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以色列并没有很多“犹太食品”?

(图片来源:Boston Globe/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特拉维夫(Tel Aviv)的五月中旬,午后的气温正在上升。我坐在"伊娃餐馆"(Eva's)里吃着鸡汤馄饨(包肉馅的小饺子)。由于没有空调,很快我便大汗淋漓。

"伊娃餐馆"已经在这条破旧的艾伦比街(Allenby Street)开了 48 年。菜单是典型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Ashkenazi,或者称之为东欧犹太人)风格的食物,玻璃展示柜里满是精致的犹太薯饼(薄煎饼)和清炒花菜。按照通俗的说法,"死面"面团(类似灌汤包或灌汤水饺)是"下沉之物"。这意味着它们密度较大,会沉在鸡汤碗的碗底。("漂浮之物"则更轻更松软,它们会浮在碗中。技巧以及个人喜好造就了这个差别。)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犹太"伊娃餐馆"位于特拉维夫的艾伦比街(图片来源:M.Sobreira/Alamy)

里面设有三张单独的桌子,桌旁分别坐着一位 70 多岁的老人,其中一人正在一边玩填字游戏一边吃一大块炸鸡排。没有其他生意。"这可不是年轻人吃的东西,"老板伊娃·沙赫特(Eva Schachter)说道,他们家祖上是德国人。"这是外婆最喜欢的食物。我能够记得我的母亲和外婆所做烹饪食物的味道。"伊娃笑了,她的发型略偏中性,下面是一张满是斑点和皱纹的脸。

对于许多外国游客而言,最吃惊的事情之一就是很少能在以色列见到广为人知的犹太经典食品。早餐中的熏制鲑鱼、贝果和奶油乳酪去哪里了?那些在蒙特利尔或洛杉矶常见的犹太特色美味佳肴呢?或者全世界犹太餐馆里都有的"库格尔"(kugel ,用鸡蛋面或土豆制作的砂锅)、鱼丸冻(用水煮鱼制作的开胃菜)和"死面"面团汤呢?特拉维夫版《Time Out》甚至有一个名为"在特拉维夫哪里能找到最好的犹太菜"的版面,仅有的几家售卖德系犹太菜品(像"伊娃餐馆"那样)的咖啡馆作为代表将它们的菜单和遮阳篷用"犹太菜"标签装饰起来,这些是你在附近的沙瓦玛永远不会看到的景象。所有这些都明显地展示出犹太经典美味在这里有多稀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名为"latkes"的炸薯饼是犹太美食的主要代表(图片来源:Owen Franken/Getty Images)

事实上,以色列美食长久以来都与它的直接环境息息相关,呈现出地中海和中东地区传统与食材的融合特点。早期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热切地接纳了巴勒斯坦菜肴,例如沙拉三明治、鹰嘴豆泥和沙瓦玛,而近年来以色列人的口味变得更加多样化。然而,"犹太菜"仍然很少见。但是很少有游客知道以色列犹太美食稀少背后的原因:尽管早期的移民者大多数是来自东欧的德系犹太人,但他们由于食物短缺和特意为了形成新的民族特征的原因而放弃了犹太菜。

与相对繁荣的美国不同的是,美国的熟食——主要使用腊肉——被从欧洲而来的犹太移民广泛食用,而财政紧缩是以色列建国初期的一个标志。在 1948 年以色列建国后的十年中,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以色列政府实行配给制。国外货币的减少导致诸如油、糖和肉等进口原料变得稀缺。燃料,例如天然气和电,同样供应短缺;而在烘焙前需要一道额外水蒸工序的贝果烹饪方式太消耗能源。人们将目光转向大量生长的茄子,发明了如"sabich"之类的食物,一种填充了这种肉嘟嘟蔬菜的皮塔三明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犹太人建国早期肉类很稀缺,因此茄子成了首选的食材(图片来源:Dan Porges/Getty Images)

即使在紧缩期结束后,黎凡特的环境也不足够适合德系犹太人烹饪的发展。牛肉是烹饪黑麦熏牛肉和红烧牛腩的首要食材,而最开始时,因为炎热的气候而无法大量养殖牛。但犹太经典美食并非单单只包括熟食三明治,因此财政紧缩也不能完全解释犹太菜没有在这个新国家发扬光大的原因,可能必须要从意识形态方面找原因。

犹太复国计划的早期拥护者们致力于在如今的以色列地区建立一个犹太国家,力争要抹除他们过去的痕迹。正如欧洲移民者选择希伯来语而非意第绪语,以及选择卡其服装而非礼服和礼帽,他们也有目的地选择吃本地菜而非德系犹太菜。"很多最初到此的德系犹太人,也就是那些意识形态的先驱者们,想要切断他们与过去的联系并强调犹太复国计划的新颖之处,"希伯来大学苏联和东欧犹太民族教授索勒·斯坦福(Shaul Stampfer)解释道。"而这么做的途径之一[就是]通过食物来体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最早的犹太复国主义移民者推广建立统一的饮食文化(图片来源:Stuart Freedman/Getty Images)

接纳本地食物为早期欧洲人的进入带来了一种真实的感觉。选用本地食材,比如那些在沙漠和地中海海岸茁壮生长的蔬菜,并借鉴阿拉伯厨房的一些菜肴,这成为了犹太复国主义故事的一部分。当时的一些广告甚至央求人们食用当地种植的"希伯来西瓜"。犹太人回到了锡安并通过饮食做出了证明。

后来,随着从摩洛哥到埃塞俄比亚犹太移民的涌入,每个地方的人们都带着自己独特的饮食习惯,建立全国性的饮食文化显得更加重要。"它们都是随着来自不同文化和传统的人们而来,很难说服人们他们是统一的群体。"《沙拉三明治国度:以色列烹饪和国家认同的建立》一书的作者雅艾尔·雷维夫(Yael Raviv)说道,"他们必须采取一切手段来加强这个国家的统一。食物与犹太人的传统、隐士教规(犹太饮食规则)联系紧密,而以色列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是农业,因此这成为了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并可以用于多种途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早期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接纳了诸如沙拉三明治之类的巴勒斯坦菜肴(图片来源:Photostock Israel/Getty Images)

早期的犹太复国主义移民者,其中大部分是德系犹太人,成为了建立统一饮食文化的积极参与者。"早期的移民非常努力地想要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新的生活。"雷维夫说道,"这给了他们很大的动力来丢弃一些东西,接受新的东西。"并且雷维夫注意到这种态度有一定的实用主义色彩:"如果你无法得到一个东西,那么就必须要学会在没有它的情况下生活。"

近年来,以色列人形成了更加多样化的口味,在特拉维夫的街道上到处可以见到泰国菜和墨西哥菜餐馆。然而,犹太菜仍然很少见。一些熟食店想要打入以色列市场——但是目前仍然处于早期阶段。一个更加成功的创新者"Deli Fleishman"将它们的三明治描述为"犹太国度的犹太美食"。尽管他们的"布鲁克林"三明治莫名其妙地包含了阿根廷香辣酱,与来自纽约的著名的"Katz's Deli"大相径庭。"烟熏和发酵是真正的技巧,"来自费城"Zhhav"餐馆的詹姆斯·比尔德美食大奖获得者、以色列厨师迈克尔·索罗门诺夫(Michael Solomonov)说道。"直到最近,以色列美国人才开始前往以色列并开始制作熏牛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直到最近,以色列美国人才开始将熏牛肉带回以色列(图片来源:Boston Globe/Getty Images)

但是,一些更加传统的德系犹太人烹饪方式取得了更大的成功。作为融合了来自世界各地散布的犹太传统的以色列美食运动的最新部分,一些北美和欧洲的特征开始明显增多。典型的欧洲犹太美食,例如美味的动物肝脏开始与更多的本地食物(如石榴和鳄梨)一起出现在高端餐馆的菜单上。在特拉维夫的"Raz Rahav's OCD"餐馆,你可以品尝到荞麦粥(膨化荞麦)、鳟鱼生鱼片以及刺山桔蒜泥蛋黄酱,不同的经典美食。索罗门诺夫非常期待这一烹饪传统的复兴。

"人们很愿意寻根,这不是对陈词滥调的重复,而是对传统的庆祝,"他说。"下一个领域将是德系犹太菜。"

但想到伊娃餐馆,这里的德系犹太菜虽然不是未来的潮流或者一个诱人的趋势;但它是那些已经消失的过去留下的令人感到舒适的痕迹。"我有自己的老主顾,"伊娃说着,一边朝走进来的一位老人点点头,老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他想品尝的就是过去的味道。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