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胜其烦的出租车英雄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不胜其烦的出租车英雄

这类事儿发生得太频繁,你根本无法想象,尤其是在星期五和星期六的夜晚。出租车载着纵酒过度的乘客,摇摇晃晃地前进,在林立的建筑群中疾驰而过。酩酊大醉的乘客很容易吐在后座,而当他们最后打开车门离去的时候,从胃里倒腾出的秽物就这样留在车里面,出租车司机不得不自己收拾这些烂摊子。

这是否也对其他乘客造成了恶劣影响?呕吐物是一种体液,其细菌会残留在表面上,最后飘散在空气中。司机和乘客面对这些人留在公共交通上的、对人体具有潜在危害的污染物应如何是好?

“遗憾的是,这种事情屡屡发生,”纽约出租车工人联盟执行董事德赛说,“每一位司机在他们驾驶期间至少都会经历几次。”

整个流程是这样的,德赛介绍说,当乘客呕吐在后座上,司机负责清理干净,而最使他们感到崩溃的是呕吐发生在轮班期间。出租车公司总部通常距离司机挣钱最多的地区较远。在纽约,车库多数都位于皇后区,距离曼哈顿约两小时的来回车程,而曼哈顿是司机载客最多的地带。

后座一旦遭呕吐物污染,出租车即停止载客。司机的轮班时间为12小时,因此将车开回车库进行清扫工作将使他们损失惨重,甚至抵消了当晚剩余时间的全部收入。

通常情况下,司机会先进行一些基本的打扫,然后将车开到附近的洗车场完成剩余的清洁工作——除了时间被浪费外,这无疑又增加了他们的开支。清理干净后,剩下的就是等待。车里的异味消失殆尽后,他们才能搭载新的客人。德赛说:“我听说有车被这样闲置了好几天。”

这些让人倒足胃口的秽物对健康也造成了威胁。研究携带病菌呕出物的科学家发现,胃内含物跟其它体液一样,都能够传播有害病原体,一旦离开身体,就会在人体之间相互传染。

去年,Francis de los Reyes教授(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环境工程师)与一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份针对以上话题的研究。他们建造了一台呕吐机,机器头部形同一个玩偶,放置在一个封闭的箱子里,安装了机械胃和食管,用于喷出人工呕吐物(受无害、可溯菌种污染的香草布丁)。经生物光子扫描仪对箱内空气取样后,该设备显示,病原体(包括可怕的诺瓦克病毒)在呕吐过程中可通过空气传播(也称为雾化过程),随后依附在车座、车窗和门把手表面。诺瓦克病毒可引起急性呕吐和腹泻,去年四月被媒体报导。在往来于英美两国的巴尔莫勒尔游轮上,252名乘客(共919名乘客)和8名船员(共502名船员)分别受到此病毒感染。

De los Reyes说,由于出租车内是一个封闭空间,司机和任何乘客都面临风险:“我们知道液体飞溅的范围很广,甚至长达19英尺,取决于其黏度、数量、人体高度以及地面材质等因素。人体在保持坐姿时,其呕吐过程所牵涉的物理学具有很强的可变性;呕吐物有可能满地都是,也有可能只集中在一小块地方。我们知道诺瓦克病毒微粒是可以雾化的,因此司机和乘客极有可能吸入这些微粒。虽然大部分微粒都在呕吐物中,但飘浮在空中的少数病菌仍有可能感染司机。”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如果出租车内有人呕吐,公共健康也会受到威胁?毕竟政府颁布了各项规定,要求将游泳池和游轮等公共场所的秽物清理干净。虽然有关保持纽约市出租车干净整洁的规定未公布,但可以肯定地说,目前尚无彻底解决该问题的方案。

纽约市卫生署称:“卫生署目前未收到有关因搭乘出租车或其它交通工具而感染诺瓦克病毒的报告。对纽约人而言,乘车时最大的威胁仍是忘系安全带。”这说明车子后座被呕吐物污染后,最有可能被感染上疾病的人是司机本人。

鉴于这其中牵涉到的种种困难,世界上许多城市,如芝加哥和卡尔加里,开始加收“呕吐费”,要求在车上呕吐的乘客支付额外的费用。但这类费用通常较低,仅能补偿清扫成本,未将错过的其它乘客的费用计算在内。纽约并未出台此类法规。德赛说,出租车工人曾要求过一次,但提议最终还是被搁置。

但他们还是谈到了有关呕吐的一个问题:纽约市几年前曾邀请尼桑公司为其设计一款“未来出租车”。产品一旦问世,所有出租车公司必须购买。德赛说,在初步设计阶段,车子的后窗不能下滑。当然,出租车工人联盟要求尼桑改善设计。“后来他们确实进行了改造,窗户能打开了,这是我们争取到的成果。”

因此,如果你将来在搭乘出租车时有呕吐的冲动,德赛说,最好是吩咐司机将车开到路边,然后给司机一些钱作为补偿。但是,她同时指出,有一天我们也许会坐在无人驾驶车里漫游城市。

如果以上想法得以实现,那么真正的问题来了:谁将负责清洁工作呢?

请访问 BBC Autos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