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拉伯沉默的沙漠城市

(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玛甸沙勒的大部分地区还尚未被发掘(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一如往常,我们从利雅得飞往麦地那的沙特航空公司航班以祷告开始。

"女士们,先生们,"空乘人员通过对讲机说道。"您即将听到的内容是先知穆罕默德(愿他安息),在旅行前祷告的经文。"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玛甸沙勒曾经是古代香料贸易通道的重要城市(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剩下的都是阿拉伯语。我一边听着录音中低沉的声音,一边透过小窗户望向下面无边无际的沙漠。我正在与朋友一起前往沙特阿拉伯隐藏的沙漠城市玛甸沙勒(Madain Saleh)旅行。尽管很多人听说过位于约旦的纳巴泰(Nabatean)首都佩特拉,但是作为纳巴泰第二大城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玛甸沙勒相对而言仍然默默无闻。作为古代香料贸易通道的重要城市,它在贸易帝国的建立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如今,它的纪念碑和墓穴已经成为这个消失的王国最后、也是保存最完好的遗迹。

从麦地那,我们驱车四个小时到达绿洲镇艾尔乌拉(Al Ula),然后继续前行一小段到达我们位于沙特阿拉伯汉志(Hejaz)省的酒店,位于利雅得西北 1,043 公里的地方。我们的向导艾哈迈德在第二天早餐之后与我们会合。他个子很高,留着稀疏的胡子,身穿一件传统的阿拉伯长袍,头戴红色头巾。他微笑着告诉我们他在新西兰学习的英语。

我们向酒店以北朝玛甸沙勒方向驱车大约 40 公里,艾哈迈德向我们讲述有关纳巴泰的故事,它的财富和繁华来自于他们在严酷的沙漠环境中寻找并储存水源的能力。他们还在从玛甸沙勒西南到地中海港口城市加沙以北之间的漫长的沙漠贸易通道形成了垄断。他们向驮着乳香、没药和香料的骆驼商队征税,这些商队会在他们驻守的前哨停留以获得水源和休息。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玛甸沙勒是仅次于佩特拉的纳巴泰第二大城市(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但是,在公元 106 年,纳巴泰帝国被罗马吞并,并且红海航线逐渐取代了陆上贸易通道的地位。纳巴泰的城市不再是贸易中心,因而开始衰落,最终遭到废弃。

远远隐匿在沙漠中的玛甸沙勒如今荒芜、寂静却令人出奇地保存完好。城市的大部分仍然埋在沙土之下。

目前尚未发掘的部分包括一座容纳超过 131 个巨大墓穴的墓园。首先,其庞大的规模和数量已令人瞠目结舌。但是随着我们近前观看,纳巴泰人的艺术通过翱翔的猎鹰、壮观的狮身人面像和长满羽毛的怪兽的雕刻展露无遗,更不用提那些错综复杂的碑文。我们在一处墓地前驻足,它的碑文翻译为"Tansy 之子 Hany……以及后人",结尾是日期和名字。"公元 31 年 4 月……雕刻家 Hoor 雕刻。"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玛甸沙勒的墓穴碑文反映了纳巴泰文明时期的生活(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墓穴碑文反映出当时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姓名、关系、职业、法律和信仰。纳巴泰人并无大量的文字历史传世,因此,这些玛甸沙勒所独有的文本价值非凡。艾哈迈德解释说这些碑文是用阿拉姆写的,它是一种古老的闪米特语言,也是那个时候中东的通用语言。阿拉姆语对于商业和贸易交往必不可少,但是纳巴泰人也使用一种早期形式的阿拉伯语,艾哈迈德在碑文上指出其中早期阿拉伯语的一些痕迹。

在所有这些墓穴中,Qasr al Farid 尤其令人印象深刻,主要是因为它的规模,而其外观看上去相对比较简单。带有三角楣饰的中门是进入内部的入口,尸体放在嵌入墙壁中的架子上。

从 Qasr al Farid 开始,岩石凿绘的沙漠场景呈现出他们独特的戏剧性。平整的沙土地面上露出金黄色的砂岩,被千百年的风吹雨打而雕刻成弯曲的螺旋和圆锥形结构。天地间一片寂静。从墓穴内部向外看去,只有我们的足迹和汽车轮胎印扰乱了这里的沉静。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很多穆斯林并不会到玛甸沙勒,因为他们认为这里受到了诅咒(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与佩特拉熙熙攘攘的游客、纪念品卖家和骑驴者不同,这里鲜有人迹。穆斯林并不会到这里来,因为他们认为,当纳巴泰人拒绝放弃他们的神灵而去信奉伊斯兰教时,这里就受到了诅咒。而众所周知,前往沙特阿拉伯非穆斯林地区的旅游签证很难申请。人流量的匮乏,以及沙特阿拉伯的干燥气候,导致玛甸沙勒保存得如此完好。尽管佩特拉的外墙正在逐渐瓦解,这些墓穴却令人惊奇地保存完好。

我们在墓园内随意游览,在墓穴内外观察,触摸那些冰冷、古老的石头,忘却了时间。几小时候后,我们回到了车上,出发前往东北方的 Jabal Ithlib,这是一块巨大的露岩,人们认为它是纳巴泰人用来祭祀他们信奉的神灵群山之王 Dushara 的宗教圣地。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玛甸沙勒的墓穴令人惊奇地保存完好(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通往 Jabal Ithlib 的是一条 40 米长的天然崎岖小道,两侧崖壁上雕刻着记录驼队和商人的岩画,还嵌有数座神龛。艾哈迈德指向一条条水渠,它们的功能是将水送入贮水池,由此也能看出纳巴泰人善于收集雨水,利用地下水资源的能力。

我们沿着 Jabal Ithlib 西南的斜坡出发,开始攀登 Ethleb 山。我被强制要求穿上了从头到脚一身黑的长袍,穿着它爬山可是一大挑战。不过在艰难地登顶之后,我觉得这一切都值了。朝西望去,是一片巨大开阔的平原,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古代驼队和商队缓缓向玛甸沙勒走来,驮篮内装满了乳香。这种萃取自乳香树的树脂块,稀有而珍贵。只有最富有的古罗马人、古希腊人、古埃及和以色列人才能享用。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玛甸沙勒的大部分地区还尚未被发掘(图片来源:Marjory Woodfield)

随着太阳沉入地平线,我们踏上了归程,在路过一处墓群时停了下来。我们将几块有着明亮图案的毯子铺在沙地上,喝着阿拉伯咖啡,互相传递传统的 mammoul 枣馅饼干。在我们面前,玛甸沙勒的砂岩墓穴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下,发出金色的光芒。四周的寂静像一块厚重的巨毯盖在我们身上,在我们的注视中,这片沙漠缓缓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