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烧饼油条吧!试试瑞士什锦麦片

(图片来源:J. James/Corbis/VCG/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七月的一天早晨,在牧场绵延起伏的高高的阿尔卑斯峡谷,在瑞士东端度假胜地达沃斯历史悠久的谢茨阿尔卑 (Schatzalp) 酒店,一群徒步旅行者正一起吃早餐。天空是暗淡的灰色,与地平线上的云朵一样,但用餐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健康的淡粉红色。

他们在享用自助餐,一个接一个填满自己的餐盘。他们一边满足地微笑着,一边用勺子将磨碎的苹果、肉桂、燕麦片、瓜子、果仁和酸奶盛到自己碗里。就餐过程一切顺利,但随后,其中六个人又再次返回。我也是这样。

Image copyright Mike MacEacheran
Image caption 瑞士历史悠久的谢茨阿尔卑酒店坐落在牧场绵延起伏高高的阿尔卑斯峡谷(图片来源:Mike MacEacheran)

从表面看,似乎并无特别之处,但瑞士正是凭借这种将早餐与谷物完美结合的方式改变了世界各地人的早餐习惯。伯奇麦片(Bircher)——一曲健康生活的礼赞,它是为瑞士带来好运的发明。直到今天,它的影响仍然不容低估。

为了深入了解,我联系到苏黎世大学社会人类学和文化研究系的埃伯哈德·沃尔夫 (Eberhard Wolff) 博士。"首先,麦片并不是为早餐而提出的,"沃尔夫说,他与人合作策划了在瑞士国家博物馆举行的关于瑞士作为健康乐园的黄金时代的展览。"伯奇麦片的本来是作为每餐的开胃菜,就像今天的面包和黄油一样。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它成了瑞士的一种晚餐,称为"Znacht"。但早餐呢?从来没有这样。"

如果今天再和瑞士人讲这样的故事,他们很多人会报以困惑的表情。对于麦片的来源,很多人都知之甚少。年长的一代也许会对它的发明者马克西米兰·奥斯卡·伯奇-本纳 (Maximilian Oskar Bircher-Benner) 博士还有印象。他是位魅力非凡的医生,喜欢像萧伯纳笔下的人物杜利特尔一样在苏黎世湖畔的森林里散步。但是年青一代对此却知之甚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伯奇麦片是由磨碎的苹果、肉桂、燕麦片、瓜子、果仁和酸奶制作而成的健康早餐(图片来源:J. James/Corbis/VCG/Getty Images)

也就是说我们还需要展开介绍一下背景故事。伯奇麦片最初源自 1900 年左右这位瑞士内科医生发起的改革,他试图通过改善饮食来对抗结核病的不良作用。伯奇-本纳远非营养师,他是在苏黎世大学做医学研究时首次提出这种想法的,他针对生食给人体带来的影响进行实验,随后在染上黄疸之后,他又亲自充当小白鼠进行实验。那么实验结论如何呢?他的实验证明了生苹果、坚果和燕麦混合水、柠檬汁以及炼乳对健康的益处。他详细论证了这样一碗"Apfeldiätspeise"(顾名思义,即"苹果膳食",之后才有了伯奇麦片的叫法)对人体的短期好处,长远也许同样有益。

差不多与此同时,从瑞士小镇韦威 (Vevey) 的初创公司雀巢到英格兰旅游经营商托马斯·库克 (Thomas Cook),纷纷开始将瑞士作为健康生活的典范进行宣传。在施展这个魔法方面,没有人比瑞士作家乔安娜·斯比瑞 (Johanna Spyri) 做的更好了。当她笔下的人物海蒂 (Heidi) 生病时,大山和阿尔卑斯植物是治愈乡愁的不二疗法。而当海蒂坐轮椅的朋友克拉拉·赛斯曼 (Clara Sesemann) 跟随她返回大山时,她已经能够再次行走了。

Image copyright Mike MacEacheran
Image caption 类似的广告商和旅游承包商开始将瑞士作为健康生活的典范进行宣传(图片来源:Mike MacEacheran)

但是伯奇-本纳的研究并不像故事中一样牵强附会。到 1904 年时,他的研究已经风靡大街小巷。他开办了活力 (Lebendige Kraft) 疗养院,这是一家位于苏黎世山(苏黎世东面的山脉)的木屋风格健康疗养院。瑞士开始声名鹊起,成千上万的人涌入阿尔卑斯山的健康中心,体验阳光、空气和膳食的治疗功效,而伯奇-本纳还是一位精明的商人。他并没有在阿尔卑斯山脉向阳的一面开店,而是选择将疗养院设在苏黎世五星级的多尔德大酒店附近,目的是吸引其中的富人游客。

"在我看来,他的成功之道在于他所宣扬的简单规则——生食、早起、早睡,以及山里新鲜空气的滋养。"沃尔夫说道,"但是当时的中产阶级和小康家庭的禁欲自我控制需求也越来越强烈。这就是随着它广为人知,许多人涌入"魔幻山 (Zauber Berge)"的原因所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瑞士内科医生伯奇-本纳对生食的效果进行实验,目的是抗击结核病(图片来源:Ullstein Bild/Getty Images)

对于疗养院发展的进一步刺激则要归功于生活改革运动的兴起。生活改革是一项源于德国的社会运动,它倡导自由的夏日之恋乌托邦、嬉皮士理念和素食主义。当然并非所有人都会为此折服。作家托马斯·曼 (Thomas Mann) 曾在伯奇-本纳诊所待了四周,回到达沃斯后,他提笔抨击"魔幻山",他甚至称之为保健监狱。

如今,从苏黎世山上看去,原先诊所的痕迹已经几乎不复存在。沿着 Keltenstrasse 大街前行,会来到苏黎世金融服务集团的培训和会议中心,它曾经也是疗养院的一个部分。拐进 Köllikerstrasse 大街后,你会经过三个木屋风格的房子,那里曾经是付费客人居住的地方。金碧辉煌的多尔德大酒店气势宏伟,一如既往,但如今,这一地区更为人所熟知的却是国际足联全球总部。

尽管健康疗养院的理念在瑞士或多或少已成历史,但是这个国家仍然是骄傲的穆兹利地带,人口构成主要是中产阶级和注重健康的人们,他们办公桌上的快餐一般都是麦片,而不是三明治。黄金岁月并未被完全遗忘:最早的一处豪华疗养院历经沧桑,依然屹立,现在是一家健康酒店。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人们涌入瑞士的"魔幻山",体验阳光、空气和膳食的治疗功效(图片来源:PJ-Foto/Alamy)

从苏黎世驱车两小时,向东南方进入格劳宾登州 (Graubünden),新艺术风格的谢茨阿尔卑酒店 (Hotel Schatzalp) 就位于希亚霍恩山 (Schiahorn) 的高地上,它是另一座传说中的魔幻山。与苏黎世山类似,这里的病人也按照修道院惯例,在日光浴躺椅躺上六小时,以吸收维生素 D,同时还进食大量的麦片。他们的这种生活方式会持续数月之久。

酒店主管马克·林德 (Mark Linder)带我参观可以追溯到 1900 年的历史遗迹。他表示,"疗养院的生活习惯就像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场景一样,人们会乘坐八个小时马车从兰德夸特 (Landquart) 前来享受这里的高山、泉水和空气。他们经常会感到迷茫,希望能在这里找回自我。这曾经也是疗养院的目的。"

走进酒店充满怀旧意味的走廊,很容易就能理解林德的意思。迷人的酒吧和电视室曾被用作接诊室和手术室,而一派太平盛世的餐厅壁画则描绘了瑞士低地的景色,为的是病人在吃生水果时不会有乡愁。但是时间也并未改变许多:直到今天,酒店仍然让那些前来品尝健康食物、呼吸新鲜空气和健身的人们趋之若鹜。

Image copyright Mike MacEacheran
Image caption 在谢茨阿尔卑酒店,病人也按照修道院惯例躺在日光浴躺椅上,同时进食大量的麦片(图片来源:Mike MacEacheran)

伯奇-本纳会感到欣慰吗?沃尔夫和林德认为他会。说到瑞士重要的食品和休闲产业,这位医生的哲学对瑞士的国民心态仍然继续发挥着影响。瑞士人除了创造健康的生活方式,积极参与户外活动在瑞士文化里也根深蒂固,山里的空气、充足的阳光和良好的膳食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人权。

所以下次当你捧着一碗伯奇麦片的时候,不妨这样想想:你勺尖承载的是一个国家的灵魂和一百多年的历史。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