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地球最大“压力锅”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火之的生活

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Baku)的历史中心,一位阿塞拜疆妇女正在炭火炉里烤制馕,一种圆形的烤饼。她正在她的餐馆里努力工作,让满屋的喧闹食客都感到满意。新鲜面饼的香气馥郁,混合着燃烧的木炭味,将这里营造出了家一般的氛围。她正在烘焙的面饼是羊肉及羊肉串的完美搭配,也可与烤蔬菜一起食用。

在巴库内城(Icheri Sheher)地区,很多餐馆都提供场地,供客人在外面就餐。顾客们也不会因为随时都可能喷发的火焰而感到困扰。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一种奇怪的自然现象

在阿普歇伦半岛(Absheron Peninsula),巴库所在的位置,大量沼气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就会从地面的薄弱点喷发。这一奇怪的自然现象被称作"泥火山"。从阿塞拜疆东部延伸进入里海(Caspian Sea),阿普歇伦半岛拥有世界上 1,000 个泥火山中的 400 个,是地球上泥火山最多的地方。这些冒泡的泥堆大多数都处于休眠状态,但是会不定时地喷发。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危险且不可预知

喷发危险且不可预知。2001 年,位于巴库以南 15 公里的洛卡巴塔(Lokbatan)火山喷出的火焰高达数百米,连续三天整个天空都是泥浆和烟灰。最近一次喷发发生在 2017 年 2 月 6 日,位于巴库郊外的 Otman Bozdag 火山向天空中喷出了 350 米高的火焰。所幸无人受伤。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克服困难

尽管地表喷发活跃,人们仍然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在阿普歇伦半岛安家立业。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戈布斯坦岩石艺术文化景观(Gobustan Rock Art Cultural Landscape)位于首都巴库西南部 64 公里 Jeyrankechmaz 河的盆地处,距离阿塞拜疆主要的泥火山群只有 30 分钟车程。在这座山上发现了 6,000 多个可以追溯到 5,000 到 40,000 年前的岩石雕刻,证明了尽管困难重重,但是人类已经在这座火之岛上生存了很久。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对火的敬拜

大约 2,000 年前,从地面喷发的永火孕育了这一地区的拜火教。作为最古老的一神教之一,拜火教的基本信仰认为,自然力量是纯洁的,而火则代表着上帝的光。

甚至该国家也以火为名——"阿塞"(Azer)事实上就是"火"的意思。这种如火的遗产如今在巴库的 Ateshgah 火神庙仍然可以见到,它正是永火之庙。尽管这里的永火并非原始永火,但庙宇的结构看上去就像是几百年前建造的一样。这里是几百年前拜火教商人和探险家以及印度教信徒们分享他们各自前往欧洲和亚洲南部及中部的旅行故事和住宿的地方。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推动旅游业

如今,阿普歇伦半岛的可燃景观推动了这一地区的旅游业,尤其是今年阿塞拜疆放宽其签证政策以来旅游业更是如火如荼。燃烧着的 Yanar Dag 山(如图)是这里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这座山由 70 年前一位牧羊人无意间丢弃的烟头而点燃,此后燃烧的土地已经长达 10 米。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财富的来源

同时,阿塞拜疆持续从其地表下所发现的燃料中获益。可燃性天然气一直是该国的持续威胁,但也成为了它的主要财富来源。阿塞拜疆自 1846 年即开始萃取原油,不顾它还处在一个最大的自然"压力锅"之中。当地人们认为,只要他们在远离泥火山和石油探井的地方安家,他们就是安全的。

Image copyright Kit Yeng Chan

过去与现在致敬

来自油气资源的利润将巴库转变为一座未来主义城市,新旧文化完美融合。防火瞭望塔(三座建造为火的形状的摩天大厦)耸立在巴库的天际线中,是阿塞拜疆对现在的盛大庆祝。而在它们之下,已有数百年历史的结构也在挺立,是在火之地上建立文明的古人的遗赠。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