,考古学家们在拉姆拉已经发现了数百枚铸造于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古代钱币,从阿尔及利亚到乌兹别克斯坦,这表明这里曾经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十字路口。其他的证据则指向了人口的多样性,有穆斯林,有基督徒,也有犹太人。

公元750年,当阿拔斯王朝从倭马亚王朝手中夺取了伊斯兰帝国的统治权,也同样继续发展拉姆拉。建于公元789年的拱门之池是他们的最富野心之作,占地约400平方米,由一条渡槽来注水,现在可以在城外目睹其遗址。这里的居民们可以通过水宫石顶上的孔洞用水桶取水。

然而,尽管水宫有着坚固的构造,仅仅150年后,一场地震破坏了负责注水的渡槽,重建工程将水宫放在新市区之外,于是拱门之池就逐渐废弃不用,年久失修。几个世纪以来,它变成了一个只收集雨水的地方,牧羊人会停在这里让羊群喝水,因此当地人称其为"山羊之池"。1862年,法国考古学家梅尔基奥·德·沃盖发现了这里精美的刻印和荒废的水宫的全貌,那时水宫里已经满是泥土。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水宫的顶部由尖拱支撑(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但是水宫并没有因此得以重见天日,直到20世纪60年代,拉姆拉的市政当局对其进行了清理,开始允许游览者在其周围划船观赏。现在,水池的水源来自于一个地下蓄水层以及城市的现代供水系统渗漏出的水,而不再通过那个旧时的渡槽了。多年来至少三个相似的地下水宫也在附近被发现,但是出于保护其安全和稳固的考虑,没有对公众开放。

考古学家在拉姆拉的地下发现的其他早期伊斯兰建筑的地基在外行人眼中只是成堆的石头,拱门之池则不同,它能令游览者重新发现这座城市辉煌的过去。哈里发·哈伦·拉希德,这座水池的建造者,在位时正是伊斯兰的黄金时代,经济、科学和文化从帝国与西方世界位于西班牙的交界处一路繁荣到亚洲。

当我们的小船在高拱之下滑行着穿过地下暗水,这一历史时期的重要意义和辉煌成就清晰地展现于眼前,即使在1200多年后仍然屹立不倒。

"这几乎就是剩下的全部了,"阿夫尼说,"你必须来到地下才能看到。"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拱门之池使得游览者得以重新体验这座城市辉煌的过去(图片来源:PhotoStock-Israel/Alamy)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