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开设午睡室“效果不佳”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打个盹儿 (Thinkstock)

去年,新成立的 “求任务”技术公司 (AskforTask.com) 设立了午睡室,意在帮助公司的网页开发工程师缓解疲劳。这些工程师一直长时间工作,有时每周要工作70小时。

对于一个急需改进网页平台、保证网页开发人员思路敏捷性和专注性的公司来说,这个方法似乎完美无瑕。

遗憾的是,事与愿违。

纳比勒·穆什塔克 (Nabeel Mushtaq) 是这家多伦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兼首席运营官,该公司有15名员工。穆什塔克说,“没多久我们就认清了,午睡所取得的效果适得其反。”

穆什塔克表示,管理部门给小憩时间设了 15 分钟的上限,但许多员工一不小心就会睡过头。他们醒来时浑身无力,许多人为了迅速恢复工作状态还要花更多时间冲咖啡或洗脸。

穆什塔克说:“整个过程会浪费半小时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员工的工作效率也受到了影响。 穆什塔克解释道,午睡计划实行了六个月后,曾经高效的团队却只能完成每周目标55%的工作量,比午睡计划实行前降低了30%。

研究学和工作效率专家表示,工作日里,小憩和放松休息可恢复精力和专注力,甚至在可怕的下午三点(人最消沉时)也可起到效果。如今许多一流企业为了保持员工的工作投入度和专注度,纷纷提供午睡室或鼓励员工午间休息。 这其中包括:美国的苹果公司、耐克公司和宝洁公司,以及加拿大企业互随公司 (HootSuite) 和财捷集团。 都市小憩 (MetroNaps) 是一家制造“睡眠舱”的公司。“睡眠舱”外形酷似太空中使用的睡椅。该公司的客户有诸如谷歌、赫芬顿邮报和思科系统公司这些全球性的公司。

那些急切呼吁员工实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企业管理者都高度赞扬此类小憩项目。 但在这些睡椅和灯光氛围背后,却有着惊人的弊端。这些弊端如今已初现端倪。

不是每个人打个盹儿醒来都能立马恢复精神。也不是每个离开岗位去放松的员工都能及时回归。他们有的就近散步,有的玩桌上足球,有的打乒乓球。紧接着,设立这些项目的管理者就会发现他们多了一项任务,他们就像看管一班小孩的幼儿园老师一样检查他们团队成员中每天的午睡以及放松的习惯。

内森·斯考克来自塔里奥集团有限公司 (Talio Group Pty Ltd),该公司去年增设了单人午睡室。斯考克说,最大的难题在于确定“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午睡室充分有效地被利用,同时又可避免使用的过度化、复杂化。”

建议午休还是强制午休

对斯考克来说,在鼓励疲劳员工休息和允许“偷懒”时间过长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已成为最大的挑战。

斯考克说,为了简化流程,这家坐落于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的设施管理公司并没有明文规定公司45名员工和合同工的休息起始时间及时长。但是,管理层人员建议员工只在有明显需要时才去小憩,这样有助于减少滥用休憩时间。

斯考克说:“我们感觉到鼓励日常休憩是非常有害的。”他担心不必要的小憩会影响工作效率。

这是他的经验之谈。他说:“我好几次发现自己利用午睡室来拖延时间,进而影响到我几个小时的工作效率。”

雅各布·斯图尔特 (Jacob Stewart) 强烈反对这一观点。他是旅游照相亭 (The Travelling Photo Booth)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旅游照相亭是照相亭特许经营租赁公司,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斯图尔特要求公司员工每天下午都停止办公进行短暂休息。

他说,“我们要求他们每天至少休息 20 分钟。这种方式可预防他们感到筋疲力尽”。

但作为管理层,要将自己的观点付诸实践却不那么容易。

斯图尔特说,“有些日子我会觉得工作要一鼓作气。”午休时他经常小憩一会或躺在办公室吊床上沉思。

叫停滥用午休时间

当然,有些员工因休息而疏忽工作。

斯考克说,“有好几次我都发现有一名员工在午睡室呆的时间太久,尤其在周一早上,人们听到了他的鼾声才发现。”

虽然员工和经理都笑着谈论这一违反规定的行为,但斯考克对睡过头的员工提出建议,他应该晚上睡更长时间而不是白天工作时休息那么长时间。

蓝苏打广告公司 (Blue Soda Promo) 是位于伊利诺伊州弗农山的一家产品促销公司。该公司的100多名员工下午 3:30 或 4 点时都会离开电脑屏幕休息一会儿。

为了鼓励他们,公司在办公室配备了迷你保龄球场、机动摩托车、果岭、篮球框、游戏桌,甚至还有一间配有沙发、双人座椅和按摩椅的“安静屋”。

蓝苏打公司的网络营销商马特·鲍沃斯说,公司对于休息没有任何硬性规定。 但他也表示,他和他的同事明白事理,不会不顾工作上的截止日期而擅离岗位或休息太久。

一方面享受公司“努力工作,尽情放松”的企业文化,另一方面绝不把工作拖到最后期限。这便是这项休息计划成功的关键。

鲍沃斯解释道:“如果滥用休息时间,那是因为他们忘了时间,或者也可能因为放松时间变成了睡觉时间。”

他说,通常只要同事或经理温和地问一句“你去哪了?”,便可确保休息过度者再也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让休息更高效

西蒙·哈德森是阿联酋迪拜的一家新成立的社交品牌推广公司Brndstr公司的创始人和执行总裁。他尝试了在公司设立午休室,但两个月就放弃了。 团队成员一个个消失去往安静小屋打盹。这实在影响太坏。

哈德森说,“当你处于创业期,你需要交流想法,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

取而代之的是,他在团队最大的开放式办公室的一角安置了一套沙发、舒适的椅子、50 英寸的电视以及游戏机。

哈德森说,“当你身处开放式空间里,大家都会自觉地控制自己的休息时间。”

目前来看效果不错。他说他没有设置休息时限,但现在员工都倾向于缩短休息时间。

塔莉娅·贝克特 (Talia Beckett) 是粉珍珠公关公司的总经理,她将高效休息这一理念贯彻的更为彻底。 她鼓励员工每天下午 3:30 左右花 30 – 60 分钟休息。 休息时间可以找一堆时尚杂志、美容杂志和婴幼儿杂志(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的通信公司所处行业),坐在舒适的座椅上(或者天气可以的话,到外面去)翻阅这些杂志。

贝克特说,“尽管严格意义上说这还是‘工作’,但感觉却并不像是在工作。这让我们的小组觉得非常放松,并且回去工作时总能有一些新的想法。”

在“求任务”公司 (AskforTask),穆什塔克将抹杀工作效率的午睡室改造成了配有躺椅、微光、音乐和电视的创新休息室。这一想法旨在让员工按自己的需要休息及交际,而不是打盹儿。

他说,仅仅六周的时间,员工效率已恢复到设立午睡室之前的水平了。

穆什塔克还说,“只是改了房间的名字和主题,我们就看到员工实现了每周目标的 85%。”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