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地球历史上最大的瀑布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同一个州,两种气候条件

美国华盛顿州的喀斯喀特山脉(Cascade Mountains)将该州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气候带。在西部,密布厚厚苔藓的森林以及积雪覆盖的山脉从加拿大延伸到俄勒冈;这里有西雅图和华盛顿州的三个国家公园。而山脉东部却更不为人知晓,主要是由草地和岩石形成的巨大半荒漠环境,被称为"河道疤地"(Channeled Scablands)。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古代洪水

大约 15,000 年前,一座巨大的冰川期冰坝阻挡了名为米苏拉湖(Lake Missoula)的水体,这个水体大约为目前密歇根湖水体的一半。随着冰河期结束,冰坝崩塌,释放的水量近乎雕刻般地塑造了一条 660 英尺深、60 英里长的峡谷,峡谷由致密玄武岩组成,这是一种最硬的岩石。产生的岩缝和残留在峡谷边缘的棕色岩石峭壁是疤地这个名字的来源。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自然奇观

冰坝崩塌后从米苏拉湖释放的洪水被称为米苏拉洪水(Missoula Floods),这是美国大陆地质结构发生较大变化的一个原因;在西南方向超过 200 英里的波特兰都可以看到洪水影响的痕迹。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打破纪录

干涸瀑布(Dry Falls)是以前曾经存在过的瀑布的遗址,这是一座马蹄形的悬崖,高度是尼亚加拉瀑布的两倍,宽度是尼亚加拉瀑布的三倍,是地球历史上可以确认的最大瀑布。如今,该遗址以太阳湖-干涸瀑布州立公园的形式受到保护,游客可以通过俯瞰、峡谷步道和展示说明来感受这些相对较近的地质事件的影响。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强大的力量

地质学家们发现,当冰坝崩塌时,300英尺高的湍流洪水以每小时 65 英里的速度移动,仅仅在一周的时间内就形成了现有的峡谷。随着挖掘大古力峡谷(Grand Coulee Canyon),强大的水流扫除了曾经填满峡谷的许多玄武岩层。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美丽的毁灭

这些岩石的沉积物现在分散在华盛顿和俄勒冈的部分地区,以超然的形式点缀着景观,留下美丽的毁灭遗迹。孪生姐妹岩(Twin Sisters Rock)是由与大古力峡谷相同的洪水雕凿而成,但这些玄武岩柱石位于南部 100 多英里处。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田园般的水域

大约在 100 年前,人类开始涌入疤地,甚至开始进入大古力峡谷,沿着峡谷的一些淡水湖泊建立了几个小镇、休闲公园和露营地。这些湖泊是该地区最大的水域和娱乐来源之一,而下游进一步雕凿的河谷常常被渔民和船民用来逃避夏季的高温和炙热的阳光。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洪水遗迹

疤地最突出的景点之一是帕卢斯瀑布(Palouse Falls)。这个 198 英尺的瀑布和瀑布下 377 英尺的峡谷都位于帕卢斯瀑布州立公园内,是米苏拉洪水侵蚀力的最好示例。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帕卢斯河全长 167 英里,但瀑布和峡谷仅占其最后四英里,然后就汇入斯内克河(Snake River),成为支流。洪水就是在这里巨大的峡谷撕成陆地,形成现在的河道。

Image copyright Zack Frank

处境危险的地区

疤地覆盖面积超过 960 万英亩,比新泽西州还要大,但不到 25 万英亩的土地以联邦和州立公园的形式受到保护(最大的保护区,汉福德牧场国家保护区,保护了近 20 万英亩的土地)。

2017 年 4 月 26 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签署了第 13792 号行政命令,对 1996 年以来建立的面积超过 10 万英亩所有国家保护区进行审查。由于这些行动可能会使疤地陷入危险,美国这个最新自然奇观是否得到应有的认可和保护还需拭目以待。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