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土耳其领会幸福的奥秘

(图片来源:Joshua Allen) Image copyright Joshua Allen

在离开伊斯坦布尔 730 公里后,我在土耳其北部海岸森林与黑海相接的地方下了车。在锡诺普(Sinop)呼吸的第一口空气纯净怡人,混合着冷杉和清新的味道。在那个七月的清晨我踏上了发现之路:探究锡诺普的居民为何会获得这个国家最高的幸福指数。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彼此熟悉,祥和安宁,没人会干涉他人的生活。"我所搭乘的出租车司机贝基尔·巴尔克(Bekir Balcı)在载我从公交车站到首府城市锡诺普市区的路上如是说道。

Image copyright Joshua Allen
Image caption 位于土耳其北部海岸的锡诺普是这个国家幸福指数最高的地方(图片来源:Joshua Allen)

道路在平缓的山坡和牧场上延伸,零零散散的牧牛在两旁吃草,透过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从身边闪过,而在另一边,浅窄的海滩与道路平行向前。我悠闲地坐在座位上,静享着美妙的风景。

汽车突然颠簸了一下,原来路上有一个坑。"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路况不太好,"巴尔克耸耸肩补充道。

根据土耳其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锡诺普省在健康和基础设施方面都落后于其他地方。但是在统计局进行的生活满意度调查方面,锡诺普却连续多年成为全国第一。那么,到底奥秘何在?

Image copyright Joshua Allen
Image caption 锡诺普因为是提出犬儒主义的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的出生地而闻名于世(图片来源:Joshua Allen)

锡诺普因为是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Diogenes)的出生地而闻名于世,公元前 300 年,这位哲学家曾在这里的街道上乞讨为生。他的生活方式为他赢得了"犬儒者"(Cynic)的绰号,这个词来源于古希腊文字中的"狗"。这位哲学家被认为是犬儒主义的创始人。犬儒主义认为社会习俗阻碍了个人的自由发展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而自然状态的生活方式是获得满足的最佳途径。

"[第欧根尼] 发现简单生活的幸福应当与自然保持一致——他毕生都主张人们享受当下,忽略那些并不拥有的东西。"海峡大学哲学系教授斯蒂芬·沃斯(Stephen Voss)说道。

除了身上的衣服和用来睡觉的一个木桶,第欧根尼选择一无所有的生活,并且用幽默来批评宗教实践者、政治领导人和其他坚守着他认为反自然的社会秩序的人。

按照当地的传说,亚历山大大帝前往拜访第欧根尼,结果却发现他坐在外面。在被问到他是否想向国王索要什么时,哲学家说道"请您站到一边,不要挡住阳光。"

Image copyright Joshua Allen
Image caption 第欧根尼认为自然状态的生活方式是获得满足的最佳途径(图片来源:Joshua Allen)

乘出租车 15 分钟便到了达锡诺普市中心,它位于一个伸入黑海的小型半岛最狭长的部分。位于市中心的一座第欧根尼雕像(建立于 2006 年)是这里的人们从未忘记他的生活方式的明证。

这里没有交通灯,但是与伊斯坦布尔混乱的街道相比,这里的车辆运行和谐有序。事实上,人行道上到处都是安步当车的行人;尽管是工作日的早上,但是行人并不慌乱。据说锡诺普的政府机构工作人员甚至在周三之后就不上班。(我没有找到愿意承认自己如此懒政的公务员,不过如果这是真的话,第欧根尼会夸奖他们的。)

巴尔克开着出租车到了街角,消失在了视野里,我发现自己身处小镇广场上,一座清真寺和一家酒馆并排而立。这两座建筑挨得这么近,似乎不符合土耳其政府 2013 年发布的禁止在清真寺周围 100 米内销售酒精的命令,然而没有人关心此事。似乎这座城市有独特的方式来处理宗教和文化问题。

"妇女可以穿着短裤四处转悠,没人会责怪。"Teyze'nin Yeri 餐馆的经理艾林·托克(Aylin Tok)说道,这家饭店因为土耳其小饺子“mantı”的美食而远近闻名,这是一种用面粉和肉馅做成的形如水饺的美食,煮熟之后再撒上核桃仁。"你可以凌晨三点出门,没人会有异议。"

Image copyright Joshua Allen
Image caption 艾林 托克说:"这里的人们并没有贫富差距的概念"(图片来源:Joshua Allen)

在我问她锡诺普人民的幸福奥秘时,托克的回答听上去颇为"犬儒主义"——无论她是否有意为之。

"这里的人们并没有贫富差距的概念。"她告诉我说,"社会各个阶层的人都可以出现在同一家咖啡馆里吃西米特(一种土耳其风格的芝麻籽饼),品茶或喝咖啡。"

自第欧根尼时代以来,沧桑变化,希腊人走了,土耳其人来了。但是尽管在老城周围有一圈现代建筑,却没有摩天大楼遮天蔽日,人们更喜欢简单的生活方式。邻里之间,人们倚着窗户聊天,在本地面包房和商店里购物。尽管锡诺普的人们并不像第欧根尼那样极端,但是犬儒主义的核心,尤其是强调美好生活的方式,仍然在这座城市里随处可见。

Image copyright Joshua Allen
Image caption 犬儒主义的核心,尤其是强调美好生活的方式,仍然在这座城市里随处可见(图片来源:Joshua Allen)

一天行将结束,我到了城堡塔楼咖啡馆(Castle Tower Cafe Bar),它位于锡诺普老城墙上的一座塔楼上。太阳藏在云朵后,缓缓西沉,宁静的光芒洒在海湾和林荫大道上。小渔船满载鱼儿归来,情侣们手挽手在海边散步,婚礼乐手坐在大货车里用音乐传递着喜讯。极目远眺,郁郁葱葱的山坡将半岛与大陆连接起来。

我坐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杯冰啤酒,此时此刻,这座城市的幸福似乎不再那么神秘了。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