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天使雕刻”的岩石教堂

拉利贝拉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拉利贝拉巨大的教堂深入地下四、五十米(图片来源:GRANT ROONEY PREMIUM/Alamy)

我一直都怀疑上帝的存在,但是,在埃塞俄比亚(Ethiopia)北部的拉利贝拉(Lalibela)小镇,我却发现了颇有说服力的证据。

埃塞俄比亚从公元 330 年正式成为基督教国家,并自称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基督教国家。几个世纪以来,尽管人们备受贫困之苦,但他们的信仰依然坚定;拉利贝拉中世纪的岩石教堂就是最好的证明。

11座巨大的教堂连为一体,每座教堂都神奇地嵌入群山之中,深入地下四、五十米,阳光透过十字形斧凿缺口照进镂空的内部结构中。

关于这些非凡的宗教场所的由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它们是由基督教十字军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在 13世纪雕刻而成,那时他们正处于权力的巅峰。但是,并没有确凿证据可以证明他们曾参与其中。

流传最广的说法是(也是教堂入口附近的小型博物馆所讲述的版本),它们是12世纪末至13世纪初之间由埃塞俄比亚君主拉利贝拉国王(King Lalibela)的下令建造的。据说,国王曾在公元1187年拜访耶路撒冷,也就是圣城被穆斯林攻陷之前。拉利贝拉国王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约旦河附近建造这些教堂,目的是欢迎基督徒前来"新耶路撒冷"。

但是博物馆似乎并未全力宣传这种说法,它所展示的建筑工具只有一把脆弱的扁斧,它只是一个斧状的工具,据说,拉利贝拉国王的工匠就是用它凿刻教堂的。即使考虑到900年的磨损,它看上去也更像是个除草工具,而不是凿刻岩石用的。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拉利贝拉的人们认为,教堂是天使一夜之间雕刻而成的(图片来源:GillesBarbier/imageBROKER/Alamy)

而成千上万参加教堂礼拜的信众则另有一种更加神奇的解释:拉利贝拉国王在一群天使的帮助下,一夜之间就建成了这 11 座教堂。

从远处看,这些地下教堂存在的唯一标志就是裂缝处进进出出的人群。只有在礼拜结束时才能进入教堂探访,利用礼拜间隙越过峡谷,一路进入地下,有时其中的宽度仅容一人通过。我手扶着墙,缓缓没入教堂的阴影中。

即使在礼拜间隙,教堂里也始终有人;年长的信徒选择待在附近,这比跨越危险的小路要容易许多。他们高深莫测地倚靠着祈祷杖看着我,我脱掉登山鞋,把它们和外面零散的拖鞋放在一起。在我进入据说是拉利贝拉国王长眠之地的 “Biete Golgotha Mikael” 时,破旧的红毯也很难抵挡来自脚下岩石的寒气。我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眼前出现了一个中世纪人物——圣彼得(St Peter),他被永远雕刻在新耶路撒冷的墙壁上。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信众穿过狭窄的通道进入地下教堂的入口(图片来源:Bildagentur-online/Alamy)

我沿着细长的小路和隧道在教堂之间穿梭,但是建筑群中有一处与众不同;在11座教堂中,距教堂主区一箭之遥的 Biete Giyorgis 圣乔治教堂最令人难忘。十字形状完美地嵌入微微倾斜的岩石,上面雕刻的科普特十字架只能从顶部才能看到。陡峭的石壁被岁月染成铜褐色,延伸进入周围40米深的裂口中。尽管历经9个多世纪的风吹日晒,这个建筑仍保存完好,优雅依旧。

并非所有的教堂都能如此幸运。Biete Medhane Alem 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石教堂,为了避免其继续遭到风吹日晒的侵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其周围覆盖巨大的金属板。而 Biete Abba Libanos 的墙壁已经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裂痕。

注意到这些损坏迹象后,我也开始怀疑教堂的神圣由来:如果拉利贝拉教堂果真由天使所造,那么它们应该历经沧桑而依然完美如初才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圣乔治教堂(Biete Giyorgis)形状酷似一个科普特十字(图片来源:Jarek Winniczek/Getty Images)

但是,走在通往圣乔治教堂的凿刻隧道时,我发现教堂的来历其实并不重要。远处的下方,一大波游客正在穿过教堂高耸的岩石入口,历经几百年的脚步摩擦,楣石变得光滑异常。游客走入地下,消失在巨石的投影之中,然后又再次出现,穿越这些建筑,朝着阳光的方向爬出地面。在裂缝的边缘,年轻的信徒们搀扶着年长的信徒走在倾斜的小路上。有几分钟时间,我凝望着源源不断的朝圣者从地下回到地面。他们相信这些,而这就足够了。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