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来交换曼哈顿的印尼小岛

(图片来源:NNehring/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我们驶出阿拉弗拉海(Arafura Sea),穿过帝汶海(Timor Sea),进入了萨武海(Savu Sea)。我们将很快进入佛洛瑞斯海(Flores Sea),然后就是班达群岛所在的班达海(Banda Sea)。班达群岛也称为香料群岛(Spice Islands),由位于印度尼西亚东部的11座郁郁葱葱的岛屿组成。在航海探险初期,以上这些海洋被阿拉伯商人称为"七大洋"。在这片地处世界另一端的迷人水域,弥漫着香料的气息。来到这里,就意味着你已经远离古板的灰色欧洲。按照古老的海图,你就已经抵达了神秘的"龙之国"。

其实这不止是七大洋;更有可能是100片海洋。但这些水域的确非比寻常。这里不仅有弥漫着香气的微风、绵长缓慢的波浪、出其不意靠近我们的弯弯渔船。我们乘船前往的是一个历史与传奇的交汇之地。在这里,传统船只仍然会穿过以往的活火山,前往一个被遗忘的小岛,而它曾令世界变得不同。

在停泊处,我们看到五颜六色的帆船在水面上滑行,此时岸上清真寺里三名宣礼员正在召唤人们祈祷。两个渔民划着一条小小的独木舟,一边说着早上好,一边把香蕉递给我们。一阵寒暄(我们叫什么名字?我们从哪里来?都到过哪里?我们要去哪里?)过后,他们的目光转向了我们小船的细部。我丈夫埃文(Evan)竭尽全力向他们解释我们1200万的双体船是如何建造的以及我们使用了什么材料。但是,他们大部分答案还是通过研究船体的形状得到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班达群岛卢恩岛是班达海上班达群岛(也称为香料群岛)郁郁葱葱的11个小岛中的一个(图片来源:NNehring/Getty Images)

也许这类似于建筑师或建筑工人探究新建筑的方式;找出那些能解释人们怎样让建筑适应当地天气、景观和文化等方面的细节。水手和渔夫们为我们造的船要适应一个地方的特点,我们拥有自己的语言。

在印度尼西亚,海洋一直是一万七千多座岛屿之间的高速公路,船只流露出海洋和人类生活的无数端倪。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船只受树木大小所限,而且从不会前往离家很远的地方。狭长的渔船非常适合从海滩上启航,还能灵活地穿过波浪。

但是,在印尼还有一种称为"比尼西"(phinisi)的大型帆船,关于它的故事才最为引人入胜。和我们看到的其他多数船只一样,比尼西帆船大部分的结构也都具传统特色:横梁为手工雕刻;以木钉代替铁钉;接缝处用棉花填充。而且双桅的比尼西帆船的名字也来自于1599年首次在班达海域出现的荷兰船只“pinnace”。

Image copyright Diane Selkirk
Image caption 比尼西是一种传统工艺雕刻的帆船,它的细节来自几个世纪前在海上雄霸一时的荷兰船只(图片来源:Diane Selkirk)

为寻找难以捉摸的香料群岛,获得香料贸易的控制权,荷兰人与葡萄牙人、英国人以及西班牙人曾展开激烈的竞争。丁香和肉豆蔻有利可图,人人都渴望剔除中间商——那些把这些岛屿的位置当作秘密保守的亚洲和阿拉伯商人。

当荷兰人最终找到这些岛屿时,他们通过成立荷兰东印度公司(VOC)来保护他们的投资。他们杀死了许多当地居民,以残忍的暴力控制了四季常绿的肉豆蔻树种植园;他们制作的香料不仅有香味,而且被认为可以治愈包括黑死病在内的疾病。

那时候,只有班达群岛才有肉豆蔻树生长。这个地区与世隔绝,加上肉豆蔻树的挑剔本性,香料价格高得离谱。肉豆蔻只会在特定的条件下生长:要有热带气候,有大量降水的肥沃土壤。即使这样,肉豆蔻树在生长7到9年之后才会有结出果实,而收获过程还需要大量人工,要靠人逐一采摘,去掉外皮,然后小心翼翼地剥去皮肉(一种精致的、橘黄色的香料),干燥种子,并拨开种子坚硬的外壳。

随着当地人口的减少和遭受奴役,从事香料贸易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要实现垄断只面临一件事的阻碍。1616年,英国人成功取得班达卢恩岛(Banda Run)的控制权;这是一个不到2英里长,宽仅半英里的小岛。正是在这里,英国人宣布他们取得第一个殖民地,并成立了英国东印度公司,大英帝国由此诞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荷兰人发现班达群岛后,通过建造堡垒来保护他们的投资(图片来源:Doug Meikle Dreaming Track Images/Getty Images)

英国东印度公司抵御荷兰人的攻击仅仅维持了四年,但他们并没有放弃自己主张的权利。1664年,为了报复,四艘英国护卫舰被派往大西洋对岸,占领了荷兰一个名为"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的地区。那是位于曼哈顿岛(Manhattan Island)南端的荷兰殖民政府的所在地,一共有2000人,但他们很快就投降了。1677年,两国达成一项协议;双方都拒绝放弃各自对其岛屿的主权要求,因此他们进行了交换。荷兰人获得卢恩岛的控制权,而英国人则得到新阿姆斯特丹——后来英国人重新命名为纽约。

如今,班达群岛11个岛屿和肉豆蔻的控制权已经重新回到班达人手中。除了荷兰东印度公司堡垒的废墟、房屋的建筑风格和比尼西帆船的形状,当年荷兰人或英国人留下的痕迹现在已经所剩无几。比尼西帆船如今被用于船宿潜水旅游。像这样的船在印度尼西亚一度曾是运送香料和货物的主要交通工具。后来,当船员们做起了海盗,利用一技之长掠夺欧洲船只,他们也就声名狼藉了。如今,许多传统的比尼西帆船都配上舒适的船舱,成为游客周游印度尼西亚各地的交通工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今,许多传统的比尼西帆船都成为游客周游印度尼西亚各地的交通工具(图片来源:M. Gebicki/Getty Images)

有一艘比尼西帆船驶进我们在阿勒尔岛(Alor Island)的偏僻海湾,我们第一次见到比尼西帆船。它就在我们的旁边抛锚,它看起来好像已经走出了这个地区动荡的过去——除了那些准备潜水的乘客。在大船的客人们跳入水中后不久,我们也跟着下水了。

我一边沿着陡峭的山坡游泳,一边欣赏着硬珊瑚的多姿多彩。这时,一群水生物吸引了我的目光。很快,我就被一只海龟、一条拿破仑隆头鱼和一条黑鲨鱼给迷住了。我盯着一只龙虾好半天,才发现这是一种传统的竹鱼陷阱,这种陷阱在考古博物馆里是见不到的。浮出水面时,我们看到独木舟上的渔民们在旁边快速摆弄着一条船,我一直还以为是我们的船在晃动。

当天晚上,我在一个丛林覆盖的火山脚下看着帆船缓缓起伏,我很想知道如果英国人没有用纽约交换的话,这个岛会是什么样子。仰头看到天空中变得亮得不可思议的星星,我才意识到,这也许无关紧要——在那一刻,世界就是它原本该有的样子。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