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风投补偿政策被批“疯狂”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顾名思义,风险投资天生就是一项充满风险的业务。但在上海却并非如此——至少现在的风险已经不大了。

作为中国的金融之都,上海今年1月出台了一项改变风险投资基本运行规律的补偿制度。令整个金融行业感到震惊的是,在这项制度实施后,即便是傻子也不会亏钱。

引用:这项制度遭到了专家和业内人士的激烈批评,他们用“扭曲市场”、“考虑不周”、“疯狂不已”等说法来形容这项制度。

为了促进科技创业领域的健康发展,上海的新政将利用公共预算对风险投资公司的亏损进行补偿,单笔补偿上限为600万元人民币(约合100万美元)。这项政策背后的逻辑是:补偿糟糕的投资可以让风险投资家更愿意承担风险,从而投资更多的创业公司。而在理想情况下,此举可以促进这一领域的创新。但该政策遭到了专家和业内人士的激烈批评,他们用“扭曲市场”、“考虑不周”、“疯狂不已”等说法来形容这项制度。

根据上海市政府出台的新政,如果对科技创业公司的投资失败,风险投资公司可以向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申请补偿。该市将会成立一个委员会对补偿申请进行评估,但由于向媒体披露的细节太少,所以目前为止还不清楚这项制度的具体运作方式。上海市政府建议BBC Capital采访上海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这是政府赞助的上海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受托管理的一只基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风险投资在中国蓬勃发展,去年增长25%,总额接近1300亿元人民币(约合200亿美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只需要向我们和政府提出申请,然后由政府决定你是否可以获得资金,我们负责发放资金。”该公司总经理魏云(Wei Yun,音译)对BBC Capital说。他并没有详细透露哪些公司或投资有资格获得补偿,或者整体的补偿资金是否会设置上限。他表示,除了已经公布的政策外,他也不了解更多信息。“我们不了解详细情况。”他说,之后又将皮球踢回给上海市政府。

正确的激励措施

上海的风险投资行业已经实现了长足发展。根据清科集团发布的数据,全中国去年的风险投资总额增长25%,接近1300亿元人民币(约合200亿美元)。

引用:新的流行词不再是模仿,而变成了创新。

与中央政府的政策一致,该市也在鼓励能够取得成功的独特商业理念,如今已经主导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行业先驱阿里巴巴便是最典型的例子。

数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复制其他国家的商业模式,而现在却希望将自己的经济模式进一步向前推进。于是,新的流行词不再是模仿,而变成了创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将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及其创始人马云视作中国创业的成功典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美国风险投资专家兼多伦多大学马丁繁荣研究所城市研究主管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 Florida)表示,全世界最著名、最繁荣的创新中心并不是因为立法者对投资者的大力吸引才崛起的。相反,这些地方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当地拥有能够培养人才和创造力的环境,从而催生了创业公司,并自然而然地吸引了风险投资的关注。

他补充道,全球最著名的创新中心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得益于一流的大学、支持服务和行业的相互配合,加之这些地方拥有宽容的态度和开放的心态。

例如,作为全球最大的创业基地,硅谷就融合了支持研发的政府、将失败视作学习过程的连续创业者,以及斯坦福这种顶尖院校毕业的人才。

在2016年发表的一份题为《全球创业城市崛起》(Rise of the Global Startup City)的报告中,佛罗里达和他的联合作者凯伦·金(Karen King)发现,湾区吸引了110亿美元风险投资,超过全球总额的25%。

上海位列14位,吸引5.1亿美元风险投资,全球占比为1.2%。

这份排名中表现较为突出的是北京,它位居全球第9,比上海高出5位,但规模仍然远小于硅谷。佛罗里达认为,可能是因为北京是中国的学术和科技中心,因此吸引了合适的人才创办成功而具有创新意识的公司。

引用:上海不应该为失败的投资提供补偿,而应该通过投资来为优秀的创业公司培育适宜的环境。

佛罗里达认为,上海不应该为失败的投资提供补偿,而应该通过投资来为优秀的创业公司培育适宜的环境。“上海是个多元化的大城市。它应该做得更好。”他说。

布鲁金斯学院“世纪学者”布鲁斯·卡茨(Bruce Katz)也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上海与其他城市一样,也需要从根本因素上入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上海,新的流行词不再是模仿,而变成了创新。(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

卡茨是专门研究城市化的专家,而且参与撰写了《创新区的崛起》(The Rise of Innovation Districts)。他认为,首先需要在整个生态系统中营造一种合作的文化,这套生态系统的参与者包括企业、投资者、大学和支持机构。其次,风险投资必须跟进。

“想要打造富有创新力和企业家精神的先进经济,而且还要具备适应力,同时着眼于长期发展,那就没有捷径可走。”他说。

违反逻辑

与佛罗里达和卡茨一样,上海的金融专家和风险投资家也都不赞成这项制度。

引用:如果你不用再为自己的亏损负责,那就会做更疯狂的事情。这是人性使然。

“这太疯狂了。”长期观察中国的上海Kaiyuan Capital董事总经理布洛克·西尔沃斯(Block Silvers)的态度,代表了整个金融行业对这项政策的整体反应。

“这完全违背了风险投资的原则。如果你不用再为自己的亏损负责,那就会做更疯狂的事情。这是人性使然。”他说。

这项计划“明显考虑不周”。蒂尔堡大学金融学副教授马考·达·林(Marco Da Rin)说,“这会导致风险投资交易数量增加,但经验表明,没有多少交易值得纳税人买单。”

创业孵化项目中国加速(Chinaaccelerator)的董事总经理威廉·鲍斌(William Bao Bean)在科技投资领域拥有20年的从业经验,他表示,奖励风险投资家从事糟糕的投资,而没有鼓励他们制定聪明的决策是“非常可怕的想法”。

另外,他认为这项政策不会给科技创业领域带来太多直接帮助。“不过,如果你制定一项配对联合投资政策,那就可以支持本地的风险投资,但那是事先跟进,而非事后补偿,所以创业公司可以从中获益。”他说。

新加坡在发展初期也曾设计过类似的投资制度,“但他们吸取了教训,如今在亚洲表现最好。”鲍斌接着说,“亚洲很多地方都制定了鼓励投资的政策,但为糟糕的投资交易提供补贴无法达到目的。”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