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尼加早餐肉肠背后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香肠 Image copyright William Ragosta/Alamy

我在多米尼加拉罗马纳市的一家酒店咖啡厅坐下后,一名女服务员将早餐盘轻轻地端放到我面前。这是一份 platotípico,标准的多米尼加式早餐,是酒店免费赠送的早餐。早餐搭配有mangú(芭蕉)泥、煎蛋、炸奶酪片和令人上瘾的煎炸后切成圆形厚片的酥脆的莎乐美香肠(salami 又译萨拉米或意大利香肠)。看着它,我不禁想到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这是我最不应该吃的。我才到多米尼加共和国几天,但我已经知道这仅仅是早餐而已,几乎每天可见,随处都可以吃到,而且非常美味。

莎乐美香肠是多米尼加的一种主要食品,可在意大利面中将其切成块与番茄酱搭配食用,也可与辣椒和洋葱一起炖着吃,或是拌在米饭里,抑或切成厚片煎炸。在我的旅途中,每一种吃法我都尝试过了。这种香肠非常好吃,但我还是有些困惑。我想知道,这种加工过的肉制品为何能成为一种主要食品?

莎乐美香肠广受欢迎的部分原因在于价格低廉。另一个原因则是环境,电力供应不可靠和缺乏冷藏设备使得人们对全熟蛋白质食品有大量的需求。但当我请教一位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工作了数十年的美国医生,问他为什么人们对莎乐美香肠如此钟爱时,他提到还有一个原因,这涉及两大独裁专政、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人类的聪明才智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

Image copyright William Ragosta/Alamy
Image caption 莎乐美香肠是多米尼加的一种主要食品,可在意大利面中将其切成块与番茄酱搭配食用,也可与辣椒和洋葱一起炖着吃,抑或切成厚片煎炸

多年来,我曾向多名多米尼加的朋友以及陌生人请教有关这一喜好背后的蛛丝马迹,但没人知道我在说什么,直到偶然听到有人谈起北部城市苏莎亚 (Sosúa) 的一个小型犹太社区,我才有迹可循。这一提示指引我来到苏莎亚虚拟博物馆 (Sosúa Virtual Museum),这是一家有关苏莎亚居民小型社区的在线历史档案馆,记录了现在的居民以及过去的居民、他们的孩子及这家博物馆创始人西尔维亚•施瓦兹讲述的故事。

施瓦兹说,她是欧洲犹太人的后裔,但在多米尼加共和国长大。她的父母埃贡和希尔德加德于 1947 年搬到多米尼加共和国,他们只是从一个政权换到了另外一个政权而已,但至少多米尼加愿意收留他们。

1938 年的埃维昂会议召集了 32 个国家的领导人和许多民间组织共同商讨数十万犹太难民的问题,难民们被迫逃离迅速蔓延的纳粹政权。会议上,多米尼加的独裁者拉菲尔•莱昂尼达斯•特鲁西略•莫利纳 (Rafael Leónidas Trujillo Molina) 是唯一一个站出来表示愿意大量接收寻求庇护的难民的领导人。

但是他这么做是出于政治原因,而非人道主义。1937 年 10 月,特鲁西略在 6 天之内屠杀了数以万计的海地人,这是一场被英语国家的人们称之为"欧芹大屠杀 (parsley massacre)"的事件,多米尼加人称之为 el corte(那场杀戮),海地人将之铭记为 koutkout-a(伤害)。无论名称如何,这是一场恶意的行动,与在欧洲发生的种族清洗如出一辙,所以特鲁西略迫切需要发展积极的对外关系。

Image copyright Three Lions Stringer/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38 年,多米尼加的独裁者拉菲尔•莱昂尼达斯•特鲁西略•莫利纳 (Rafael Leónidas Trujillo Molina) 同意接收多达 10 万名犹太人进入多米尼加

特鲁西略对"白种人"情有独钟。他将伊斯帕尼奥拉岛视为光明与黑暗之间的物理两极分化,而他的使命就是限制黑种人,他也因为把自己涂脂抹粉更显白皙而家喻户晓。他将希特勒上台与闭关锁国之间的那段时间内来自东欧的犹太人流亡视作进一步推进其种族进程的机会。在会议上,特鲁西略同意接收最多 10 万名犹太人进入自己的国家,希望他们能和多米尼加的妇女生育子女,然后就可以生出皮肤白一点的婴儿。

尽管动机阴暗,但他的提议是一个无法拒绝的生存的机会。在埃维昂会议后直到 1944 年这一期间,多米尼加共和国为欧洲犹太人发放了约 5000 份签证,但是由于实际的搬迁问题、紧张的政治局势以及迁移到加勒比国家的一些不确定性,最终只有不到 1000 名犹太人来到了多米尼加共和国。那些最终来到多米尼加的人获得了土地、牲畜和重建生活的机会。

埃贡和希尔德加德作为难民于 1938 年相识于上海。埃贡逃离了维也纳,希尔德加德逃离了柏林。在获得前往多米尼加共和国的签证之前,他们在中国共度了九年光阴,包括在日本人管制的集中营里度过的时间。当他们 1947 年抵达多米尼加时,美国犹太人联合分配委员会 (JDC) 提出的一项方案是,由多米尼加共和国协调协会 (DORSA) 在位于该岛北海岸苏莎亚的一个前香蕉种植园的原址上建造一个小而繁荣的社区。它被戏称为 El Batey,是一个加勒比的俚语,意为种植园工人居住的地方。

Image copyright World Pictures/Alamy
Image caption 苏莎亚是位于多米尼加共和国北部海岸上的一个小而繁荣的社区

许多难民与埃贡和希尔德加德一样,都是本国成功的专业人士,所以这个社区迅速实现了经济繁荣。尽管多米尼加共和国协调协会 (DORSA) 创建并资助了 CILCA(一个乳业合作社)及加纳德拉 (Ganadera)(一个肉类合作社),但是它们的成功来自定居者们的坚强意志和商业精神。通过汇集他们的专业知识并从欧洲引进顾问,他们得以生产出高品质的欧式奶酪,生产出被评为全国最佳的黄油,生产出屡获殊荣的香肠以及以"PoductosSosúa"(苏莎亚出品)的名义销往多米尼加全国各地的莎乐美香肠。

多米尼加的食物受到西班牙、非洲和本土泰诺族 (Taíno) 的综合影响。豆类、炖菜、淀粉类(如大米)、芭蕉和丝兰塑造了食物能够被快速吸收且易于利用的基础。在犹太人群体来到多米尼加共和国之前,这里已经有香肠了,但是采用类似于博洛尼亚红肠的方法进行烹制后的莎乐美香肠,得以充分体现自己产品的新颖性,并与当地现有的料理相融合。

加纳德拉 (Ganadera) 生产的莎乐美香肠混合了牛肉和猪肉,并不符合犹太教教规,但定居在苏莎亚的很多犹太家庭也养猪。"他们不再是纯粹的犹太教教徒了,"施瓦兹说起自己的父母,"在你几乎要饿死的时候,找到什么就吃什么,根本不会在乎是否符合犹太教教规。"

20 世纪 60 年代以前,苏莎亚社区每年都会售出数百万美元的肉类和乳制品,莎乐美香肠尤其受欢迎,以至于带动了其他肉类加工企业,比如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国有企业 Induveca(现在仍然是多米尼加国内的行业领导者)。但即使犹太社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人们还是倾向于紧紧围绕在紧密联系的宗教和文化社群周围(这一点非常令特鲁西略懊恼)。

Image copyright Nik Wheeler/Alamy
Image caption 一座小犹太教堂、一片犹太公墓、一些仍居住在苏莎亚的犹太家庭

随着岁月的流逝,大多数犹太定居者离开了多米尼加,来到美国、以色列或重返他们的祖国。但这座城市依然有 ProductosSosúa 工厂、一座小犹太教堂、一片犹太公墓和一些犹太家庭,城市伴随着他们一起发展,小小的苏莎亚也变成了旅游胜地。在安静的街道变成了繁华的大街之后,1995 年连施瓦兹也离开了这里。

尽管墨西哥跨国公司 Sigma Alimento 于 2004 年收购了 ProductosSosúa,但这种多米尼加主要食品植根于小型犹太合作社,而且几乎在该国的任何一家厨房均能品尝到他们所喜爱的这道美食。

所以,经过了八年,在吃了无数的煎炸香肠后,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答案。今天,犹太定居者、多米尼加共和国协调协会 (DORSA)、加纳德拉 (Ganadera) 以及ProductosSosúa的历史几乎已被忘却,多数参观苏莎亚的人根本不知道这里主要的旅游景观(仍然叫做El Batey)过去曾经是由犹太农民开垦出来的。但是每一个多米尼加人,每一位坐下来吃一顿多米尼加早餐的人,都能尝出犹太人留下的一点点记忆,深情地留给这个世界上一个愿意接受他们的国家。

Image copyright Holgs/ Getty Image
Image caption 苏莎亚的主要旅游景观曾经由犹太难民开辟出来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