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世界上最幸福快乐的国家吗?

(图片来源:Dukas Presseagentur GmbH/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这个国家的节庆比一年的天数还要多(图片来源:Dukas Presseagentur GmbH/Alamy)

哥伦比亚人为节庆而活。这个南美国家拥有的节庆超过一年365天,无论是在巴兰基亚多日狂欢节(Carnival in Barranquilla)狂欢庆祝,还是在麦德林(Medellín)花博会(Feria de las Flores)期间欣赏那色彩如万花筒般缤纷绚烂的花卉展览,亦或是在"驴子节"(Festival de Burro)期间加勒比海沿岸的居民们给他们的驴子变装打扮并带着它们在街上游行,总有节日可以庆祝。

这只是盖勒普年度国际民意调查(WIN/Gallup International poll)将哥伦比亚列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或者说最幸福的国家,没有之一)的很多原因的其中一个而已。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哥伦比亚居于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列(图片来源:Jesse Kraft/Alamy)

人们继续跳着伦巴舞,罔顾哥伦比亚并不光彩的过去。多数外人都知道,这个南美国家是一个有着五十年内战史、充斥着暴力的国家,左翼游击队和右翼准军事组织制造的绑架事端屡见不鲜,到处有可卡因和缉毒警。

但这已经不再是巴勃罗·埃斯科瓦尔(Pablo Escobar)的哥伦比亚了。在哥伦比亚政府与最大规模的游击队即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达成摇摆不定的潜在和平协议的前夜,似乎很适合理解当地居民是如何在无法想象的暴行、伤亡和经济困难面前仍然保持他们那为世人所熟知的幸福的模样。

如果你问100个哥伦比亚人关于幸福的问题,你有可能会得到100种回答,但都有同一个主题。"钱是个好东西,但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总的来说,我们的文化就是要珍惜你拥有的东西。我们喜欢彼此,喜欢音乐。"这些是我所得到的一些答案。

每天你都能找到可以印证这种价值系统的证据,从哥伦比亚人对迅速增长的外国游客的热烈欢迎的态度中就可以窥见一斑。他们也将这种善意延伸到对自己国家的民众身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越来越多的游客体会到哥伦比亚的热情好客(图片来源:Robert Van Der Hilst/Getty)

哥伦比亚人口的90%是天主教。最大的移民群体是来自中东的阿拉伯人,从1880年到1930年,有4万到5万人来到这里,现在阿拉伯群体遍布整个哥伦比亚,南美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就坐落在哥伦比亚瓜希拉省(Guajira Department)的迈考(Maicao)。尽管如此,这里很少发生宗教冲突。国际恐怖主义的魔爪尚未伸向这个国家,犯罪统计数据也没有提到这里有反穆斯林的仇恨犯罪。

马赫·诺法勒(Maher Nofal)是位于波哥大(Bogotá)中部一家名为沙瓦玛·哈里发(Shawarma Khalifa)的阿拉伯餐厅的第二代老板,他是巴勒斯坦裔的哥伦比亚人。在餐厅里,戴着希贾布(hijab)头巾的伊斯兰教徒和戴着特本(turban)头巾的哥伦比亚黑人妇女一起工作,后者通常来自太平洋沿岸贫穷的乔科省(Chocó)。想起最近美国发生的印度人制造的枪击事件被错认为是伊朗人所为,我问诺法勒,顾客们是否也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他的员工。

"并没有,"他回答道,"哥伦比亚人很单纯,对什么都好奇。他们看到电视上报道的新闻,电视上说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就来问我的员工,我的员工解释了这一小部分人不能代表她们的宗教,她们的信仰是关于艺术、宽容和博爱的。哥伦比亚人接受了这样的答案。"

当然,哥伦比亚内部已经自产了一部分的暴力和恐怖了,南美洲再没有一个国家像哥伦比亚一样发生了持续时间如此之久的动乱。但是,奥斯卡·吉尔德(Oscar Gilede),一位通过他的哥伦比亚高地(Colombian Highlands)旅游公司引领了自然之旅的生物学家,认为动乱正是塑造了哥伦比亚人幸福观的不可缺少的部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这个国家的节庆比一年的天数还要多(图片来源:Dukas Presseagentur GmbH/Alamy)

吉尔德说:"我觉得总的来说哥伦比亚人都觉得幸福。每个人对于幸福的认知是主观的。我的意思是,很明显,一个已经经历了50年战争的国家应该有很低的幸福率。"

和许多哥伦比亚人一样,战争已经来到了吉尔德的家门口。1985年,他的兄弟曾经是波哥大玻利瓦尔广场(Plaza Bolívar)的一名军警,那一年M19游击队攻入法院,杀害了12名最高法院法官。但是,吉尔德继续说道,"相同原因导致无休无止的战争意味着哥伦比亚人已经对战争习以为常。换言之,如果灾难没有直接降临在我身上,我一定会心存感激、心满意足、保持乐观,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

安蒂奥基亚大学(University of Antioquia)的历史学家罗德里戈·马丁内斯(Rodrigo Martínez)也这么认为,他解释说,尽管哥伦比亚人还没有实现和平与稳定,但是他们凭借不可撼动的决心在努力争取和平。他告诉我:"哥伦比亚人始终显示出他们对战争、对死亡和对充满暴力以及外交失败的残酷历史的惊人的、强大的恢复能力。"

吉尔德认为哥伦比亚人从人际交往和社会经验中培养出了恢复能力。

"我们的生活中不能没有聚会、没有节庆,我们用对体育赛事、选美比赛、其他娱乐活动等等的狂热来填补生活的空白。活动结束的一刻我们已经开始计划下一场活动。"

哥伦比亚人可能永远都不会放弃的一项活动就是舞蹈。莎莎舞(Salsa)是整个国家的音乐脉搏,几乎每个人都会跳,特别是在卡利(Cali)。这个位于哥伦比亚南部肥沃的考卡山谷(Cauca Valley)中的宜人又低调的城市就是莎莎舞的圣地,世界锦标赛每年在这里举办,这座城市也是哥伦比亚最有名的莎莎舞俱乐部之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莎莎舞是哥伦比亚的"音乐脉搏"(图片来源:Kike Calvo/Getty)

"这种舞蹈可以尽情释放自我,是一种表达和感受的方式。在这里,音乐在我们的血液、血管和心脏中流淌,是我们贯穿一生的激情。"诺拉·亚历贾德拉·托瓦尔(Nhora Alejandra Tovar),卡利的“Arrebato Caleño”莎莎舞蹈学校的所有者兼舞蹈老师,如是说道。

与其他形式不同,哥伦比亚人的莎莎舞由节奏更快的切分音组成,与舞者自身天然的能量完全契合。这是一项人人平等的活动,每个人都能参与其中,它似乎能让整个国家陷入快乐的狂潮。但是哥伦比亚的莎莎舞与其他国家的舞蹈形式相比,是不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比如说,与巴西人的桑巴相比?

"我觉得是有一些不同之处,"托瓦尔说,"我们的舞蹈更具有社交性。与情侣相伴或身处群体之中时,跳莎莎舞是很有必要的,这是一种更直接的联系。因为这些原因,莎莎舞在世界上的地位更加重要。"

我问她,在哥伦比亚国内,身处暴力、冲突和经济困难之中,莎莎舞有什么重要性。

她回答我:"莎莎舞是人们尊严的回归。它掩盖了不平等,掩盖了人们对尖锐节奏和疯狂之爱的不满。它拉近了社交距离,因为它需要人们在每一次眼神对视和皮肤接触的瞬间相互拥抱,将舞者与律动合二为一,帮助他们彼此了解并看到对方最好的一面。莎莎舞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和平文化遗产。"

在莎莎舞俱乐部中固然充满欢乐与和平,但是莎莎舞是否延伸到了全国各地,延伸到了最绝望境况下的人们居住的地方呢?在最艰难的地方能实现和平吗?

为了找到答案,我从东麦德林乘坐一辆小巴车,经过弯弯曲曲的道路,来到维亚赫尔摩沙(Villa Hermosa),这是组成了这座城市的16个镇中的第8个,以暴力事件多发而闻名。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麦德林就是世界上最暴力的城市。今天,麦德林正经历着转变,缉毒警出现得不那么频繁了,富有效率的地铁系统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连接起来。即使是第8个镇(维亚赫尔摩沙)现在也在扭转它的坏名声。

"我们感谢上帝赐予我们这片土地。"我那天的导游卡罗莱纳·拉米雷斯(Carolina Ramirez)在纵览周围的群山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和这里的很多人一样,她也承受了多年战争的伤痕。身体上的伤痕隐藏在衣衫之下,而精神上的伤痕在她那充满紧张感的微笑和情绪的波动中得以窥见。她的家人在这里已经居住了60年。"现在这里有公园和自行车道了。" 她指了指乌瓦拉利伯塔德体育中心。"今天有几百个孩子在那儿踢足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麦德林过去曾是全世界最暴力的城市(图片来源:EyesWideOpen/Getty)

这里仍然有犯罪,"无形的墙"也是存在的。做了错误的事情或者抢劫别人,可能会以死亡收场。但这里也有生机。父母带着孩子去上学,男人们打着台球,家庭妇女们与邻居说着鸡毛蒜皮的闲话。

"我们这一代是幸存者,"拉米雷斯说,"上一代人忍受着战争的结果:毒品和卖淫。现在,年轻人有更多机会上学和工作,重建自己的生活。"

她轻描淡写地补充道:"我为他们开心。"

拉米雷斯可以被看做是她的国家的一个缩影。哥伦比亚是一个流过血的国家,但是通过这段苦难的经历,它的人民从没有丧失单纯的心和自我恢复的能力。他们的幸福从他们不可撼动的精神中可以预见,从他们对温暖、友谊和宽恕的执著中可以预见。

对一个外国人来说,这也许很天真,但是哥伦比亚人坚定的幸福感一直是他们在战争中对抗绝望最有效的武器。是幸福感注视着他们经历了内战、轰炸和绑架,是幸福感带领他们走向胜利在望,到那时他们值得拥有的梦想中的和平国家可能会成为现实。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