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光有财神是远远不够的!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硅谷在祈祷。(图片来源:Thinkstock)

硅谷不但是众多创业公司和科技巨头的家园;在那些没有特色的水泥建筑群当中,还坐落着数量惊人的教堂和寺庙。

它真的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奥斯汀·沃尔特曼(Austin Walterman)

它们为这个这个世界技术之都那些极其成功、富裕的居民服务。这之所以令人意外,是因为该地区名闻于世的特色是不可知论,而不是虔诚的宗教信仰。

《在硅谷发现上帝》(Finding God in Silicon Valley)一书的作者斯基普·瓦卡莱洛(Skip Vaccarello)认为:“硅谷吸引着众多 A 型性格的人。 (这类人中)星期日去教堂的人很少。神在他们眼中跟金钱、技术、成功等事物没有区别。”

一项最新调查发现,旧金山、奥克兰和圣何塞是美国信教居民最少的地区。

不过,无教堂缺信仰这种印象与现实不符:硅谷及其所在的湾区,有大量新兴宗教场所正吸引众多积极的信众前往。有些人渴望获得在办公室和家里无法得到的心灵体验。

教堂、寺庙和其他宗教场所在科技园区、仓库和社区中心等地不断涌现。

25 岁的奥斯汀·沃尔特曼来自电子游戏产业,他表示:“很多来这里的人发现,自己赚了很多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被提升到自己难以想象的高级职位,但这些都无法让自己的心灵感到充实。”

硅谷一词源自 1970 年代。它是指旧金山以南科技产业高度集中的一个形状不规则的地区。硅谷包括帕洛阿托、山景城、森尼韦尔和圣何塞等城市。该地区财力雄厚,其国内生产总值与世界上某些最大的经济体不相上下。

旧金山是其主要的金融中心,也是通往硅谷的门户。

渴望

科技热潮在此方兴未艾之时,旧金山市中心日益成为渴求财富的同义词,与精神满足感的追求日益疏离。但僻静的小街上却是一番出人意外的场景:那里出现了一个新兴的基督教福音派教会 – Epic Church。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本文作者彼得·鲍厄斯)

它跟旧金山诺布山格雷斯大教堂(Grace Cathedral)之类较传统的宗教场所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却触动了城里以及那些在硅谷工作的人们孤独的心灵。

该教堂于 2011 年由牧师本·皮尔格林(Ben Pilgreen)创建,坐落在旧金山联合广场以南的一栋现代化建筑中。一扇巨大玻璃门后的人行道上,有一个小小的标识,这是该教堂存在的唯一提示。

信徒们穿着牛仔、短裤和平底人字拖前来此处。父母在iPad上给孩子签到,其他人进入一个写着“联系中心”的大玻璃门,参加那里的小组讨论。大厅内,乐队在为祈祷仪式做准备。

这个教堂的信众现在大约有500人,都很积极参加教会活动,且教友人数在不断增加。

皮尔格林说:“这说明存在一种饥渴。过去几年,那些因为脸书和推特上市而一夜暴富的人、成功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人,他们中有许多都会来我们教堂。这是对某种其它东西的渴望。”

来自电子游戏产业的沃尔特曼,尽管有着一份如他所述的梦想工作,也开始到这个教堂礼拜,因为他觉得生活中缺了些什么。

沃尔特曼表示,教堂“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科技产业领导者。教堂让我对周围的人更加友善,它真的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令人惊奇之地

硅谷众多外观低调的教堂跨越不同的信仰和不同的信奉程度,往往在极不寻常的地方出现。鉴于车库作坊成了科技文化的代名词,因此某些仓库现在成为宗教场所也就不足为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宗教场所在办公园区突然出现(图片来源:本文作者彼得·鲍厄斯)

菲利普·博·莱利(Philip Boo Riley)教授自 1970 年代末期开始就一直在圣塔克拉拉大学讲授宗教学。他表示:“这跟那些有着穹顶和尖塔的传统教堂不一样。

“森尼韦尔 [Chung Tai] 禅修中心的街对面是一个新建的印度教寺庙。我觉得现在出现了重建印度教寺庙热。从印度寺庙沿街而行,会看到一个韩国人的基督教长老会教堂。你也许不会注意到这一切,因为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办公场所。”

宗教场所很多建设或扩建资金都来自成功企业家的捐赠。硅谷的财富令一度苦苦挣扎的印度寺庙变成蒸蒸日上的社区焦点。

莱利说:“我会说,在这里生活了30多年,我真正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多元化程度大增。这并不一定是眼睛看得到的变化,但这里的确有众多宗教信仰。”

印度裔社区是硅谷众多创新的有机组成部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项研究发现,2006 - 2012年间,印度企业在硅谷地区移民创建的公司中占到32%,一些社区的科技明星已经成为亿万富翁。

森尼韦尔印度寺庙最近正在进行一项耗资240万美元的整修改造,重新开放后,礼拜大厅将竖起数十个华丽的印度神灵大理石雕像。

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人类学教授安娜普尔纳·德维·潘迪(Annapurna Devi Pandey)表示:“我们万里迢迢来这里安家,我们知道自己的孩子们将在这里长大、定居,因此,我们也要为他们创造一个家园。”

“不信教”的教堂

硅谷深处帕洛阿托的 C3 教堂(基督城市教堂)在其广告语中如此宣传自己:“不信教?我们也一样!”

每个星期日, C3 教堂都会在一座办公楼外飘起彩旗。这座办公楼是从一个犹太社区中心租的。

黑漆漆的大厅里,氛围不像教堂,更像个夜总会。这个高能创意来自牧师亚当·斯莫克姆(Adam Smallcombe),他是澳大利亚人,他移居硅谷的唯一目的就是建这座教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更像是夜总会的教堂(图片来源:本文作者彼得·鲍厄斯)

斯莫克姆表示:“我们希望人们发现,无论自己信仰什么,心灵都有所归属。”他表示,C3教堂组织“非宗教”的活动,也不遵循“政府对宗教组织的定义”,相反,“我们教堂有一个中心理念,那就是社区先于基督。”

瓦迪姆·拉夫罗希克(Vadim Lavrusik)是脸书的一名产品经理,他常常携家人来此教堂礼拜。他表示,这个教堂反映了硅谷崇尚“打破常规思维”的企业家文化。

他说:“这里鼓励你思考、发现。”

无论有无宗教信仰,硅谷的信徒们似乎已经不再与这里野心勃勃、不惜一切取得成功的文化搏斗;在数据推动的社会,拥抱灵性变得更容易、更体面。

作家瓦卡莱洛认为,硅谷是一个“自我中心”的世界,人们痴迷于“伟大的新技术和新公司的创建,”但这并不总能带来幸福。

在睽违教堂多年未参加礼拜之后,瓦卡莱洛现在担任硅谷祈祷早餐会(Silicon Valley Prayer Breakfast)主席;该组织汇聚了众多志趣相投的企业家。

他说:“我觉得缺了点什么。”

请访问 BBC Capital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