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佩斯的秘密地下医院

(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1956年秋天,苏联军队镇压了反对匈牙利共产主义政权的叛乱。当时,三岁的伊莎贝特·赛布里格(Erzsebet Seibriger)和她的家人转入地下,藏在达布达佩斯众多的一处天然洞穴里面,以躲避坦克、炸弹和枪弹的侵扰和伤害。

但他们所藏身这个地方是一家地下医院,赛布里格的父亲身为一名外科医生在这里治疗匈牙利的革命者和苏联士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布达佩斯布达区(Buda)建成了大量医疗设施(图片来源:Eye Ubiquitous/Getty)

在苏联军队镇压了叛乱以后,成千上万的匈牙利人被监禁或因参与叛乱而被处决,其中包括那些治疗受伤的自由战士的医生。赛布里格的父亲因为患有心脏病而免于监禁,但他的行医执照被吊销了。

"他是幸运儿之一,"赛布里格回忆说,"但是家里一直担心他最终可能还是会被逮捕。"

尽管政府直到2002年才解密了该地下医院,今年还将庆祝它变身岩石核掩体博物馆医院(Hospital in the Rock Nuclear Bunker Museum)十周年,这个地下空间仍然停留在过去的时光里,充满了谜团和不为人知的故事。赛布里格的故事已经成为自博物馆设立以来浮现出来的为数不多的数百个故事之一。

博物馆宣传官员弗鲁兹希纳·波拉奇卡(Fruzsina Polacska)说:"许多匈牙利人仍然不了解这个地方。

今天,一个病房的病床上放了许多匈牙利、德国和苏联士兵栩栩如生的蜡像,描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医院首次使用时的场景。在另一个房间里,年轻的赛布里格医生的蜡像站立在1956年叛乱期间伤员的病床中间。

Image copyright Globetrotter19/CC
Image caption 岩洞医院的存在直到2002年才公之于众(图片来源:Globetrotter19 / CC)

贯穿布达佩斯中心的多瑙河的西岸是布达地区,那里有很多自然洞穴,这些岩洞在历史上有过很多的用途,从储存食物,囚禁犯人,到16世纪奥斯曼帝国统治时,还被当作妻妾的收容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其中一个洞穴被建成一个市级空袭警报控制中心,随着战斗加剧,市政府制定了在这里建立紧急医疗设施的计划。

1944年岩洞医院对外开放,有一条通道通往附近的圣约翰医院,由该医院提供新鲜的食物和补给品。"当时来说非常现代,"波拉奇卡说,"他们能得到所需的一切。"

或者,似乎是这样。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持续进行,苏联红军继续围困布达佩斯,岩洞医院成为这个被狂轰滥炸的地区唯一一个可以做X光或手术的地方。不过,该设施很快就变得不堪重负,它容纳了700名病人,几乎是其正常容量的10倍。受过治疗的病人因为害怕外面的战争而不想离开。伤员的家属和朋友也常常住在医院,把这里当成避难所。

"每一寸空间都被占满了,"当时在这个医院工作的红十字会志愿者、伯爵夫人伊洛娜·塞切尼(Ilona Szechenyi)在2008年的采访中告诉博物馆的历史学家。她回忆说,她睡的担架是一名患者死后才空出来的。她说:"我身上遍布血迹,再加上难以抵挡的臭味,这真是一段非常不堪回首的经历。"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战争期间岩洞医院人满为患,最多时住院病人多达700人(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由于患者人数众多,补给品不足,所以感染肆虐,每天都有尸体被抬出去,并迅速埋在弹坑里。他们还将绷带从尸体上取下并用来治疗新的患者。

"卫生状况差的不能再差了。到处都是让人无法忍受的臭味,"志愿者医生朱拉·斯坦内特(Gyula Steinert)回忆说。他的故事记录在他女儿阿格塔·斯坦内特(Agota Steinert)写的一本书中。

最终,轰炸破坏了地下医院的供水系统,并摧毁了通往圣约翰医院的隧道。

在1945年2月,围困终于结束,由于匈牙利进入苏联的控制范围,许多在医院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利用战争期间红十字会发行的国际保护证书逃离了布达佩斯,以逃避在苏联的统治下的生活。但是赛布里格医生选择了留下,回到附近城堡区的家中。

1956年,匈牙利和苏联交恶,赛布里格医生再次到医院报到工作——这次他带上了妻子和两个孩子。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持续进行,岩洞医院成为唯一可以做X光或手术的地方(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我记得那时我跑来跑去,在玩捉迷藏,"赛布里格说,"我记得有人在担架上抬着被送进来,但是对一个孩子来说,这是件好玩的事。那就像一个操场。"

在叛乱被镇压之后,赛布里格医生再次获得机会离开这个国家,许多人通过临时开放的边界逃了出去。

"我们离开了房子,但我的父亲转身说,他不能离开这个国家,因为医院随时可能需要他,"赛布里格回忆说,"我妈妈不想抛下他自己走,所以我们就都留了下来。

结果,那次革命是医院的最后一次运作。随着冷战和核攻击威胁的加剧,医院变成了匈牙利当政的共产党的秘密核掩体。他们为这个地方增加了一个储水系统,可以维持三周的清洁水的储备。空气新风系统配备有活性炭过滤器,可以清洁受到任何污染的空气。

时至今日,这些设备中的大部分仍然可以正常工作。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在冷战期间,医院变成了一个核掩体(图片来源:Sara Toth Stub)

赛布里格医生在医院的所作所为在最后一个病人出院后仍继续影响他的女儿赛布里格。他不仅多年没有工作,而且生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可能被捕。他还禁止女儿参加学校的共产主义活动,如五一节的庆祝活动。

赛布里格回忆说:"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离群索居实在是有点勉为其难。"

尽管她的分数很高,但是她还是被医学院拒绝了几次。所有的大学都处于共产主义政权的掌控之下,她怀疑她被拒绝是由于她父亲以前的活动。她父亲于1977年去世。

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1989年匈牙利共产主义政权的垮台,赛布里格才开始认识到她父亲过去的行为是多么勇敢:他是唯一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匈牙利叛乱期间都在该医院尽职的医生。

赛布里格现在是有六个孙辈的祖母,她仍然居住在布达佩斯的岩洞医院附近。在2007年博物馆开业时,她首次返回医院。当时的导游并不知道这家医院曾在1956年运作过,只谈到了医院在二战期间的作用。此后,赛布里格帮助工作人员汇集了关于医院在叛乱时期的故事,并向博物馆捐赠了她父亲使用的医疗工具和官方文书。

"这个地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很重要的一点是,它重现了历史,让今天的人更接近历史,"赛布里格说,"它是货真价实的,它显示了当时在这里工作的人们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

"我现在知道我不应该抱怨他当时做的事情,"她补充说,"我的父亲非常勇敢,我很高兴能够有机会讲述他的故事和我自己的故事。"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