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小岛上的岩石壁画

岩石壁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瓜德罗普岛的岩石壁画(图片来源:BRUSINI Aurlien/hemis.fr/Getty Images)

当我正在三河城(Trois-Rivières)——位于瓜德罗普(Guadeloupe)巴斯特尔岛(Basse-Terre)西南部的一个小镇——海滨的一条长约 5 公里的小路上徒步穿越浓密的雨林时,天幕似乎突然被打开,古莉河(Coulisse River)出现在眼前,将小路一分为二。只有这一条路可以穿越,潮水看上去并不猛烈,一路上还可以抓着岩石保持平衡。

河流上游深藏在一片翠绿而茂密的雨林中,在汇入汹涌起伏的大海之前,顺势向下流淌形成了一系列的瀑布。站在过膝深的河水中,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什么岛上的加勒比人将这个岛屿命名为"Karukera",即"美丽流水之岛"。这里的加勒比人是美洲原住民的一支,于 800 多年前生活在这里。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加勒比人将巴斯特尔岛称为"Karukera",或"美丽流水之岛"(图片来源:Melissa Banigan)

在加勒比人定居瓜德罗普岛的 1000 多年前,在岛上生活的是伊尼尔人,一支离开委内瑞拉境内的奥里诺科河盆地定居到小安的列斯群岛上的土著阿拉瓦克人。他们的迁徙路径如同一弯新月,穿过加勒比海进入到大西洋。

很多学者认为伊尼尔人非常虔诚,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河流、动物、岩石甚至雷电和地震都有精神所在。伊尼尔人在河流、瀑布和湖泊旁的岩石上雕刻壁画,描绘了抽象的图案以及圆形的、眼窝深陷的面孔。

壁画近在眼前,我伸出手指就能触碰到它,这一幅看上去像是一个男人的轮廓被雕刻在一块高耸的巨石上。尽管我无法确定一些条纹标记是否由河水的起伏冲刷而成,但我可以想象出一位艺术家伏在岩石上辛勤刻画,伴随着周围的鸟鸣和树叶的窸窣声。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1995 年,当地的一位考古学家在巴斯特尔岛发现了岩石壁画(图片来源:Melissa Banigan)

在过去的这几年里,我对瓜德罗普岛产生了深厚的情感,常常在冬天搭乘廉价航班往返于纽约的家中和小岛的首府皮特尔角城(Pointe-à-Pitre)。我在瓜德罗普岛的朋友们很快便了解到,我不会拒绝探索他们小岛的机会,因此他们也经常邀请我一起进行探险。

通常都是我的朋友弗雷德里克 (Frédérique),将她的小汽车停在我租住的简陋公寓旁。"你好!"她会招呼道,这就足以令我抓起行囊冲下楼梯。

一天刚刚拂晓时分,空气中传来了弗雷德里克的声音。我想我们会去探访一些瓜德罗普岛的音乐家,睡眼惺忪的我匆匆穿了一双拖鞋,抓着相机便出发了。直到我们到达三河城边缘,我才开始怀疑我们的目的地究竟在何处。

我们转向一条小路,看上去并不是通往文明之地,反而是远离文明进入到了一片草木丛生的地区。弗雷德里克驾轻就熟地沿着小路上穿越雨林,树枝和藤蔓划过我们的头顶。终于,我们转入了一个小停车场,来自弗雷德里克家庭的大约 10 位成员身穿远足装备和靴子,站在那里等着我们。

一名伙伴借给我一瓶水,我愉快地接受了,但我的拖鞋却让我无计可施。我们大踏步走进雨林,很快,我就把拖鞋拿在手里,赤脚穿越满是岩石的河床。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瓜德罗普岛人世世代代都在沿海的雨林里进行徒步旅行和野餐(图片来源:Melissa Banigan)

生活在三河城和周边小镇的瓜德罗普岛人世世代代都在沿海的雨林里进行徒步旅行和野餐。直到 1995 年当地考古学家卡罗曼·巴塞蒂(Carloman Bassette)偶然发现岩石壁画之后,法国文化部和瓜德罗普国家森林办公室才开始对这一地区进行保护,并建设了沿岸的小路。沿岸小路包括"le Sentier de la Grande Pointe"即"重点小路"在内,也就是我们此刻正在行走的小路。

小路的中途有古莉河,小路的另一端是大沟湾,在那里可以看到壮阔的加勒比海,多座统称为"Les Saintes"的岛屿,以及远处的多米尼加火山峰顶。

我们跨越小河后又前行了大约一公里,逐渐转进了内陆,几百米之后,我们到达了巴塞蒂当年发现岩石壁画的地点,如今这里叫做"Anse des Galets",或者"石头湾"。一泓泉水自岩石流下,形成一个小池塘。这里一定曾经是地热口。小池的一边立着一块方形岩石,壁画上表现了一个被鬼怪面孔所环绕的男人。小池外,另有一块石头上雕刻着妇女分娩的画面,一个婴儿出现在她的两腿之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一区域所发现的大多数岩石壁画都极其简化或抽象(图片来源:BRUSINI Aurlien/hemis.fr/Getty Images)

这两幅壁画就是著名的"石头上的男人和女人",它们的独特之处在于,与这一地区所发现的大多数岩石壁画的简化或抽象不同,它们所呈现出的是完全拟人化的形象。很多考古学家认为曾经在这里举行过很多生育仪式。

弗雷德里克直接指着岩石说道:"那就是妇女分娩的地方。"

我们继续在雨林中穿行。距离"石头湾"半公里的位置是一处糖料种植园的废墟。哥伦布于 1493 年首次踏上瓜德罗普岛之后,天花和种族屠杀使得岛上的土著居民几乎遭受灭顶之灾。与安的列斯群岛的其他许多岛屿一样,这一"新世界"沦为了殖民地,白皮肤的克里奥尔人建立了糖料种植园,目前生活在瓜德罗普岛上克里奥尔人的后裔如今被称作"békés"。我不经意地发现,沿着小路分布的前哥伦布时期的岩石壁画仍然保存完好,而这一殖民时期的遗迹却几乎被雨林完全吞没。

站在小路尽头,我们可以领略到这样的风景:一边是郁郁葱葱的雨林,另一边则是浪潮撞击着火山海岸。随后,我们踏上返程之路。

我们再次穿越古莉河,太阳在头顶猛烈地炽烤着我们。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停车的地方。在那里,雨林的边际,我与弗雷德里克及她的家人共进午餐。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巴尼根步行后在杜克丽沙滩休息(图片来源:Melissa Banigan)

近处,一条狭窄蜿蜒的小路沿着古老的河床通向大海。午饭后,我沿着小路走到了杜克丽(Duquéry)沙滩,它以附近的一个糖料种植园的废墟而命名。

我脱掉拖鞋,把疼痛的双脚埋在黑色的火山砂之中。当我望向斑驳的蓝色海浪时,身后灌木丛掩映着海浪冲刷不断风化的巨石,我们可以一起饱览这超越千年的风景。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