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甚法国香槟的意大利气泡酒

葡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弗兰奇亚考达是意大利现存最为完好、最为优秀的葡萄酒天堂(图片来源:AGF/Getty)

当我探访意大利弗兰奇亚考达地区(Franciacorta)时,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葡萄园上覆盖的浓雾。几米外的一个中世纪地下室,似乎都不能看得十分清晰,人们正聚在那里一起品尝这一地区生产的气泡酒。我不断问自己:这些湿气和浓雾对美味的气泡酒发挥了什么作用?

这恰恰就是关键所在。

弗兰奇亚考达是意大利现存最为完好、最为优秀的葡萄酒天堂。忘掉那些被过分高估的、大量生产的普罗塞克(Prosecco),甚至香槟(Champagne)吧。在这块位于布雷西亚(Brescia)西北 30 公里的肥沃土地上出产的气泡酒或许比标志性的意大利酒更负盛名。

在弗兰奇亚考达,葡萄均由人工采摘,而且酒浓度更高。即使酵母发酵时间也比香槟更长。未标年份的酒至少需要 18 个月(相比之下香槟为 15 个月),而名为"维沙华"(Riserva)的标年份酒至少需要 5 年(相比之下香槟为 3 年)。您可能会珍藏这样的酒,在特殊的场合享用。

究竟是什么造就了这气泡细小、口感如丝般润滑的白"satèn"(弗兰奇亚考达气泡酒专属术语)以及这一地区的玫瑰甜酒,秘密就在于这一地区独特的土壤。

葡萄园坐落于一个土壤肥沃的圆形山谷中,一边是阿尔卑斯山,另一边是伊塞奥湖(Lake Iseo)。富含硅元素的冰川曾经覆盖这一区域,冰川消融后,目前该地区的稀有矿物质含量非常丰富。冰川在冰川时期末逐渐消融,形成了大块的泥炭球和岩石碎屑,经过成千上万年的变化成石过程,形成类似陨石的碎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奥法诺山 (Monte Orfano) 为弗兰奇亚考达挡住了阿尔卑斯山的寒冷(图片来源:Marka/Getty)

当我穿越湖边美丽的"Le Torbiere"湿地时,仍然可以看到冰川的化石遗迹。努力想要走出泥淖的我抬头仰望,我看到了奥法诺山(孤山)。这是平原上突起的一座孤立的小山,形状如同一块巨大的意大利蛋糕。它屹立在那里,像守护葡萄园的一名卫兵,成为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将从 3,000 米高的阿尔卑斯山吹来的冷风阻隔在外,让这里的温度始终保持在冰点之上。这种环境有利于葡萄的"呼吸",最终可以提升气泡酒的香气。雾气伴随着温柔的风,滋养着葡萄藤。

呼吸着这洁净的空气,我迈步走入"地下世界",弗兰奇亚考达气泡酒在这里生产和培育。如今,大约 116 家葡萄酒制造商,组成了一个保障生产标准的联盟,很多瓶装酒堆放在这里,这里的低温成为了天然的冰箱。

当地的一位旅店老板,同时也是酒窖拥有者 Marco Pellizzari 带我进入了旅店的地下室,这里曾是 16 世纪的修道院。一口古老的深井,修女曾在此取水,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垂直的酒窖,储存着他的 800 多瓶酒。在我的头顶上,是一座古老罗马神庙的遗迹。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弗兰奇亚考达的葡萄酒制造商将他们的气泡酒储存在温度很低的地下室中(图片来源:SFM ITALY A/Alamy)

一世纪时,罗马人最早开始在这里培植早期的葡萄园,而种植葡萄和生产精品葡萄酒的真正工艺是由僧侣流传开来,经过一代代的传承,最终被当地贵族、中产阶级家庭和农民所掌握。

法国拥有悠久的葡萄酒酿造传统,来自这一国度僧侣们随着查理曼大帝来到了这个意大利山谷。他们排干了弗兰奇亚考达的湿地,在整个区域种植葡萄园并教当地人如何用手小心地采摘葡萄。作为将沼泽地变为农业用地辛勤付出的交换,布雷西亚教会当局为僧侣们减免了税赋。这也是弗兰奇亚考达古老名称的来源:Franzia Curta 是一个免税修道院法庭。

当地的葡萄酒制造商将他们的气泡酒作为贡品,送给统治意大利众多城邦国家的文艺复兴王室,当时这些气泡酒被认为是意大利最好的酒。在 15 和 16 世纪,弗兰奇亚考达最富盛名的酒是科尔泰夫兰卡红宝石(Ruby of Corte Franca),一种出产自帕拉蒂科(Paratico)的气泡红酒,以及"Mordace",译作"即食",这种酒带有能让舌尖感到酥麻的气泡,是理想的餐后酒饮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但丁曾是弗兰奇亚考达帕拉蒂科城堡兰提尔瑞伯爵的座上宾客(图片来源:DEA/A DAGLI ORTI/Getty)

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也是被这些著名的红酒吸引而来。当这位伟大的意大利诗人于 1311 年由于在战争中选择支持反对教皇派而从他热爱的佛罗伦萨被流放,他在意大利游荡了 10 年,寻求不同文艺复兴王室的支持和接待。他的旅行最终到了弗兰奇亚考达。在这里,他成为了帕拉蒂科城堡兰提尔瑞伯爵的座上宾客,这里如今已成废墟。

"远离家乡,他能享受到的只有意大利的美酒,可以让他振奋,抚慰他充满想象力的智慧之火,"接待但丁的房主的一位后人 Fabio Lantieri 说道,他仍然经营着这一古老贵族的红酒事业,并且喜欢用自己酿造的气泡酒招待客人。

但丁在这里对他的生命进行思考,在葡萄藤中行走,目睹伊塞奥湖和像炼狱山一样从深水中突起的蒙特孤岛的风景。朦胧的九阶葡萄园让人想起这位诗人的代表作《神曲》中地狱的九个同心圆和天堂的九个球体。

气泡酒似乎不仅为但丁的流放增添了乐趣,更融入了他的血液,滋养了他的艺术。因为无论何时,只要你品尝一杯弗兰奇亚考达,你所获得的体验远不止一杯气泡酒,你将同时品尝到粘土本身的精华。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弗兰奇亚考达的气泡酒甚至比得过香槟(图片来源:REUTERS/Alamy)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