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脏话能让人放松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警告:本文的一些激烈用语可能会让一些读者感到不适。

在办公室度过了让人崩溃的一天,很多人需要发泄一下。一些人会选择去健身房,通过排汗来释放愤怒。另一些人则去酒吧,和朋友边喝酒边发泄。但是,释放压力最好的方法会不会是这两种方式的结合体?

在加拿大卡尔加里(Calgary)的一家酒吧里,受到鼓励之后,瑜伽爱好者们给这种古代艺术增添了新的变化:愤怒瑜伽(Rage Yoga)。这种新的概念颠覆了安静、禅意的瑜伽课氛围——参加者会被鼓励在动作的间隙咒骂、喊叫,之后留下来喝啤酒。

是的,这是真的,我们也欢迎脏话。根据该公司的网站,你在课上会听到“脏话、大笑和胡诌”,它把拉伸、姿势练习和坏脾气结合起来,目的是让身体更加健康。一小时的课要花12加拿大元(9.2美元),还包括2张啤酒打折券。

这种瑜伽的创建者是24岁的林赛·伊斯塔斯(Lindsay Istace),她是柔韧性和健身教练。在一次很糟糕的分手后,她碰巧想到了把瑜伽体位法(瑜伽的姿势和动作)和泄愤结合起来。“我当时的心情跌落谷底,” 伊斯塔斯解释道,“我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感到愤怒,不知所措。”一不留神,她发现自己一边在做日常的瑜伽练习,一边开始咒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土耳其示威者在示威抗议活动中做瑜伽宣泄压力和愤怒。(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瑜伽和冥想的益处在大量文献中都有记载——它能帮助人控制压力,提高注意力和整体的健康水平。确实,很多公司现在都鼓励瑜伽和冥想。但是咒骂呢?让人惊讶的是,它正在流行起来。研究表明,粗话可以增加我们对疼痛的承受力,让我们在工作中更有说服力,在一些群体中,它还能带来凝聚力。那么,把幽默感、内心的安宁和咒骂结合起来能否开辟一条通往个体平静和专注力的新路径?它能否帮助我们应对工作压力和日常生活?

安全的地方

伊斯塔斯说咒骂帮助她在安全的环境下释放负面情绪。“我先是喊叫,骂人,然后哭,最后笑自己。当你创造了真正可以释放自我的空间,你就不太会严肃对待自己和自己的问题。”

她和朋友说到愤怒瑜伽的想法时,大家一起笑了。之后,她就决定开一次研讨会。研讨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于是,她设计了一项针对下班后人群的课程。伊斯塔斯说这个想法已经步入正轨。“这个很酷的概念似乎与人们息息相关。所以,一开始我们当它是个笑话,但是做了几次之后,我们意识到它确实有特别之处。”

课程在平静、平和的气氛中开始,然后伊斯塔斯让学员“释放一天中全部的抑郁”。整节课都充斥着咒骂。“在课程结束时,我们也不再说印度问候语‘namaste’,而是说‘太他妈好了。’”伊斯塔斯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大多数瑜伽课程教人在平和、安静的状态下放松自己——但是,如果喊叫和咒骂也有帮助的话呢?(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懂得把平静、愚蠢和咒骂结合起来,培养专注力的不止伊斯塔斯一人。在旧金山生活的作家、导演简森·黑德利(Jason Headley)创作了一部名为“操他的:一次真诚的冥想”(F*ck That: An Honest Meditation)、观看次数达到650万次的YouTube视频。创作的起因是他和妻子调侃一段冥想指导录影中舒缓的语调。

“我专心模仿那个人的声音,”黑德利在电子邮件中写道,“然后我开始在家里到处学那个声音,只是为了逗乐我们自己。一天我的妻子为一件事情烦闷,我就用平静、舒缓的声音和她说,‘承认吧,所有那些破事就是他妈的扯淡。’然后我们都大笑,我们说,‘也许这里面有点蹊跷。’”

于是,黑德利写了一个脚本,修改以后进行了录制。“我希望舒缓和咒骂的成分恰到好处。弄好以后,我在2015年7月把视频传到YouTube上,它立刻火了。”

平静和科学

专注力和健康的潮流——包括冥想应用HeadSpace、像Daybreaker那样的工作前的聚会活动、各类瑜伽以及大量的图书、杂志、研讨会和辅助营养品——为那些靠禅道赚钱的人带来了丰厚的报酬。

美国行业研究公司IBIS World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美国的另类医疗收入已经达到133亿美元。其中,冥想接近10亿美元,占行业总收入的7.4%,瑜伽占15.1%,深呼吸练习占15.3%。

大多数另类医疗都关注正面导向。那么,专注咒骂和用语言表达愤怒真的对你有好处吗?虽然没有研究专门讨论这个话题,但是其他研究表明它可能对你有益。

一项研究表明,咒骂并不总是负面的,即使在工作场合也是这样。而2003年研究者对新西兰一家肥皂工厂的研究发现,在一些情境下,工人在一起骂人能产生某种凝聚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基尔大学(Keele University)的心理学家、博士理查德·史蒂芬斯(Richard Stephens)所带领的团队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咒骂可以让我们更有说服力,增加我们对疼痛的承受力,尤其是那些在日常生活中很少咒骂的人。原因是?咒骂似乎会激发“战斗或逃跑”的压力反应。

“有证据把咒骂与大脑的一些区域联系起来,而那不是通常处理语言的区域,”《Black Sheep: The Hidden Benefits of Being Bad》(“害群之马:恶人亦善”)的作者史蒂芬斯说。

虽然史蒂芬斯和他的团队发布的数据是关于生理疼痛,不是心理的痛苦或焦虑,但是他说咒骂的减压功能是成立的,有必要进行深入研究。“它理应发挥功能。”他说,“人们在情绪化时会骂人,这和人在疼痛的时候是一样的。”

把专注和咒骂结合起来的想法很有创造力,他补充说。

“咒骂一旦披上新的外衣就有了一定的声望。”史蒂芬斯博士说,“表演者有时候可以骂一句,获得观众的反应,但如果你过度使用,这种反应就会停止。”同样道理,在放松的情境下,你不会预期听到那种话,所以它有一种让人震惊的力量。他说。他还补充说,在脱离情境时听到咒骂会让人发笑,这本身就有放松的作用。

全球共鸣

尽管黑德利和伊斯塔斯的理念一开始可能会被人嘲笑,但是它们在一些人中获得了共鸣。

黑德利的冥想总是妙趣横生。“这不是开冥想或专注力的玩笑,而是开人的局限的玩笑。冥想指导者会说这样一些话,‘清空你的大脑。’我对此感到震惊。我该如何清空大脑?我的脑子里总是装满了各种想法、日程、情绪和些许愤怒。” 黑德利说。

让黑德利惊讶的是,他的真诚的冥想得到了大量积极的好评。“人们开始说他们觉得这种‘冥想’真的很有帮助。他们想要时间更长的版本,所以我做了一款应用。”黑德利题为《操他的:一次真诚的冥想》的新书将在4月由企鹅兰登出版公司出版。

类似地,愤怒瑜伽也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粉丝团,伊斯塔斯说。她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力,来自俄罗斯、英国和南非的各种询问也接踵而至,于是伊斯塔斯发起了名为Kickstarter的活动,要为在线课程的开发募集资金(第一项课程将被命名为Bendy and Badass)。她还希望8月在加拿大进行一次愤怒瑜伽巡回讲座。

“这真是以积极的方式利用消极情绪的极好方法。”她说,“它有很强的建设性。”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